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愛臨香江死因報告(下)

0
4246

「主愛臨香江」擾攘兩年,最終在進步及激進信徒批評聲中散場,筆者上篇估計,總入場10萬人次左右、決志者不超過五千,不僅遠低於十年前的葛福臨佈道大會,40萬總人次、3.3萬人決志,甚至大幅低於大會事先派出卅萬門票數目,總結只有「失敗」兩字,下文則是一篇「死因報告」。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筆者撰寫這篇「死因報告」,持守兩個重要方向:
一、只以佈道會前發生的事去分析——慕道者/未信者決定是否出席,九成原因取決於佈道會前之公開資訊,例如對於基督教之印象、對於福音盛會之印象、宣傳品、講員、分享嘉賓、歌手名單、講題、傳媒報導、網絡評論,邀請者和慕道者的關係等等;相反,佈道會期間發生的事,例如即時網上報導、口碑、照片影片等,只佔一成原因,情形類似睇戲,你永遠不會完完全全知道部戲的內容,才決定入場與否。

二、只用非信徒的角度去分析——雖然今次出席者十居七八是基督徒,也主要靠基督徒邀請非信徒,但佈道會的最終對象,應該是未信者(應該無人反對??)故此,我們必須以非信徒的眼睛來看待整個盛會,意思是,非信徒不會如我們般詳細了解今日教會:他們不會諗到「兩千萬攪次佈道會值唔值?」、「佈道會向未信者收奉獻,是違反傳福音原則」、「講員傳的根本是幸福音!」他們靠的,純粹是一個印象。

「主愛臨香江」點解咁失敗?簡單來說,四個字:基督教「關我X事」!

詳細來說:主流基督教攪了一個專屬高端人士的盛會,但與香港普羅市民、低端人士無關。

常言道,佈道會只係收割,教會平日傳福音、做見證,才是最重要,不要以為兩個幾小時的佈道,就可以改變一個人,這句話真係講得好啱!這也是「主愛臨香江」失敗之遠因:香港教會近幾年見證實在太差,未信者、普羅市民從主流傳媒見到的基督教,就是鄺保羅、管浩嗚、林鄭月娥(未信者其實分不清楚她是天主教徒)、梁美芬、何君堯等,他們認識的基督教會,就是可以豪擲廿億去擴堂。於是,在非信徒心目中,基督教就等於親建制、幫政府講話、幫商家佬講話、同市民作對、同打工仔作對、係有錢人、富貴中產既地方。

結果,普羅市民、低端人士會有一個印象:這個屬於權貴、商賈、名流等高端人士的盛會,關我X事!

有人會話:香港教會仲有袁天佑牧師,胡志偉牧師嘛,I m sorry,他們的知名度,只是逗留在信徒圈子中,在非信徒中是Nothing,你試試找個非信徒講胡志偉牧師,佢以為你講梗民主黨議員胡志偉!

你認為筆者偏略嗎?今次集合本港近百教會、機構,合辦十年來最大型的佈道會,在對外宣傳上,居然盡了全力,證實筆者的指控、加深大眾這個印象:首先,果名改得衰:「盛會」,邀請一大堆歌星、藝人司儀、高官、商人,又有電視直播,與其說是佈道會,不如說更加像歡樂滿東華、星光熠熠耀保良等大Show!

然後,大會請來的分享嘉賓,全部都是和普羅市民、低端人士對著幹。佔領時,市民俾黑社會、黑警打到仆街,政府落閘普選無期,你居然邀請「政改三人組」譚志源、警隊前二哥黃志雄做嘉賓?看見這些名字,相信只有李私煙等藍絲會去。呢幾年,貧富懸殊加劇、工仔女受盡欺榨,最低工資形同虛設、標準工時立法無期,無良僱主欠薪拖糧成風,仆你個街,請出晒名拖糧既前亞視葉家寶上台?我係打工仔女,去到門口都掉頭走,果位留返俾誠哥、小小超去聽!

最後,大會死都要憑票入場,可以公開拿到票的,鴻福堂、仙跡岩,地點有限,門票主要在教會手上,非信徒根本不可能主動拿到:只拿,先要入教會,但入了教會,他還算是慕道者嗎?這是一個比「上帝能否創造一塊祂也搬不起的石頭」還難答的問題。事實上,「憑票入場」的安排,把公開佈道會變成「半閉門活動」,邀請權在信徒手上,結果自我收窄邀請的可能性:首先,我們這批進步或激進派信徒講明杯葛,自然不會邀請對象去;其次,一批離地中產、返教會當返Baby Kingdom的父母級信徒,「心繫家園」,點會熱心請人去,最後剩下真正會落力邀請人去的,只有一批今天還相信教會大台的死忠。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