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大中華主義病毒」不除,教會改革從何說起? (上)

0
1241

「蔡若蓮長子墮樓自殺」案近日不斷發酵,連日來,香港各間大學校長已經露出狐狸尾巴配合共產黨的步伐收窄言論自由 (註1),甚至一些土共組織密謀到大學校園踩場示威令「文革」重現香港。特區政府同時大張旗鼓公布立法會選舉補選安排,令泛民陣營內多位重量級人物蠢蠢欲動,連「初選」能否成事實都是未知之數,此外又引發「合併」與「分開」補選的爭議,特區政府及共產黨從來都沒有給香港人有休養生息的一天。

基督教以外的圈子一早將重點放在上述事件,然而在教內同樣跟著特區政府的主旋律氹氹轉,導致不少教內影響深遠的報導被忽視。如果有一天,香港基督徒及天主教徒讀的聖經裡所記載有關耶和華神的名字變成了「老者」,又或者當聚會時被警方控以邪教罪起訴,連聖經、靈修書、詩歌集都被認為是「邪教」讀物,那麼一向政治冷感的香港信徒該如何自處? 進一步而言,向來將中國當成「福音禾場」的教牧領袖何以回應共產黨連綿不斷打壓基督徒的現象?

事實上,上述所言絕非憑空杜撰出來的空話。去年5月份中國雲南省有超過二十名基督徒因「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起訴,他們牽涉與當局重點打擊的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 (註2),當中警方在聚會場所搜出《聖經》、《荒漠甘泉》、大量詩歌集,甚至英國作者約翰班揚的著作《天路歷程》都被視為「三班僕人派」的讀物。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地方官員關心的只有「政績」而已,至於「三班僕人派」與正統基督信仰之分別當局更全無興趣分辨,這就是共產黨官場文化真實的一面了,國家宗教局、統戰部基本上不會告訴香港基督徒他們枱底下如同地痞流氓、無賴的一面。換句話說,基督徒沒有任何被共產黨利用的價值,「統戰」都不再需要了。

同時,一位內地編輯出席了一個出版社的編委會,那位內地編輯做夢都無法估計到原來共產黨已經下了命令,「語文、歷史等三門人文學科今後不再由各出版社編輯,改由中宣部統一編撰」、「教材不得出現明顯的基督教字眼,不得出現闡釋聖經的語句」(註3)。那位編輯無奈要將教材作修改,例如將「上帝」改成「老者」、「聖母與聖子」改成「母與子」等,務求通過當局審查,可惜能否通過卻無法預計。即是說,就算肯放棄信仰底線仍有機會不能通過審查,共產黨蹂躪聖經經文的日子還會遠嗎?

在共產黨的管治下,強拆十架、教堂、強裝視頻及五星紅旗、劃出教會房間比共產黨員監控教會的逼害手法,某程度上已成為當局肆意打壓基督教會的家常便飯。今次共產黨則更進一步,乾脆以「邪教」為名隨意檢走聖經、詩歌集和屬靈書,共產黨對基督教的打壓,再沒有任何留有餘地的地步,荒漠甘泉、聖經基本上是信徒必備的靈修讀物共產黨都不能容忍。

對比當局勒令溫州、浙江省教會「三改一拆」、「五進五化」(註4、5) 謀求徹底改造對方的風波,雲南信徒大規模以「邪教」罪被捕、上帝「被改名」事件之嚴重性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首先,聖經、靈修書以致大部份主流教會所用的詩歌集隨時會成為共產黨的「禁書」。另一方面,「上帝」名字被篡改後,共產黨進一步能夠審查聖經經文,特別是先知書裡對於社會制度、君王的批判,務求令它們不可出現在教會主日學的教材裡,甚至連講壇上宣講的信息都備受牽連,換言之審查將更為明目張膽。若然情況愈趨惡化,基督教變成「邪教」的日子相信不會遠,耶穌基督的福音被共產黨「改造」,淪為依附邪惡政權下的物品。

換個角度看的話,香港不少基督徒、教會領袖患上了本地社會近年流行的「大中華主義」病毒 (俗稱「大中華膠」)。「大中華主義」沒有一個很統一的定義,但大抵上簡單而言乃是盲目「愛中國」,樂此不疲自詡中國人,對共產黨殘酷鬥爭歷史、手法的認識極為貧乏。當然,這種人對國家有一種不切實際的期望,認定「中國會不斷現代化」、「言論必漸開放」、「人民生活必定更好」。更為致命的是,這類人甚至認為香港社會應在中國發展過程裡擔當重要角色,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那個前走狗奴才居然面不紅、耳不熱教訓香港人「對『一帶一路』未夠重視」、「香港人必須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發展,強化香港在國家發展中的角色」(註6、7)。

對於「一帶一路」,基督徒那種趨之若騖程度與一班本地建制奴才相差不遠。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倡議「一帶一路」前曾說過:「如果人民有 (基督教) 信仰,就會有希望,我們的祖國就會變強大。」,往後「一帶一路」成為習近平治下整個中國社會必需要配合的大計。教內一時之間吹起了「一帶一路宣教」熱潮,一眾本地信徒、教牧領袖經常以「一帶一路」作為向中國宣教的契機,甚至將「營商宣教」放在口邊 (註8),藉著投資、做生意等營商方式一廂情願地以為輕易打進中國人的社會裡,當然教內也不能提出「一帶一路」一個完整的神學論據。

可惜,基督徒對宣教、為主犧牲的圖畫令對中國非理性的情意結再次發作。面對共產黨對基督徒逼迫有血有肉的真實事件,這些「一帶一路福音」推銷員不但不敢教導信徒應對,甚至甘於淪為共產黨喉舌為「一帶一路」漂白,大談所謂宣教策略,將聖經裡的大使命扭曲成配合「一帶一路」去傳福音的引證 (註9)。「大中華主義」病毒之所以在教內橫行無忌,問題根源在於信徒對中國抱有太多脫離現實的幻想,此等劣質信徒、領袖,有好好盡過牧養群羊的責任嗎?

註1:
http://www.post852.com/229294/%E3%80%90%E6%B0%91%E4%B8%BB%E7%89%86%E4%B9%8B%E4%BA%82%E3%80%9110%E9%96%93%E5%A4%A7%E5%AD%B8%E6%A0%A1%E9%95%B7%E7%99%BC%E8%81%AF%E5%90%88%E8%81%B2%E6%98%8E%EF%BC%9A%E8%AD%B4%E8%B2%AC%E6%BF%AB%E7%94%A8/

註2: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hina/%E9%9B%B2%E5%8D%97%E9%80%BE%E5%BB%BF%E5%90%8D%E5%9F%BA%E7%9D%A3%E5%BE%92%E8%A2%AB%E8%B5%B7%E8%A8%B4-%E9%82%AA%E6%95%99%E7%BD%AA-%E7%9F%AD%E6%9C%9F%E5%85%A7%E9%96%8B%E5%BA%AD/
(…中國雲南省公安廳在省政法委的要求下,展開以打擊邪教組織為名的專項行動,其中重點打擊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其後的6個月內,警方在雲南多個地方展開大規模抓捕行動。基督教家庭教會信徒鞠殿紅、劉巍、涂焱、蘇敏等20多人以 「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逮捕,7月被起訴至法院。)

註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70912/57200477

註4:
http://www.chinaaid.net/2015/09/blog-post_89.html
五進:
政策法規進教堂,健康醫療進教堂,科普文化(傳統文化)進教堂,扶持幫困進教堂,和諧創建進教堂
五化:
宗教當地語系化(教堂建築特色當地語系化),管理規範化,神學本土化(講臺事奉本土化),財務公開化,教義適應化。

註5: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0885&Pid=2&Version=1461&Cid=942&Charset=big5_hkscs

註6: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BE%9E%E5%8A%89%E5%85%86%E4%BD%B3%E8%BA%AB%E4%B8%8A%E7%9C%8B%E7%94%9A%E9%BA%BC%E6%98%AF%E5%A4%A7%E4%B8%AD%E8%8F%AF%E8%86%A0/

註7: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3-27-2014/12270

註8:
http://www.krt.com.hk/post/565

註9:
https://apostlesmedia.com/20170805/3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