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大康把浸大校訓篤信力行掃進糞堆

0
474

浸大的校訓 — 「篤信力行」這四字從今天開始要掃進歷史的糞堆裡。

一宗「佔領語文中心」的風波,足以完全揭破此所so call基督教的大專院校何等不堪入目:僭建「普通話試」制度作為畢業門檻打壓同學 (註1)。面對多年來考試制度的爭議,校方假惺惺順應校內「九成學生要求取消普通話作為畢業要求」公投結果,巧立名目設立不公平的「豁免試」制度 (註2) 令其他國籍特別是內地學生有優等的待遇。尤有甚之,「豁免試」可謂問題多多,包括評分準則不清、合格率低。試題不貼現實、欠缺上訴機制等,然而校方對上述問題一律視而不見。結果學生們要親自到語文中心理論,要求校方作出交代,豈料校方因為同學講了一個粗口字就如臨大敵,未審先判地將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及陳樂行暫時停學,更有最少五名學生需要出席「紀律聆訊」。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與數年前「林慧思老師」事件一樣,共產黨以「轉移焦點」方式煽動愚昧群眾以批鬥他人,可謂非常成功。究竟如何轉移? 答案在於一個粗口字「撚」及一些似是而非、偏狹的道德價值觀。共產黨的邏輯很簡單,哪怕制度是如何不公義、校方在事件上如何忽視學生訴求,總而言之「學好普通話乃於你有益」、「講粗口就係唔啱」、「要尊師重道」此類觀念不容挑戰。所以,內地官媒《環球時報》持續不斷狙擊,再加上本地親建制報章如文匯、大公「埋位」全力抹黑、起底,連同內地五毛網軍的恐嚇短訊,務求令肯發聲的學生們深受心理壓力 (註3)。

校長錢大康動聽說辭「老師咁愛戴學生」加上矯揉造作的哽咽,這份做SHOW 「呃like」之舉措,流露著共產黨官場裡弄虛作假的作風。從筆者角度而言,錢大康如果能夠多流數滴眼淚,或者用自己方法迫出淚水的話,勢必令浸大校方更處於一個有利狀態。無論錢大康「演技」如何,香港人對於這種搏同情的低質手法非常受落,如此說來共產黨實在摸清港人的脾性,只要將整件事情定性為「學生考試不合格就發老師脾氣」便可以。另一方面,再配合上段提及香港人那種虛偽而廉價的道德倫理觀,社會上輿論因而導向浸大一方,共產黨發動「文革式聲討」變得更振振有辭。

換句話說,香港社會其實是一個空談道德的畸形社會,只問道德正確、不談事實對錯,而構成此極端病態社會之人,就是一群窮得只剩下「道德」的人。人的「道德觀」因人而異,所以聲援「七警案」那三萬名警察可以公然「X人老母」而不感到羞恥,身陷「僭建風波」的鄭若驊甚至多次被揭發僭建都可大搖大擺繼續高坐律政司司長一職。對比警察、政府官員這類有權力、有財勢之人,親建制網媒、報章,以致不少愛談道德價值的香港人特別是錢大康這個所謂校長,「道德龍門」忽然之間飄移萬丈遠,「偽道德」社會就是如此練成的。
「篤信力行」四個字的意思是指「將信念付諸實行」。然而,更加核心的問題是:篤信什麼? 如何力行? 如果信念背後的根基有問題,繼而踐行出來的行動必定有所偏差,即使浸會大學主辦了多年「篤信力行」講座都無意義。今次校內「普通話試」風波,已經暴露出整個浸大管理層迎合共產黨迎合到一個不能接受的地步,不但無去撤銷等同僭建的畢業要求,而且去借利用一個粗口字大造文章、不理前因挑動學生情緒,學生被恐嚇後校長錢大康更加無動於衷、落井下石。難道這就是聖經教導基督徒應有的信仰實踐之舉嗎?

事實上,泛民主派如葉建源之流 (註4) 身處在一個「偽道德」社會裡,其口徑已經與親建制派陣營沆瀣一氣,勢要裝作中立借故對學生一沉百踩。可惜的是,基督徒一樣可以對「篤信什麼? 如何力行?」的關鍵問題毫無認知,導致沾染著香港社會「偽道德」之基因,其中一位是基督教內著名歌手馬浚偉 (註5),另一位則是浸大前語文中心副教授胡燕青 (註6)。其實,若細心對比那兩位基督教KOL 的行文邏輯,他們的歪理邪說與共產黨喉舌報章、親建制網媒如出一轍,筆者當然無需要再次重覆駁斥。然而,共產黨在此事上從來不乏「白手套」,但這位浸大前語文中心副教授適時發文大拍浸大校方馬屁,除了引證著即使退了休不代表沒有影響力外,同時亦表明共產黨消滅本土粵語已有這位前教授的endorsement。

教內「耶撚」之討厭,除了那種甘於活在平行時空下看世界的態度外,還有胡燕青此種退休「上岸」後還膽敢端起一副教訓人的嘴臉。其實,這類退休「耶撚」的年齡與智慧之間恰恰成了反比,退了休反而對社會認知了解逐步減退,故此這些人能夠肆無忌憚繼續做當權者的棋子。律政司上年曾就著佔領公民廣場、反新界東北示威兩宗案件覆核多位示威者的刑期,結果全部被重判,這位胡女士又再撲出來替律政司護航,言詞盡顯奴性及廉價矯情 (註7)。

當一個文人寫下了不少文章、詩詞,但應對著共產黨威權壓境的客觀事實,其文字恩賜卻不但用在歌頌獨裁的當權者身上,還將筆桿指向在被制度壓迫之下的年輕一代。一個連風骨都無的文人所寫下的作品,實在應該成為垃圾筒裡的一堆堆廢紙。

香港社會急速崩壞既成事實,若然自問自己是一個本土改革派的基督徒,不論是浸大事件,還是近日立法會補選的DQ事件,「篤信什麼? 如何力行?」這兩條簡單問題實無法避免。既然校長錢大康及一眾浸大管理層執意要繼續這個僭建的畢業制度,對於這間不知悔改、掛羊頭賣狗肉的基督教大學,不是更值得去杯葛令收生人數減少嗎?

註1:
https://www.hk01.com/%E6%B8%AF%E8%81%9E/152200/-%E6%B5%B8%E5%A4%A7%E6%99%AE%E9%80%9A%E8%A9%B1-%E7%9B%A4%E9%BB%9E%E4%B9%9D%E5%A4%A7%E5%AD%B8%E8%AA%B2%E7%A8%8B-%E4%B8%89%E5%A4%A7%E5%AD%B8%E7%84%A1%E8%A6%81%E6%B1%82%E6%99%AE%E9%80%9A%E8%A9%B1%E9%81%94%E6%A8%99%E6%89%8D%E5%8F%AF%E7%95%A2%E6%A5%AD
(浸會大學2007年起,規定學生必須普通話達標才可畢業,自此浸大所有四年制本科生,可循三個途徑達標:修讀一科3個學分的普通話課程;報讀25小時不涉學分的普通話課程,但須達七成出席率和通過語文中心的普通話測試;在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中獲得三級甲等或以上成績。)

註2:
浸大普通話豁免試的豁免條件:
a. 母語非中文或只略懂中文(另涉及豁免或強制修讀大學中文課堂條款)
b. 曾參加中國大陸高考,或台灣多元入學方案中文科考試
c. 在香港中學會考(舊英式學制高中考試)普通話科取得C級或以上成績
d.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普通話水平測試」及格
e. 在中國「普通話水平測試」取得三級甲等或以上成績
f. 其他相等程度(按個別情況處理)

註3: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5%B8%E5%A4%A7%E6%99%AE%E9%80%9A%E8%A9%B1%E7%88%AD%E8%AD%B0-%E5%AD%B8%E7%94%9F%E6%9C%83%E6%9C%83%E9%95%B7%E5%86%8D%E9%81%93%E6%AD%89-%E9%99%B3%E6%A8%82%E8%A1%8C%E8%A2%AB%E6%81%90%E5%9A%87-%E6%89%93%E5%88%B0%E6%88%90%E5%9C%B0%E6%90%B5%E7%89%99/

註4: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76552-20180122.htm
(「學生行動過程涉及粗魯無禮情況,不能接受,無助解決問題,他認為學生應以尊重對方及自己的方式表達意見」、「雙方應平心靜氣討論,解決分歧」)

註5:
馬浚偉facebook:

不管是什麼原因、理由、動機、又或是你們有多深多大的苦衷,浸會大學那一群同學們,你們真的做錯了!而且是很不堪入目和讓人心痛的錯!不管是什麼原因、理由、動機,又或是你們有多深多大的苦衷,你們對老師的那種無禮、那種凶惡、那種聯群結黨圍堵式的要…

Posted by 馬浚偉 Steven Ma on Sunday, January 21, 2018

註6:
胡燕青facebook:

幾天以來,心中都很不安。浸大校方,你們正在工作嗎?可以不及格的科目有那麼多,同事隨時深陷險境。不長進的人原來可以這樣兇。我也「肥」過浸大同學。水平低,咪肥囉。不達標,咪肥囉。一入學就知道畢業要求了,當時不去理論,肥了才來兇老師?大學怎能沒有要求,哪一科保證你必然畢業?太過份了。浸大同學無論讀那一科,都必修中文,必修英文,普通話要過關,入學時早就知道了。

Posted by 胡燕青 on Saturday, January 20, 2018

註7:

親愛的Facebook朋友:寫這篇文字之前,我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沉重,原因太多了,包括誠意邀請各位來unfriend和unfollow我,這樣,可以免得大家繼續生氣。因為我要對基督耶穌和我自己真誠。我當然可以完全不說話,但是,我感覺…

Posted by 胡燕青 on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