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佩玉參選 耶膠窮得只剩下反同

0
1959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成員趙佩玉最近聲稱蒙召,參與新東立法會補選,引起教內熱議(註1)。當酷比閱讀她的參選見證後,大感愕然:這篇見證如《天使心》訪問稿般,詳述她蒙主醫治腰患,康復後做義工,關心弱勢社群,卻絲毫不提她會為弱勢社群爭取什麼法律保障。唯一強調的「政治理念」,竟是「反對匯豐銀行擺設代表同運的彩虹獅子」、「反對電影《美女與野獸》列為一級」……總之就是反對性解放運動和反對立法保障性小眾權益!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這篇「騎呢」見證,令我回想起「甩石行者」執行長區陳慧貞牧師的「騎呢」禱文。2016年11月,人大第5次解釋基本法﹔區陳牧師對法治受損毫不關心,反而在該月的香港同志遊行後,將《詩篇》58篇6至11節,篡改成反同經文(註2)!其中「求你敲掉少壯獅子的大牙」篡改為「求你敲掉性解放運動的大牙」﹔第9節「你們用荊棘燒火」篡改為「同志運動用荊棘燒火」﹔而第11節的「義人誠然有善報」則「僭建」成「堅持傳統婚姻觀的義人誠然有善報」。我不禁懷疑,難道趙佩玉是區陳牧師的小羊﹖

《詩篇》58篇﹕求神降罰濫權惡人
酷比經常強調,信徒不能盲目視教牧的教導為金科玉律。當我們閱讀「被篡改」的《詩篇》,更要查閱不同譯本和釋經書。其實,《詩篇》58篇是大衛創作的為國祈禱之詩。他懇求施行公義,懲治妄顧法紀的執法者。第1節由兩句反詰句組成﹕「世人哪,你們默然不語,真合公義麼﹖施行審判,豈按正直麼﹖」從第二句的「施行審判」,可見首句的「世人」有執法權。《新譯本》將「世人」譯作「掌權者」,《呂振》譯為「掌權的」,《思高》則譯為「判官」。「默然不語」(elim)指掌神權的執法者本有責任監督人間正義,但他們卻對不義沉默(註3)。

因掌權者對不義沉默,所以詩人在第2節斥他們是「惡人」。掌權者手握「秤」,理應為人民公平分配資源,但掌權者竟秤出「強暴」,可見他們對資源分配不公,剝削人民(註4)。「強暴」本來喻意為重量、衡量、修整等,此處引申作惡人把心中的惡謀罪孽實行出來。換言之,不實踐公義的審判官,不止違反神的真理,且服在黑暗的權勢之下,成為罪惡販子(註5)。

在第4節,詩人將惡人比喻為象徵魔鬼的蛇 (註6),又形容惡人為「塞耳的聾虺」。據聞聾虺把一隻耳朵貼地,用尾巴塞住另一耳 (註7),不聽命於法術和咒語。詩人藉此比喻斥責掌權者不順服神,既然掌權者連神的命令也充耳不聞,又怎會聆聽人民心聲,為百姓主持公道呢?

惡人橫行霸道,因此詩人在第6-9節懇求神懲罰他們,詩人一共發出6個咒語,包括少壯獅子的大牙敲碎,急流的水消滅,箭頭砍斷,蝸牛消化過去,胎死腹中,煮食和荊棘的火被風颳去。最後一個咒語是神的審判來臨,當惡人用「荊棘燒火」,神就趁鍋燒熱前用旋風把他們颳去﹔詩人藉這個咒語警告貪官污吏不能再危害社會,並警告空中的掌權者──魔鬼,牠們會被狂風席捲而去(註8)。

最後,詩人在第10至11節突出義人和惡人的不同﹕義人「在惡人的血中洗腳」,義人終有善報。全詩以謳歌頌讚施行審判的神作結。

耶膠反性解放,卻不反制度暴力
從上文可見,《詩篇》58篇寫的「惡人」並非同性戀者﹔「走錯路」也不是指同運遊行﹔「塞耳的聾虺」,更不是指同性戀者對神的「拗直」勸喻充耳不聞,而是指妄顧法紀的掌權者。倘若港府利用同運去打壓異己,這首詩勉強與同運有關。然而,實際上,港府和建制派多年來為免保守市民不滿,而忽絡性小眾權益﹔因此,處於社會弱勢的性解放運動,絕非獅子的大牙。

既然性立場保守的建制派,在立法會佔大多數,我們無需擔心香港會制定同婚法、性傾向歧視條例等。我們要關注的,是中央和港府「秤出強暴」﹕「強暴」一國兩制、「強暴」司法獨立、「強暴」立會議規、「強暴」新聞自由……立法會最需要的,是甘願力抗制度暴力的義人,而非「堅持傳統婚姻觀的義人」。再者,趙佩玉曾亂引《使徒行傳》的抽籤替補使徒歷史,去支持協進會的基督教特首選委假抽籤,認為信徒要守協進會的地上律法 (註9),更妄稱中國教會十字架沒被強拆 (註10),令人懷疑她會否盲目順服暴君。

其實,如趙佩玉般曲解《聖經》和立場偏激的信徒遍及全港,癥結在於教會牧養出現問題!長久以來,主流教會強調義人是「堅持傳統婚姻觀的義人」,以致信徒對社會不公和結構罪惡,漠不關心,對性小眾則拿起石頭痛擊。更離譜,是不少教牧口口聲聲說「政教分離」,每當政治選舉前,就呼籲信徒支持性立場保守的候選人。上文提及的區陳慧貞牧師,就曾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祈求特朗普當選,批評支持同婚的希拉里,如耶洗別般污穢淫邪(註11);她又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呼籲信徒勿投票給支持同志平權議案的民主派(註12)。如此,以「二奶」比喻同志的梁美芬,和喻同志為畜牲的何君堯,怎不晉身議會,粗暴修改立法會議規呢?

2018年伊始,懇請弟兄姊妹看清楚「維護家庭價值」的政治化妝,並反思教會牧養有否偏差。無論你反同抑或撐同,也將焦點從性別議題擴展至公共議題,立志成為對抗邪惡的義人。德國神學家潘霍華曾說﹕「整本《詩篇》實在是一個祈禱,是一位完美君王、彌賽亞基督的祈禱。」讓我們從《詩篇》58篇開始效法基督,祈求公義降臨人間。

註釋﹕
註1﹕https://apostlesmedia.com/20180117/5720
註2﹕https://zh-hk.facebook.com/apostlesmedia/posts/1500219423352199:0
註3﹕中文聖經啟導本編輯委員會﹕《中文聖經啟導本(增訂新版)》(香港﹕海天書樓),頁874。
註4﹕同上3。
註5﹕張國定﹕《天道聖經註釋 詩篇(卷二)》(香港﹕天道書樓,2015年),頁230。
註6﹕同上5,頁232。
註7﹕同上3。
註8﹕同上5,頁235。
註9﹕http://apostlesmedia.com/20180118/5733
註10﹕http://apostlesmedia.com/20180119/5762
註11﹕https://zh-hk.facebook.com/apostlesmedia/posts/1369080033132806:0
註12﹕https://zh-hk.facebook.com/apostlesmedia/photos/a.1096097960431016.1073741828.1095482623825883/1292258940814916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