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教會走入人群 基督徒準備好未?

0
179

2018年來到,本地各大傳媒爭相報導上年度大事回顧,務求重溫曾發生過的本地大事,與此同時亦會展望來年本地社會的焦點大事。今天是2018年的第一日,事實上,特區政府一年來對共產黨卑躬屈膝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天主教徒、現任特首林鄭月娥甚至撕下臉皮侮辱香港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專業的法律界人士等 (註1),共產黨亦樂於對本地自治事務做出更多指手劃腳之行徑。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應對共產黨強權統治壓境的事實,泛民主派無疑輸得很徹底,準確點說他們乃輸得只剩下「跌落地拎起堆沙」的看家本領。通過「修改議事規則」一役,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拋出豪情壯語聲言「民主派有必死的覺悟」,但轉過頭來這位所謂「關鍵一席」卻偷偷地借著立法會會議時間邀請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代為宣布「婚訊」; 另一方面力邀多名建制派議員出席婚宴、合照,連一向被民主派諷刺「吹黑哨」的梁君彥都成為坐上客。專業議政的莫乃光更加詼諧,連聲提到「民主派無輸到」、「要建制派百倍奉還」(註2),完全反映出「竊書不能算偷」的孔乙己式阿Q精神。

特區政府、建制派及共產黨三方面共同營造社會上對歪理邪說的「無力感」,某程度上可算是成功、聰明的做法。此外,小圈子特首選舉產生的林鄭新政府上場、因「釋法」導致共6名議員被DQ、多名抗爭者被覆核刑期、國歌法、一地兩檢「割地」方案等,香港人除了要面對樓價高、租金升的民生老問題之外,還需要應對政治及法制崩壞的既定事實。換句話說,特區政府更多惡法苛政,以致泛民主派不成器之表現,練成了香港人一種扭曲的「無助」心理狀態,稱為「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 (註3)。「無助感」可摧毀一個人的信心,也能搗破對改變社會之盼望,故此當權者樂此不疲用這方式磨滅人民反抗的意志。

不過,筆者更為看重的,乃是香港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們的「見證」在非信徒眼中,有否因著一年過去變得更好。同時,香港的社會有沒有因為立法會內、特區政府管治班子有多名基督徒高官和議員坐鎮,社會上變得更趨向公義。這種「公義」顯然並非指向當權者口中的「有法必守」,要回答這些簡單不過的問題,只需要重新審視一年以來牽涉到基督徒及天主教徒的新聞就可以。

若然要形容2017年基督教內的醜聞,基本上是與「官、商、政、紅、黑」混為一體。即是說,內裡所涉及的人、事與這幾方面有著密切關係。舉一個簡單例子,警隊以諾團契團牧許淑芬牧師在「七警案」中為毆打示威者曾健超的那七位被判罪成的「魔警」撰寫求情信 (註4),不過後來她直認「不認識他們 (七警)」、「他們並非這團契成員」。一位受過數年神學教育訓練的牧師淪為替「有牌黑社會 (警察)」漂白之工具,連最基本分別是非的能力全然丢失了。另一位前警隊高層,前警務處「二哥」黃志雄身體最誠實,出席了「三萬人撐七警X人老母大集會」(註5),那位前警隊「二哥」甚至搖身一變成為「主愛臨香江2017」福音盛會見證嘉賓之一,務求竭力替警隊洗去黑社會的形象。

至於民建聯周浩鼎涉嫌私通被調查的梁振英、聲言要「對攪港獨的人要殺無赦」的何君堯等人,一位高調自己是「謙遜和開明的基督徒」,另一位在新界東補選論壇之上大談「大家都是弟兄」等。這些所謂「教徒」能在政界、基督教內以致其他地方橫行無忌除了反映出主流教會縱容罪惡的能力從無減退外,還顯示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實實在在深諳聖經,對聖經熟悉程度比基督徒、天主教徒更高,此等嘍囉只要大拋數句屬靈術語、金句,甚至大談傳福音的「大使命」等,大部份信徒視之為「Q嘜認證」,不會考慮傳的所謂福音是否需認罪悔改的福音,亦不會處理祈禱所祈的方向正確與否。

所以,香港基督徒、天主教徒是值得擁有「替青年人祈禱」的林鄭月娥 (註6),以及醞釀超過兩年的「主愛臨香江2017」福音盛會。關於福音盛會的種種問題,不論是見證嘉賓、福音信息,還是背後牽涉龐大親建制教牧領袖的網絡等 (註7),筆者不必在此詳述一次。總括而言,「主愛臨香江2017」福音盛會宣揚的福音信息,基本上乃是一個沒有認罪悔改的「廉價幸福音」,及一位又一位信了耶穌的藝人高官如何被神保守在職場或星途之間如魚得水。對於香港大多數營營役役的打工一族,甚至一群無家可歸的露宿者而言,耶穌基督的福音顯然與他們並無一絲關聯。

對於2018年的基督教而言,經過「主愛臨香江2017」福音盛會之後,基督教「官、商、政、紅、黑」化已成不可逆轉之勢,且有變本加厲之象。另一方面,主流教會迎合權貴、長期包庇縱容罪惡,令到教會成為藏污納垢之處,宣講一種無需悔改的福音,同樣不能避免。「基督徒們,你們準備好了嗎?」這條問題的對象,肯定不是那種不肯批判反思信仰、關注社會不公之信徒。同時,它不是一般主流教會那種「反省過去、展望將來」以自我為中心的意識形態,更不會是一句Happy New Year 2018 就能遮掩香港社會未來一年愈趨黑暗的事實。

立法會議事規則已經被建制派強行修改,議會監察政府功能正式壽終正寢。現今的泛民主派早就將焦點放在三月份立法會補選議席上,務求可以「全取四席」。但退一步想,即使非建制派在補選中全取四席又如何? 泛民主派的表現比建制派又好得多少? 所以,來年泛民主派表現反而更值得關注,特別是那位說到「民主派有必死覺悟」的楊岳橋。

正如前面所述,「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 同樣會影響現今不滿特區政府倒行逆施、教會親共之信徒。筆者理解到當今時勢險惡到一個令人窒息的地步,但假若此批少數信徒都退去不關心政治、生活時,當權者欺壓人民定必更為肆無忌憚。

既然主流教會甘於墮落,信徒先要摒除「代理人」的思維,由自身開始推動對社會議題關注,再在教會之外成立平台。當然少不免的,仍然是信徒要去除「建立教會生活」為本的扭曲思維,耶穌昔日呼召先知以賽亞、以利亞、耶利米等舊約先知,正正給予他們力斥社會不義的使命,但從來沒有呼召他們建立一間以「先知」為首的教會群體。後來,先知以利亞到羅騰樹下求死的時候,天使只回應了一句:「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參王上19:18)。耶利米本人更加是全然孤獨的,不但受到故鄉人民的排擠,還受到父家兄弟出賣,晩年更客死異鄉。所以,繼承昔日舊約先知的精神,說應說的話、做應做之事,哪怕換來是未知的代價。基督徒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註1: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4%B8%80%E5%9C%B0%E5%85%A9%E6%AA%A2-%E6%9E%97%E9%84%AD%E5%8F%8D%E6%93%8A%E5%A4%A7%E5%BE%8B%E5%B8%AB%E5%85%AC%E6%9C%83-%E9%83%A8%E4%BB%BD%E6%B3%95%E5%BE%8B%E7%95%8C%E4%B8%80%E8%B2%AB%E7%B2%BE%E8%8B%B1%E5%BF%83%E6%85%8B-%E9%9B%99%E9%87%8D%E6%A8%99%E6%BA%96/

註2: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216/s00001/1513361546407

註3:
http://wiki.mbalib.com/zh-tw/%E4%B9%A0%E5%BE%97%E6%80%A7%E6%97%A0%E5%8A%A9

註4:

【警察以諾團契團牧許淑芬求情信錯漏百出被恥笑】早前網上瘋傳了一封署名由警察以諾團契團牧許淑芬為「暗角七警」所寫的求情信,有網民發揮求真精神,親身致電相關組織查證。以諾團契作出回應,力證信件內容出自該團契,求情信內容無任何修改之處。網…

Posted by 門徒媒體 on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7

註5:
https://www.hk01.com/%E6%B8%AF%E8%81%9E/73856/-%E4%B8%83%E8%AD%A6%E6%A1%88-%E9%B4%BF%E6%B4%BE%E5%89%8D%E4%BA%8C%E5%93%A5%E9%BB%83%E5%BF%97%E9%9B%84%E5%87%BA%E5%B8%AD%E6%92%90%E8%AD%A6%E5%A4%A7%E6%9C%83-%E5%88%A4%E5%88%91%E9%87%8D%E4%BD%86%E7%9B%BC%E5%90%8C%E8%A2%8D%E5%86%B7%E9%9D%9C

註6: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58656-20171012.htm
(林鄭月娥又表示,作為天主教徒,她每日都有為香港,特別是年輕人祈禱,希望他們成為有國家觀念、有香港情懷、世界視野、公民意識,以及有承擔的人。)

註7:

主愛臨香江見證嘉賓前二哥黃志雄撐七警 福音盛會淪為黑警漂白劑

誰是主?譚志源附和北京倡基本法23條盡早立法

可惜的是,大會講員吳振智牧師仍繼續發揮東拉西扯的看家本領。他選取了五餅二魚的神蹟作為信息經文,不過同樣地完全無解釋經文背景,之後無故轉到一個窮婦人的「兩個小錢」的奉獻,再意猶未盡地大談兩千年後那兩元經過複息計算後的價值。然後,他話峰一轉大講…

Posted by 門徒媒體 on Saturday, December 2, 2017

主愛臨香江第四天現場直擊:黎振滿黃志雄繼續替警隊漂白

大會顧問名單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