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法與基督徒的效忠

0
466

獨裁者中共政府剛通過的「內地刑法修正案十」及「國歌法」引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 (註1) 兩個議案,結果基本上是完全可預計的。共產黨核心幹部李飛、張榮順等嘍囉早就製造輿論機器,左一句「尊重國歌」,右一句「維護人民、國家尊嚴」,以為將「國歌」打造成偶像一樣便能迫使人民甘心歸順這個專制政權 (註2、3)。人大常委會如同橡皮圖章,怎可能拂逆黨的旨意?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如果用「造神」現象解釋的話,共產黨可算是開創先河。剛剛過去中共十九大會議之上,「習近平新時代思想」已經寫入黨章並且零反對票通過。「習思想」全名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它共有14個基本方略 (註4),若然刪去一些冗長累贅的形容詞,基本上「習思想」可以簡化為「效忠於黨」這四字。共產黨自知只能以「維穩」方式壓制反對意見,所以通過不同形式「造神」務求將「習思想」寫入黨綱裡以迷惑人心,當然習近平本人亦非常樂意成為現代專權獨斷的帝皇。今次共產黨無可否認做得非常出色,國歌成為黨「造神」之下的產品,既無需為「歪曲、貶損方式奏唱」、「侮辱國歌」下定義,又可不費吹灰之力整肅人民思想要求效忠於黨。

但,立法後所帶來的禍患豈止於「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有否追溯期」、「國歌響起時去廁所大便 (或其他情況) 需不需要肅立」的問題嗎? 一條本質上藉偏差狹隘的「民族主義」扭曲人性、強行灌輸「愛國」觀念的法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實施嚴刑竣法迫令人民流露愛國之情達致「維權國家尊嚴」。共產黨模糊焦點之功夫堪稱一絕,先故意製造「追溯力」這矛盾點令整個社會輿論導向至「國歌法應否具有追溯期」,然後再擺起一副對蟻民格外開恩的嘴臉,至於香港一群唯北京是從的奴才則揣摩上意試圖摸清主子口味 (註5、6)。

更加核心的問題是,京官饒戈平表明立法後「記錄立法前的違法行為」,另一邊廂林鄭月娥向市民大派定心丸指出「國歌法無追溯期」。民建聯葉國謙更加「識撈」,講到明「國歌響起行人都要停低肅立,因為泰國都係咁」,今日還對中國抱有希望的大中華膠看得清國歌法要命之處嗎?

另一方面,有的輿論開始轉向立了法後怎樣「玩野」,例如在親建制集會上播「國歌」、晚間新聞前全體熄電視避免聽到「國歌」,或者在球場上花盡心思如何噓國歌而不被發現等等。其實,社會上還有很多人將前提錯置了,以為「國歌法」修訂後沒有追溯期、行路聽到國歌不需肅立等於「開恩」,整條法例相對而言因而易於接受,甚至一廂情願地認為警隊會不偏不倚執法。國歌法之所以能夠接受,原來只是法例修訂了後「無咁離譜」、「警察都會捉埋親建制的人士」云云,這種說法等同一碗飯加了冀便及砂糖就可以下肚一樣荒謬可笑。

對於基督徒而言,國歌法帶來的影響遠比一切都深遠,共產黨全個黨政機關要求的不只是外體行為上的效忠,連內裡的思想、價值觀都要以黨為先,『聽黨話、跟黨走』。筆者非常深信一點,就是香港基督徒即使聽到教堂所唱的聖詩時,總不會條件反射式地次次自動肅立起來表達對神的尊崇。換句話說,國歌法將人民潛移默化,由中小學教育開始有系統地將整個人效忠之對象變成共產黨,基督徒少不免備受影響,他們即將要面臨一個重大抉擇:當國家機器威脅到一個地步,要藉國歌來維護共產黨出賣自己靈魂的時候,會作何選擇?

事實上,基督徒從來無法逃避「誰是真正生命的主,是替世人的罪受死復活的主耶穌? 還是共產黨?」這個核心問題。國歌法所販賣的,正正就是不問是非的虛偽「愛國觀」,利用國歌統一人民「尊重國家」的思想,就算基督徒都同樣要以「黨」為先,不能以神為首。所以,即使平日如何高調宣揚「政教分離」、「專以傳福音為念」的教會及信徒都不可能逃避效忠的問題,若然信徒都不知道「誰是主」,擁有豐厚聖經知識根本全無意義,皆因行的事、說的話與真理互相違背。

先知但以理已經示範了基督徒效忠對象的最佳例證,這例證可從兩個向度解說:
但以理與他三個朋友的信心、應對專制極權應有態度。從當時處境去看的話,他們選擇效忠的對象乃是一個生與死之間的抉擇,巴比倫全國湧現一片歌頌尼布甲尼撒之聲,而他們忠於上主,某程度上在今日建制派的思維中已被扣上「不尊重國家、人民」之帽子。

從但1章開始,作者已著力鋪寫亡國猶大的先知但以理及三個朋友哈拿尼雅、米沙利及亞撒利雅立志不跟從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經歷。首先,巴比倫王先利用錦衣玉食來「統戰」他們四人 (但1:5),級數可與巴比倫王享用的盛宴相比,再「教導他們迦勒底文字言語」(但1:4),甚至連迦勒底名字都擁有 (註7)。如果用今日的說法,他們是「被選中的孩子」。不過,但以理清楚立志「不以王的膳和酒玷污自己」,於是巧妙地要求太監長換上清水和素菜,神便賜他們聰明知識通曉異象及夢兆,最終他們四人均能在王面前侍立。

去到第2章先知但以理漸漸嶄露頭角,當時尼布甲尼撒王做了夢徹夜難眠,於是要求國內所有術士、哲士解釋王的夢境 (但2:1-3)。不過,國內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解王的夢兆,結果王痛下殺令要盡殲國內所有行法術、觀兆的人。但以理先與三位朋友共同祈求神施予憐憫以明白這奧秘的事,繼而自動請纓為王解夢 (但2:16-45),避過了一場血腥屠殺,他們四人更加成為王的得力助手。

然而,到了第3章劇情峰迴路轉,但以理那三個朋友由王的左右手淪為罪犯。巴比倫王立了一個金像,又在全國官員面前行「開光禮」,甚至下了一道命令:「你們一聽見…..就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窰中。」(但3:5-6) 巴比倫王命令清楚不過:一聽見奏樂聲就要跪拜金像。若用葉國謙的說法,即是聽到「角、笛、琵琶、琴、瑟和各樣樂器的聲音」時就要肅立敬拜王的金像,另外它更是一條全國性法律,適用於巴比倫國所有人民 (連同猶大國被擄之民)。

但3:8-12 記載得很有意味,這裡重點不單是那幾個迦勒底人對但以理那三個朋友之指控,而是那種表面看來很合乎現今社會某些人「依法辦事」,甚至將法律包裝橫蠻的氛圍。「不敬拜便要死」是當時的核心價值,那三位朋友無花盡心思「玩膠」如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違反巴比倫王的命令,反之他們見到王後表明堅拒向巴比倫王獻媚,甚至能說出對那位萬軍之神的認識 (但3:17-18),面對皇帝龍顏大怒仍寸步不讓,全因他們以神為生命主宰堅拒向巴比倫王低頭。

「即便如此」、「即或不然」八字恰恰反映出那三位朋友的信心不是廉價,乃要付出高昂代價的。為著信仰緣故,他們將會被扔在火窰裡失去生命,然而祈禱成就與否的主權從不在人身上。他們先對神有正確認識,繼而作出正確的宣告而不被環境限制,最終神「將他們從烈火窯中救出來」,這種信心與一般「有求必應」的信心很不同。

面對威權統治下的香港社會,國歌法在香港實施只是第一步而已,對比昔日巴比倫王泯滅人性的法令,違反國歌法罰則明顯輕得多。然而,它不是正正更需要但以理及三個朋友那份對神忠貞不移、拒絕統戰,甚至「即或不然」的態度嗎?

註1: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4%BA%BA%E5%A4%A7%E5%B8%B8%E5%A7%94%E9%80%9A%E9%81%8E%E5%9C%8B%E6%AD%8C%E6%B3%95%E7%B4%8D%E9%99%84%E4%BB%B6%E4%B8%89-%E5%85%A7%E5%9C%B0%E5%88%91%E6%B3%95%E9%81%95%E8%80%85%E5%8F%AF%E5%9B%9A-3-%E5%B9%B4/
(刑法第299條: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基本法》第十八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會透過合適的本地立法,以符合香港特區的憲制和法律制度的方式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在香港特區實施。在立法的過程中,特區政府會小心考慮立法會和公眾的意見。)

註2: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104/s00001/1509809053590

註3: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938860/%E9%A6%AC%E6%81%A9%E5%9C%8B%E5%BC%95%E8%BF%B0%E6%9D%8E%E9%A3%9B%20%E5%9C%8B%E6%AD%8C%E6%B3%95%E7%AB%8B%E6%B3%955%E6%A0%B8%E5%BF%83%E8%A6%81%E7%B4%A0%E4%B8%8D%E5%8F%AF%E5%B0%91
(李飛:5個要素分別是,曲譜須按國歌法標準、不可用作商業用途,不容許二次創作、奏唱時有一定禮儀,如在場人士應該肅立、將國歌教育強制引入至中小學,及必須規範處理在公開場合侮辱國歌情況。)

註4:
https://www.hk01.com/%E5%85%A9%E5%B2%B8/126637/-%E5%8D%81%E4%B9%9D%E5%A4%A7-%E7%BF%92%E6%80%9D%E6%83%B3-%E5%AE%9A%E5%90%8D-%E6%96%B0%E6%99%82%E4%BB%A3%E4%B8%AD%E5%9C%8B%E7%89%B9%E8%89%B2%E7%A4%BE%E6%9C%83%E4%B8%BB%E7%BE%A9%E6%80%9D%E6%83%B3-

註5: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018/s00001/1508263366039

註6:
https://www.hk01.com/%E6%B8%AF%E8%81%9E/130840/-%E5%9C%8B%E6%AD%8C%E6%B3%95-%E8%91%89%E5%9C%8B%E8%AC%99-%E6%97%A5%E5%BE%8C%E5%9C%A8%E6%B8%AF%E5%AF%A6%E6%96%BD-%E5%B8%82%E6%B0%91%E8%A1%97%E4%B8%8A%E8%81%BD%E5%88%B0%E8%A6%81-%E5%81%9C%E4%BD%8E%E4%BC%81%E5%96%BA%E5%BA%A6-

註7:
但以理:伯提沙撒
哈拿尼雅:沙得拉
米沙利:米撒
亞撒利雅:亞伯尼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