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參政豈只是投票而已

0
851

教內其中一份關於「為何要投票?」(註1) 的單張近日因應立法會3.11補選而廣傳,單張上寫了一句「教友參與政治,除了是投身政界之外,就是行駛選舉權:運用手上選票,去建設公義、仁愛、共融的社會」,將「參與政治」與「投票」粗疏地劃上等號。

這種說法,即是說信徒只要定時定候出席「投票」,不論是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區議會選舉,還是接踵而來因被共產黨DQ而引發的立法會補選,信徒已經參與了政治,已經有份建設一個公義、仁愛的社會,至於候選人及其派別的質素如何則不在關心之列。可惜的是,這種「投票至上」的觀念直接將每個信徒應關心社會、批判不義之責任「外判」給議堂內的代議士,同時也忽視候選人及其派別過往的議會表現、言行有否合乎選民期望。更可怕的是,不少人將某派別候選人不分是非打上了「Q嘜認證」,一些不選擇投票的或不跟從「Q嘜認證」投票的人無故成為被狙擊對象。

筆者上月曾經撰文 (註2) 詳細講述非建制派陣營近年議會表現的不堪,包括在各個重要議案缺席投票、投錯票、玩弄「初選機制」等,而且毫無反省之意。當時筆者清楚帶出一個總結:信徒應否參與3.11立法會補選,或者要投下哪位候選人從來不應該成為焦點,乃是要慎重審視打著「反DQ」、「四席全勝」、「議會抗爭」為口號的泛民主派議會表現再去決定應否參與整場補選。當時筆者寫漏了一點,泛民主派面對社會期望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派錢」的高漲呼聲,居然膽敢逆民意而行,不敢堅定眾口一致支持「派錢」(註3、4、5),後來財政預算案公佈後全城怒轟,這群民主派忽然華麗轉身大撐「派錢」 (註6),朱凱廸甚至倡議「每人派7000元」,以為香港人忘記了「新西票王」大肆反對派錢的立場 (註7、8)。另一方面,民主派不堪在於連強迫人民「愛國」的《國歌法》取態都要與建制派一樣 (註9),完全無意欲在當選後盡力抵擋惡法的推行。

最近,有基督教媒體發起「杯葛. 反DQ」的行動 (註10、11),一如所料引來大批信徒鋪天蓋地留言謾罵。謾罵的內容當然不需要花筆墨重複,然而,「不投票等於益對家」的論調足以反映出不少本地信徒對「政治參與」的理解仍然停留在「選舉要投票」之桎梏。他們認為,只需消滅教內杯葛投票的聲音、醜化攻擊對方為「建制派B隊」,甚或製造著要含淚投票的氛圍,泛民陣營的不堪歷史就能消得失一乾二淨。換句話說,教內這種「追明星」式投票的扭曲心態,只會按著候選人有否民主派「認證」而投票,但他們對於整體泛民主派的議會表現、言行是否與立法會議員身份相稱全然不顧。

「含淚投票」四字成為了泛民主派議員爛透表現的「護身符」。即使泛民陣營如何不堪入目,但一日只要繼續掛著「民主派」的牌頭,其表現只要比一坨糞便稍為好一點的時候,基於泛民支持者一向推崇的「不投泛民=建制」、「不投票=鬼」邏輯,香港人自然會投其一票直接送回那些參選人進入立法會,繼續享有那九萬多元的月薪和一大堆可觀的津貼收入。

距離補選的日子不遠,究竟3.11立法會補選信徒應否去投票? 信徒應否順應泛民陣營「四席全取」的口號全投泛民? 這個問題是所有自稱黃絲的信徒必需要回應。
筆者曾經指出過,立法會所有出席紀錄、投票紀錄是公開,並無任何隱藏空間。如果一個泛民議員大談議會抗爭,但連最基本的投票、出席會議都做不到而無任何合理解釋,先別談議會抗爭,信徒談何運用手上選票建設公義、仁愛和共融的社會? 建制派出賣港人利益、盲目支持特區政府修改《議事規則》、支持《國歌法》等固然值得批評,不過黃絲陣營信徒絕不能因為建制派表現「爛」便縱容泛民主派陣營的「爛」。若然黃絲信徒只以共產黨DQ光環決定一切、將投票此舉動視作關心社會,不理泛民陣營的表現而自我感覺良好,豈能輕言自己「已覺醒」?

的而且確,政治、生活和宗教之間從來都不能割裂。不論是新約、還是舊約聖經,耶穌均教導信徒要對貧窮人有憐憫之心、力斥不義。然而,教導對象乃是每一個接受耶穌成為生命救主的人。彌迦書六章8節指出「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這節經典經文除了給執政者的決策標準之外,還指向每一個信徒日常行事為人的準則,換言之信徒不可將建立公平和仁愛社會之責任推給其他人,憐憫之心不能外判,故此「參與政治」與「投票」從來不能劃上等號。

舊約先知耶利米貴為祭司希勒家的後代 (參耶1:1),他被神呼召對著以色列民宣講審判的信息 (耶1:4-19)。如果用今日的說法,他沒有投票權能夠趕走欺壓人民的約雅敬、西底家王,但耶利米的一生就是向君王、領袖、人民直斥其非。他不但力斥國內崇邪歪風,還批判官長領袖欺壓百姓屈枉正直,甚至痛批以色列人骨子裡親近神卻犯罪的偽善,他可謂一個「參與政治」的最佳典範,當中著名的「聖殿講章」更令耶利米和書記巴祿終身受到追殺。不論是當時的政治制度、宗教制度等等,都不能夠容納耶利米此類真先知,他亦要承愛被父家兄弟出賣的痛苦,後來更落得異地殉道的下場。

不得不提的是,耶利米沒有因為犯罪對象是同胞而有所偏袒,這一點今日對於聲稱黃絲的信徒而言無疑是當頭棒喝。泛民陣營支持者最大問題是偏護,一種圍爐取暖式的偏袒,少數泛民議員明知施政報告未能回應社會深層問題但仍支持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註12),這群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放過這些所謂泛民代表。

人從來不懂得在歷史之中汲取教訓,今次補選引發的教內風波並非首次,兩年前的特首選舉教內一樣牽起了特首選委應否投白票、杯葛選舉的爭論。結果,主張投白票、不肯含淚投所謂lesser evil曾俊華成為下任特首的人慘成箭靶。同樣地,支持曾俊華的「薯粉」基督徒將寄望寄託在一塊主張將6000元注入到強積金戶口裡的「薯片」身上。一年過去了,教內信徒醒覺了嗎? 答案顯而易見。

無論補選的結果如何,即使泛民陣營僥倖「重奪四席」(筆者不會認為建測界那一席有高的勝算),或者輸了一個或多個議席,黃絲信徒最需要做的是自己坐言起行重新監察自己選出的泛民代表,不能繼續陷入「不投泛民/不投票等於益左建制」的簡單二分法裡。九龍西、新界東兩個選區未來將會再進行一次補選,非建制派各陣營內部爭議將再一次上演在公眾面前。如果非建制陣營不能汲取教訓,下屆立法會換屆選舉選票必定大幅流失。
註1:
https://www.facebook.com/StFrancisAction/posts/998555653630340?pnref=story

註2:
https://apostlesmedia.com/20180224/6211
(窮得只剩下議席的泛民主派,談何議會抗爭?)

註3:
https://hk.news.yahoo.com/%E6%B0%91%E4%B8%BB%E6%B4%BE%E8%AD%B0%E5%93%A1%E5%B0%8D%E8%B2%A1%E6%94%BF%E9%A0%90%E7%AE%97%E6%A1%88%E6%98%AF%E5%90%A6%E6%87%89-%E6%B4%BE%E9%8C%A2-%E6%84%8F%E8%A6%8B%E4%B8%8D-102247806.html
(民主派對於「派錢」有不同意見,毛孟靜表明支持派錢,公民黨則反對。民主黨、街工、專業議政等表示,要視乎成效再作決定。)

註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m8Y6xCTfgQ
(民主派財政預算案聯合記者會:44’54” – 50’05”)

註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xNqxL8kUOg&t=21s
(郭家麒麥美娟就財政預算案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針鋒相對:4’30” – 8’20”)

註6: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80301/bkn-20180301131325764-0301_00822_001.html
註7:
http://linepost.hk/?uid=22976.0.0.0
(朱凱迪表示不主張派錢, 不過相對過去「派糖」的措施, 派錢有時會比「派糖」好, 關鍵看結果如何。 例如派錢比減差餉令更多市民受惠。)

註8: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83325-20180301.htm(朱:為何不將用在紓困措施上的524億元分給730萬市民,每人獲派7千多元,)

註9: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229/s00002/1514484060657
(姚松炎明言國歌法已納入《基本法》附件三,香港便需要立法,強調必須採寬鬆的立法方式,「如不記得站立,要有充足機會……刑罰要相對寬鬆」,若立法寬鬆,他會支持。)

註10:
http://apostlesmedia.com/20180308/6424
(反DQ杯葛3.11投票行動)

註11:
https://apostlesmedia.com/20180307/6404
(「杯葛3.11補選反DQ抗暴政」行動答客問(更新版)

註12:
https://www.hk01.com/%E6%B8%AF%E8%81%9E/132626/-%E6%8B%86%E5%B1%80-%E8%87%B4%E8%AC%9D%E5%8B%95%E8%AD%B0%E6%94%AF%E6%8C%81%E7%A5%A8%E6%9C%89-%E6%84%8F%E5%A4%96%E6%94%B6%E7%A9%AB-%E5%B0%88%E6%A5%AD%E8%AD%B0%E6%94%BF%E8%87%A8%E9%96%80%E9%80%81%E6%A9%84%E6%AC%96%E6%9E%9D
(教育界葉建源、衛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會計界梁繼昌支持致謝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