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我的好鄰舍?誰是祭司等人和強盜?

0
813

(此文僅獻給那些幫助/支持抵抗地產霸權的十三人和學聯三子的人。)

「聖經」中有這樣的故事:一個強盜搶劫的人倒在路旁,祭司和利末人都視若無睹,唯有一個不受歡迎的異族人救了他。這故事中有幫助那受傷的人,但也有傷害他和離開他的人。現在,筆者想加一類人:譏諷那受傷者的人。
那條通往聖城的必經之路本來就有點危險。不過受傷者找不到同伴,硬著頭皮去。結果打不過強盜受重傷,旁人很開心地指責他,說他自己「抵死」。

返回現實,看看以下的句子:
基督徒一:「她指香港是法治的社會,對今次上訴庭覆核刑期的判決表示支持。」
基督徒二:「今次三人被監禁,可以起到阻嚇作用,並保護公眾不受此等罪行滋擾。」

基督徒面對不公義時「吃花生」本來就是罪。近期兩宗律政司司法覆核的案件之中,強盜究竟是誰已經清楚得很。今天筆者想說的是,面對受傷的人,那些譏諷的人更為過份。這些人不僅要犯罪,還以恥笑這些基督徒為樂,更進一步的問題是:究竟是教會的錯,還是教徒的錯?基督徒一(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說香港是法治社會,但現在正正就是基督徒一的那群人「用法治保護自己,用法治針對人」。不過,這群人對於法治確實有著不同的理解。當七警公然知法犯法毆打示威者曾健超的時候,李慧琼這類基督徒不但替七警開脫,李所屬的政黨還恬不知恥地發動聯署要求釋放七警,「法治」這兩字由這種地下黨基督徒的口而出確實比粗口更難聽。

基督徒二(民建聯周浩鼎)則推說三字判囚有阻嚇作用。事實上,法庭要阻嚇的正正就是反對自己的人,保護他們的公眾不受正義之士攻擊。他們口裏說主呀主呀,但就是基督徒嗎?面對赤裸裸的制度暴力,這類基督徒有種說一句公道的話嗎? 筆者舉二人只是顯而易見的例子,但有更多更多的例子隱藏在身邊。其實你不難說出身邊什麼人是偽基督徒。
(題外話,因著別的弟兄姊妹的行為而離教的人,其實是很不值得的。正如李清詞牧師那句「我不是信基督教,我是信基督」,現在說自己是教徒的比海灘更多,但真正的教徒屈指可數。)

其實,在學校任教的老師或助理都應該有一個體會,重典只會短暫鎮壓行為,但對教化無甚幫助。三年前的「兩傘革命」更表明,當權者明目張膽的壓迫只會導致更多意想不到的事發生。筆者預測,這些涉及政治的檢控只會愈來愈多,罰則愈來愈重。筆者深信,只有更多人前仆後繼表明立場,或者那100人大部分坐監,又或是社民連因坐牢而滅團,香港才能進入政治新氣象。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