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有違信仰羞辱主名的禱文

0
999

昨天,我的面書被一篇禱文洗版,因為這篇禱文令很多教牧同工和信徒感到不滿,甚至是反感。事緣以勒基金於十月二十日於《明報》發表「祝福香港五分鐘禱文」,主題為「求主繼續賜福中國」,由於內容偏頗,結果引來輿論嘩然,甚至網上媒體「立場新聞」也有專文報道。

該篇禱文之惹來不滿,主要原因是禱文一面倒的讚揚今日中國的成就,令人覺得禱文作者為中國當權者塗脂抹粉歌功頌德。

例如在禱文的首段,禱文作者感謝主「在世界各地興起成千上萬的代禱者為中國守望禱告」,以至中國能「和平崛起」,「成為一個主所喜悅的模範國家」,甚至各國「爭相了解中國經濟急速成長的奧秘」。禱文作者指出,中國成功的秘訣,其實「是上帝的揀選」。這些描述帶給讀者的印象,就是當今中國發展非常成功,大國崛起,令各國爭相仿效,背後其實有上帝的揀選旨意。

此外,禱文認為上主是「使中國興起的主」,令中國崛起,「成為世界的焦點」,又叫中國能在這三十年間,「由貧窮變為富足,由平淡變為燦爛,由單純的農業社會生活中,至現代化的大城市」。禱文作者不單為此感恩,也求主繼續祝福中國,並且叫中國人民在這世代中,「能夠持守純正,秉行公義,成為傑出、具備優良品格的民族」。總括而言,禱文作者為中國近期發展感到自豪和感恩,並求主繼續賜福眷顧。

我認為這篇禱文不單立場偏頗,而且是一篇有違信仰,羞辱主名的禱文。

這篇禱文有違信仰,因為禱文為一個邪惡、滿口謊言、滿手血腥、打壓人民、殘害異己和逼迫教會的政權背書,卻沒有對其罪孽作出責備和警告。全篇禱文只歌頌當權者的功績,卻對當權者的惡行視而不見。

我在此並不是要全盤否定中國政府的政績,我絕對同意,中國過去三十年,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軍事力量和人民的生活質素確是提升了。我們可以說,中國確是富強了。但問題是,作為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必須以上帝的眼光,按照上帝話語的教導,去評價當權者的施政。我們必須指出,一個國家的富強,其經濟的蓬勃發展,軍事力量的增強,絕對不能也不應建基在對人民基本權利的踐踏上,也不能建基於對不同政見者的打壓甚至是殺害上。靠踐踏人民殘害異己得來的經濟繁榮和物質豐盛,不應被歌頌和肯定。

只要我們對中國近代史有基本認識,我們必然知道,中共是一個專制獨裁、殘殺異己絕不手軟的政權。中共在1949年掌權後不到三四年間,便已剝奪了全國人民的多項權利,包括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宗教自由,直到廿一世紀的今日,情況竟是變本加厲。此外,中共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威權,不惜推動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包括土地改革運動、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和香港人熟悉的六四屠城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政治運動,令數以千萬計中國人民被殺害、被逼瘋、被自殺,無數家庭破裂,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被一場又一場的鬥爭弄至身心疲累。如果我們真的愛護我們的國家,並真誠地為我們的國家禱告時,我們能對中共六十八年來持續不斷的惡行視而不見嗎?當中共對其殘害人民的惡行仍沒有絲毫悔意;當習近平在最新發表的十四條治國方略中,仍強調「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當中共修訂「宗教事務條例」,要求所有宗教組織要「與社會主義價值觀相適應」時,我們作為耶穌的門徒,作為天國的子民,仍可以一面倒歌頌這個專制政權的成就嗎?這篇禱文豈不是有違信仰嗎?

作為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所領受的教導,就是要先求上帝國度的拓展,和上帝公義的實現。主耶穌教導我們的禱告,是祈盼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若我們以天父的眼光看中國,我們便應遵行聖經的教導,為處於社會邊緣的人發聲,為孤兒伸冤,為寡婦辯屈,並且如耶穌所說:「叫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轄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四章十八節)又如使徒雅各所說:「在上帝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各書一章廿七節)作為耶穌的門徒,若我們以主耶穌的心為心,那我們在歌頌中共政權的功績和為中共當權者禱告前,更應先為那位失去丈夫並且仍被軟禁失去自由的劉霞伸冤,為那一班709大抓捕後被捕的維權律師和他們的家人發聲,和為那班被毒奶粉、豆腐渣工程所害有冤無路訴的上訪者呼求。

作為耶穌的門徒,我們豈不應該延續先知的精神,成為社會的良知,並向當權者直言進諫嗎?就如先知拿單放膽直斥大衛王借刀殺人強搶人妻的罪惡,就如先知以利亞嚴詞譴責亞哈王強搶拿伯葡萄園的惡行,就如先知但以理對尼布甲尼撒王施行公義斷絕罪過的諫言,盼望香港教會也能勇敢地指出中共的罪惡,提醒當權者要悔改,敬畏上帝,秉行公義,否則必然面對那位能廢王立王興邦喪邦的上帝的審判。這才是我們在社會中應該發出的信息,這才是我們為國家禱告時應持守的信念。

除了違背信仰外,以勒基金的禱文也是一篇羞辱主名的禱文。

當我們(教會)透過大眾傳媒公開發表一篇禱文時,我們的動機和目的必須保持單純,就是透過我們的文字和所表達的信息為主耶穌作見證,讓人明白上帝的旨意,包括祂對人的憐憫,對公義的呼喚。我們也盼望透過我們所發表的信息,能讓人得著上帝話語的安慰、鼓勵、加力,最終能讓上帝的名得著榮耀。

可惜上述禱文讓人看到的,不是上帝的威嚴和祂統管萬有的權柄,卻是禱文作者對當權者的盲目順從和塗脂抹粉,甚至上帝成了一個盲撐中共的上帝,結果令很多人感到嘔心和忿怒,上帝的名也受到嘲笑和羞辱。

事實上,過去幾年,香港人已看盡那班卑躬屈膝阿謏奉承政客的嘴臉,不論他們對香港人許下多少為香港人服務和為香港人說話的承諾,當遇到北京當權者下達的指令時,無不個個誠惶誠恐,事事唯中央政府馬首是瞻。這令香港人對這班沒膊頭沒腰骨的人十分鄙視。加上部份基督教界的領袖,也和這班人連成一線,經常發言為當權者那些倒行逆施的施政(例如拆十字架、打壓教會、收緊宗教政策等)保駕護航,這無疑令更多香港人對教會失望,甚至憎惡。現在再出現這篇禱文,只會進一步加深香港人認為基督教界已臣服於中共統領下的印象。

我期望這篇文章能成為一個善意的提醒,以至上述這一類有違信仰羞辱主名的禱文,不會再出現於大眾傳媒中。否則,不論我們籌辦多少場超大型的福音盛會,香港人對福音、對教會只會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