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是明哲保身的人太多

0
1107


最近有機會和一位在內地一大城市服事青少年的牧者傾談。這位牧者是我的好友,他因著多年來的所見所聞,深明中共政權那種劣質的管治手段,他甚至認為中國共產黨是全世界最大的黑社會!但當談到他近年在國內的宣教事工時,他說:「我們所有工作都非常低調,做任何事也不會碰觸他們(當局)的底線。特別是當政府近期不斷加強對所有人民(特別是教會)的監控時,我們一切工作會更加小心,免得被當局抓到任何控訴我們的把柄。」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毫無疑問,這位參與國內宣教工作的牧者走的是一條謹慎小心明哲保身的路線,為的是讓他在國內的宣教事工能延續下去。事實上,香港絕大部份有進行內地宣教或培訓事工的堂會,或有和內地教會或不同單位合作的堂會、機構,走的都是這樣一條路線。當中也許有不少資深同工會語重深長地提醒說:「你所做的一切事工都必須儘量低調,因為你越高調或越強硬,他們(中共政權)對你的打壓也會越強硬,你能開展工作的空間便只會越來越窄。若然硬碰硬,最終結果也是不利教會事工的發展。」我認識一位牧者,他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就是「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

我最初也認為這種在極權國家所採取的宣教策略是無可厚非的,甚至是必須的。但當我越認識中共這個政權,越多反思這個政權在過去六十八年對中國所做成的禍害時,我發覺正正是這種明哲保身的態度,助長了這個邪惡政權的氣焰,也間接促成了這個政權的滔天惡行。另一方面,當我反思教會作為基督身體的應有見證時,我發覺這種明哲保身的態度,也會大大削弱了我們為主作見證的勇氣和能力,並且未能整全地活出我們所見證有關基督是萬有之主的福音。

為何一個滿手血腥滿口謊言的政權能管治至今?為何即使這個政權過去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弄至數以千萬計(有學者指總數達八千萬)中國人死於非命,無數中國人被逼害、被逼瘋、被自殺,無數家庭破裂,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但這樣一個政權仍能穩掌權力至今?為何當這個政權在1989年春夏之交派遣解放軍屠殺在北京和平請願的中國人民時,竟然沒有一位政治領袖或一位軍中將領能挺身而出,與那些喪心命狂下令屠殺平民的當權者抗爭?

面對這個無惡不作的政權,我們(教會)的問題正是懂得明哲保身的人太多,甘願從容就義的人太少。

若我們一班香港教會的牧者、長執、宣教士,只關注我們所擁抱的宣教、培訓、扶貧或助學事工是否還可以在國內持續發展,卻對受這個邪惡政權逼害的平民百姓孤兒寡婦,和受這個政權剝奪基本人權和自由的十四億人民漠不關心,我們便是把教會矮化為純粹提供宗教服務旳團體,並且只關心我們這個宗教團體的權益和發展的空間。這種獨善其身的態度,最終只會暴露出教會自私自利、目光短淺和極度功利主義的本相。

作為天國的子民,作為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不單應以我們的說話宣告,更應以我們的行動見證,唯有耶穌基督是萬有之主,是整個世界包括中國和香港的主宰,一切地上的政權都必須降服在基督主權之下。作為天國的子民和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而不是先求自己堂會或自己事工的發展。

前天剛巧讀了內地教會牧者王怡牧師所撰《歷史是大寫的基督》(刊於「基督教時代論壇」網頁2017年11月23日)一文。對我來說,雖然王怡的文章甚長(達七千多字),但當中的信息有如暮鼓晨鐘,發人心省。王怡透過歌羅西書一章十五至二十節這段經文,闡釋基督為萬有之主,人類整個歷史都是由上帝所書寫。正如使徒保羅所說:「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他在萬有之先,萬有也是靠他而立。」(歌羅西書一章十六至十七節)

王怡牧師正確地指出,今日教會的問題,就是不傳一位掌管宇宙直到永恆的基督的統治,卻只傳十字架上的那位基督的救贖。結果就是教會的福音,被「改造為主權國家這個龐然大物之下的一種准福音」,最終只對個人傳,卻不敢對國家傳。福音的大能和基督的主權被收窄到個人靈魂得救這層面,卻在國家民族這層面完全失語。

王怡牧師指出,今天教會面對最大的敬拜戰爭,不是對關於崇拜中唱甚麼歌的討論,而是「一場曠古爍今的國家主權與基督主權的敬拜之爭」。他說:「在中國,這一敬拜戰爭,如此鮮明地體現為:是否在會堂唱紅歌,是否在會堂掛國旗,是否參加政治學習,是否拆掉教堂頂端的十字架,是否可以入黨,是否要戴紅領巾,是否可以集體敬拜上帝,是否為十八歲以下的少年施洗」等。

事實上,中國過去六十八年的歷史已證明,無論我們怎樣明哲保身,這個邪惡政權最終只會越來越惡,牠要管治的事(包括教會內部事務)只會越來越多。中共黨總書記習近平早前發表的十四條治國方略,排在第一條的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就在上月,中共政治局常委召開了近年最高規格的宗教會議,在會議上習近平強調各宗教領袖與教徒要「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和「積極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由此可見,不論我們如何明哲保身,這個邪惡的政權只會得寸進尺。

教會作為耶穌基督的身體,我們應問的問題是,我們應該讓中國共產黨取代基督成為領導教會的元首嗎?當國家主權已成為最大偶像時,我們一班牧者、長執、宣教士竟選擇跟隨其他人一同膜拜這偶像,只求苟且偷安明哲保身嗎?教會作為一個單單事奉基督和蒙召宣講上帝的道的群體,難道不應向這個要求全國人民膜拜事奉的政權,說一聲最響亮的「不」甚至是「永不」嗎?

所謂明哲保身,歸根結底就是因為我們怕了這個邪惡的政權。王怡牧師說的更白:「最可悲的就是,在今天的中國教會中,最怕共產黨的不是信徒們,而是牧師們」。我的禱告,就是求主擦亮我們一班香港牧者、長執、宣教士以至所有信徒的眼睛,讓我們看清楚唯有耶穌基督而非中共政權是中國和香港的真正掌管者。祂呼召我們為祂永恆的國度作見證,為祂永恆的救贖作見證,為祂這份永恆不變的愛作見證,並且願意跟隨祂的腳蹤,背十架,走窄路,至死忠心。

我深信,今日中國和香港需要的,不是更多明哲保身的人,而是更多甘心捨己從容就義的人。

「門徒事工2017年終回顧展望4/12祈禱會」立即報名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