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膠化」了祈禱?

0
2765

袁天佑牧師一篇在中共建國68周年當天所寫下的一篇鴻文 (註1、2),文章題目為「上主,我們和我們的國家都得罪了祢!」,可謂擲地有聲。值得留意的地方,除了文章內容之外,文章背後所挑戰主流教會那種背後對「祈禱」的理解亦不容忽視。

筆者實在無需要重覆寫出袁牧所表達的觀點,袁牧在基督教內已經是少數敢言向當權者直斥其非的教牧領袖。他的勇氣實是無容置疑的,特別是當他擔任基督教協進會主席並於宗教界國慶茶會上公開致辭時,向在場一眾特區政府及內地官員犯顏直諫 (註3)。對於國內強拆十架的事,他亦不忘提出基督徒的關注 (註4),聽得當時在席的共產黨幹部殷曉靜點頭稱是,當然點頭絕不代表共產黨忽然良心發現,但至少顯示出香港其他主流教會領袖面對中共威權壓境時那種進退失據的窘態。袁牧所寫的文章,不是一些高深難測的見解,也不是試圖捲入神學論爭之中,而是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見到香港社會各方面均急速崩壞時,所表達出最為正確、到位的禱告。換句話說,袁牧帶出了主流基督徒及教會領袖對「禱告」方面應要具備之common sense,特別在現今香港這個充滿結構性罪惡之地。

可惜的是,「耶撚」之所以「撚」,並非在於聖經知識上的貧乏,更不是在於無接受過教育,乃是不加思索地全盤接受教內領袖說的那一套,甚至將福音真理扭曲成配合當權者施政的步伐,當然少不得一眾以政治冷感為榮之信徒,不自覺地成了當權者欺壓別人的幫兇。結果,不少「耶撚」對於「祈禱」的理解,只停留在「只可祝福,不可咒詛」的層次,「祈禱等候神」、「尋求神心意」、「做好自己本份」變為一堆亮麗屬靈藉口令基督徒變得更虛偽。詩篇裡記載著多篇大衛所寫下的「咒詛詩」(註5),他寫的詛咒詩均有不同的背景,但顯然不是因著個人恩怨而發出咒詛,乃是詩人流露出對惡人行惡、求神公義彰顯的「義怒」,更絕非不問是非的讚美而壓抑人性。

如果本地信徒真的如此看重祈禱,根本不會出現祝福香港復興團隊於中共成立68周年當日所舉辦的維穩「十一祈禱日」 (註6)。共產黨歷年以來明刀明槍「統戰」基督徒早已是街知巷聞,例如設立愛國「三自教會」、拆教堂十架、拆整間教會,甚至強行安裝監視器,審查講章內容,以致近期的《宗教事務條例修訂草案》全面掌控基督教等。另一方面,共產黨「統戰」基督教方式同樣有所轉變,只要信徒領袖以「祝福祈禱」、「福音」作為幌子,再配合共產黨政府大力推行的「一帶一路」政策,如此直接搶奪對聖經真理的話語權,將禱告「膠化」便可以。

所以,香港全備福音商人團契總監陳世強、以勒基金總幹事歐陽桂芬在祈禱日說的「偉論」正正就是禱告被「膠化」後的產物。陳世強很聰明,巧妙地將四段以賽亞書的經文 (註7、8) 利用以賽亞先知的教導,把「東方大道」與中國的「一帶一路」綑綁,無疑這個話語權再一次被陳世強搶去了。陳歐陽桂芬甚至提出陳馮富珍11年前當選世衛總幹事是「上帝抬舉中國人」、「上帝抬舉整個中國富強起來,是藉著香港人祝福中國人。」(註9),不難發現出共產黨以此方式「統戰」基督徒的成功之處。劣跡斑斑的以勒基金透過「祝福香港五分鐘」成功佔據主流報章版面,以擷取聖經片言隻語撰寫「維穩」禱文務求對非信徒及信徒「軟性洗腦」。最近,深水埗長沙灣道發生了一宗城巴撞向行人路導致3死29傷的嚴重車禍,當中根本原因是城巴苛待司機導致他們被逼長期超時工作。然而,以勒基金則繼續「抽死人水」,完全不敢力斥巴士公司,反之提到「求主叫那些心底有『不要麻煩人』、『頂得就頂』這些觀念的……把擔子卸給那大能大力的全能上帝。」(註10),完美示範出以勒基金「膠化」了的禱告,更顯示到「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華人劣根性。

共產黨「統戰」本地信徒的另一方式,乃是透過「地下黨」基督徒不時發表失見證的言論麻痺本地信徒。近日「基督徒何君堯」六個字成為風雲人物,筆者不是再要重述何君堯在反港獨集會配合黑社會成員曾樹和說出「殺無赦」事件上說過的歪理邪說,而是想指出「何君堯」比起一眾基督徒特區政府官員、親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不堪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耶教建制派」的頭號人物,如梁美芬、周浩鼎、李慧琼、葉劉淑儀之流,議會內外固然只懂得拍共產黨馬屁,會說很多有違常理的話,但「耶教建制派」尚且會顧及自己的形象未致做得太爛。換言之,「何君堯」此惡棍比他們做得更盡,顛倒黑白是非、抹黑之功夫更上一層樓,不惜將自己個人facebook 成為與網民對罵的場地,此種在基督教興起的風潮稱為「何君堯現象」。

進一步而言,共產黨利用此類「地下黨」基督徒玩爛基督教本身已經壞透的名聲,只要多幾個相對比何君堯「無咁爛」的親建制基督徒繼續行惡發表歪理,香港基督徒已經潛移默化地適應了,因而達到統戰效果。從這個「十一祈禱日」多個所謂祈禱項目去看,「祝福」只是眾教會領袖討好共產黨手段,「何君堯」自不會出現在當天的祈禱項目裡,所以共產黨從來不會害怕基督徒禱告,連派人以「摻沙子」方式滲透統戰本地基督教圈子都不需要。

袁牧內文談及的「為社會認罪禱告」等同一塊照妖鏡,對照出主流教會及信徒對禱告長久以來片面、偏頗的觀念。無論如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代共產黨向神認罪,但信徒自己亦不時要「為香港求悔改」,這種禱告觀與平日對於社會事的敏銳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不能單單仰賴教會教導。

註1:
http://faith100.org/%e4%b8%8a%e4%b8%bb%ef%bc%8c%e6%88%91%e5%80%91%e5%92%8c%e6%88%91%e5%80%91%e7%9a%84%e5%9c%8b%e5%ae%b6%e9%83%bd%e5%be%97%e7%bd%aa%e4%ba%86%e7%a5%a2%ef%bc%81/45745

註2:
http://apostlesmedia.com/20171003/4171

註3:
https://news.mingpao.com/ins/%E6%9E%97%E9%84%AD%E6%AE%B7%E6%9B%89%E9%9D%9C%E4%B8%BB%E7%A6%AE%E5%9C%8B%E6%85%B6%E8%8C%B6%E6%9C%83%E3%80%80%E8%A2%81%E5%A4%A9%E4%BD%91%E7%89%A7%E5%B8%AB%E8%87%B4%E8%BE%AD%EF%BC%9A%E5%8B%BF%E6%8C%87%E9%B9%BF%E7%82%BA%E9%A6%AC%EF%BC%8C%E5%92%8C%E8%AB%A7%E9%9D%9E%E6%B2%B3%E8%9F%B9%EF%BC%8C%E4%B8%8D%E8%83%BD%E4%BE%9D%E6%B3%95%E8%BE%A6%E4%BA%8B%E8%80%8C%E5%BF%98%E5%85%AC%E7%BE%A9/web_tc/article/20150924/s00001/1443052995544
(「勿指鹿為馬,和諧非河蟹,不能因依法辦事而忘公義」)

註4:
「我們亦常聽到國內一些地方的教堂與十字架被強行拆卸,信眾與政府彼此的對峙。這是香港的基督徒與天主教徒所憂心的事。」

註5:
詩35、69、109、137

註6:
http://faith100.org/%E5%B0%8D%E5%8D%81%E6%9C%88%E4%B8%80%E6%97%A5%E8%88%89%E8%A1%8C%E9%A6%99%E6%B8%AF%E7%A5%88%E7%A6%B1%E6%97%A5%E4%B9%8B%E8%81%B2%E6%98%8E/45552

註7:
賽24:15、賽42:10-11、賽49:11-13、賽19:23-25

註8:
http://apostlesmedia.com/20171001/4137

註9:
http://apostlesmedia.com/20171001/4131

註10: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924/s00001/1506187276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