在黑暗遮蓋大地的時候站穩

0
347

這兩天,很多關心社會時事的人都為劉曉波患上晚期肝癌需保外就醫而感到擔憂、難過、悲憤和疑惑,並且難以接受中共政權對生命尊嚴和基本人權的肆意踐踏。

事實上,早前一位美國大學生Otto Warmbier被朝鮮當局拘禁和虐待,引至昏迷近一年才獲釋回國,並在回國一週後離世的事件,已令舉世嘩然。大家痛斥朝鮮當局瘋狂野蠻,完全不尊重人權。誰料,轉眼間中共當局為操控言論,不單令一直以和平理性方式發表政見的劉曉波被長期關押,連他太太劉霞也被長期軟禁失去自由,到現在發現劉曉波身患末期肝癌,當局才勉強讓他保外就醫。中共政權對自己人民的打壓和逼害,實在比朝鮮當局還冷血,更令人心寒。

然而,當我今早閱報時,卻發現原來很多宗教領袖真是活在平衡時空中,他們看到的是另一個世界的局面。首先,我看到由基督教機構主理的「祝福香港五分鐘禱文」,內容提到祈求上主光照香港人的眼睛,「叫我們不要再落在爭拗的慣性中,倒要起來努力工作,切勿被內地城市把我們擠到邊緣去」,此外,也求主保守香港不至「停滯不前」和「陷在落後於人的境況裡」。撰寫禱文的人似乎仍活在十多二十年前的思維,完全不明白今日大部份香港人的感受,也不理解香港人對當權者的忿怒和抗拒。當我讀完禱文,翻到幾頁之後,我看到另外一則由「香港佛教聯合會」刊登的的廣告聲明,大字標題為「熱烈慶祝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當中列出了佛教界一班領袖名字,和由他們所舉辦一系列慶祝香港主權移交的聚會和活動。這廣告除了令我感到肉麻外,更令我擔心基督教界也會刊登類似聲明,為當權者塗脂抹粉。

2017年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的日子,我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沒有任何歡樂或興奮的心情,相反,我想起以賽亞先知那句「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更能形容香港人的感受。面對中共政權最近十年不斷加強對香港社會的操控,劣質管治文化不斷侵蝕香港,還有再推國民教育、二十三條立法等重重危機,令大部份香港人感到無奈、無助、沮喪。

也許,不少宗教界領袖已經走上趨炎附勢、攀附權貴之路,甚至為了自己宗派或個人的利益而甘願為當權者歌功頌德,但作為耶穌門徒,我想起主耶穌的話﹕「當拜主你的上帝,單要事奉祂。」(馬太福音四章十節)唯有上帝而非任何地上權貴是我們服事的對象。此外,我也想起使徒保羅的勸勉:「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加拉太書五章一節)對耶穌門徒來說,真正的當權者只有一位,就是我們所信靠的天國君王耶穌基督,他是那位為人民犧牲自己生命的君王,他也是今日仍然掌管世界掌管歷史的主宰。在祂的赦罪恩典和祂所賜的生命中,祂已釋放了我們,叫我們能享受真正的自由,包括一份敢於宣講真理也敢於拒絕虛謊的自由,和一份無論在任何強權威嚇下仍單單以基督為主的自由。今日,當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的時候,我們應站穩在主所賜的這份自由中。

所以,即使面對一個邪惡、偽善、滿口謊言、滿手血腥的政權,我們仍可站穩在主耶穌所賜的自由中,不單不依附權貴,不必為了宗教界的生存空間委曲求全。相反,我們更應運用主所賜的權柄和自由,讉責這個政權的惡行,並向香港人宣告,這個邪惡的政權,必不長久,牠最終必面對上帝終極的審判並須承擔牠一切胡作非為的後果。還有,公義的主也必為一切受這政權壓迫、拘禁、虐待和殺害的無辜百姓伸冤。

也許我們可以想像自己就是電影飢餓遊戲中的女主角凱妮絲·艾佛丁,雖然被安置到冷血殘酷的飢餓遊戲中,面對一個被當權者嚴密操控的場景,但凱妮絲仍因著對人性中真善美愛的執著,不認命,不放棄,不怕成為當權者的眼中釘,最終殺出一條血路,並持守了心靈中的那份自由。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現在確是「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的時候,但正正就是這個時候,讓我們一班耶穌門徒同心站穩,抓緊主的應許,常常活在主所賜的自由、信靠和盼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