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信力行第二晚》盧龍光:年青人主張港獨 唔可以當成真理

0
3006

盧龍光在篤信力行首晚講座替中共打壓基督教政策護航,言論引起極大關注。第二場講座之中,他大談香港人要愛國,聲稱「香港人從來都無對中國人身份有抗拒」、「好多年青人對中國有反感、對抗、否認,甚至主張港獨,問題是這種咁樣的身份,唔可以當成真理一樣」。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篤信力行第二晚講座主題是「為我骨肉之親」。盧龍光開題後不久,談及基督教內分了不少宗派,點出教內分門別類的現象。然後,他提到保羅獨特顯赫的身份,進而談到保羅的核心是「福音」,而保羅身為使徒,最大使命是「被差遣,令到外邦人成為上帝子民,以福音打破仇恨的牆」。另一方面,盧指出「福音的大能正正發生在時代、歷史、文化裡,也是我們有份的」,帶出「耶穌被釘十架正正是打破族群間的仇恨,以致世界、文化有所改變」。

然而,盧忽然提到「昨晚提到很多朋友都話有生之年都睇唔到香港有民主化。其實有咩咁奇,英國歐洲民主化進程都經歷咗百幾年」。他引用巳故政治領袖司徒華的名句「成功不必在我」,指出基督徒要有正確眼光:「這是上帝的工作,不是我們的工作」。他提到羅馬書最後幾章的教導,進一步演譯基督徒信仰實踐,應是「愛仇敵,不但用愛化解恨、而且要以善勝惡」,並以耶穌被釘十架作為例子,帶出即使面對群眾的幸災樂禍,耶穌仍以「父啊! 赦免他們吧」作回應。他強調,基督徒應以「耶穌用咩方式回應」來思考,帶出「以善良對抗邪惡」這個立場。

在講座之中,盧對基督教「認罪悔改」的觀念有不一樣的理解:「認罪悔改是罪人責任,但上帝的赦免,不是要我認罪悔改作為條件。」他隨即舉出劉進圖、曼德拉作為例子,表明即使劉被斬、曼被無理監禁,都無製造仇恨。他再提到,保羅當時正面對著教會族群衝突的問題,當時以希臘話為母語的猶太人,向以希伯來語為母語的希伯來人發怨言,點出兩種人對於守律法、聖殿觀念截然不同,「不同族群、背景,對信仰和政治有不同理解」,帶出保羅身份複雜性,正正是上帝使用他,成為使徒跨越種族地理環境差距。

忽然,他話鋒一轉,問了一個問題「大家要問問自己的身份是什麼?」提及80年代是香港本土意識最高的時候,但他強調「當時無人要提出港獨。民主派同意民主回歸,基於無人質疑中國人的身份。」然後,他指出保羅的雙重身份,包括代表其國籍的羅馬公民身份、以色列神選民的歷史身份,以及對同胞的深情,表明即使面對民族感情觀念衝突矛盾,他仍願跨越民族的藩籬。故此,他將保羅雙重身份的衝突,套入日益緊張的中港關係裡,「香港人從來都無對中國人身份有抗拒,就係呢十年八年當中,好似有好多年青人對中國有反感、對抗、否認,甚至主張港獨,問題是這種咁樣的身份,唔可以當成真理一樣」。

他再進一步詳述這說法,指出「中國人身份代表兩類身份:政治實體 (以北京為首的共產黨政府建構的) Vs文化實體 (中國五千年文化裡的一部份」,並對一國兩制理解為「政治回歸」、「若然中共直接收回中國香港,香港會即時崩潰,至少是經濟政治上的考量」。又問了在場人士:「既然上帝創造咗你是這文化、語文、HISTORY群體裡, 點解你要否認你是中國人? 點解你要因為這個北京政府而放棄這身份,或者視之為羞辱? 」

最後,他再次強調保羅的使命與其身份並無衝突,摒棄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想,於是他以家人來比喻中港關係:「屋企人出事的時候,你會唔會唔認呢個屋企?」聲言「今日上帝創造我們就係這中華民族裡,今日這民族有很多苦難,也有很多令人傷心的事,但我們也不需要因這緣故,而否認你是這民族的一份子。這民族也有很多黑暗,難道你只是去愛一個一切都美好的群體?」、「我們要承擔中華民族的榮譽和羞辱、困難、黑暗和希望。」甚至表明「你可以唔高興、反對、唔認同 (中國政府),也可以拎BNO甚至移民,但留得係香港就要接受事實:今日香港就係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底下」。

據本媒體記者當晚目測,講座現場的大學會堂上層沒有開放、入座率大約有八成。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