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善樂人﹕「教內人關心」或「教外人審判」﹖

0
1290

「瞓街牧師」林國璋遭基督教善樂堂解僱一事引起教內熱議。不僅基督教媒體,連《蘋果日報》和《東方日報》也作出報道。善樂堂則「沉默是金」,董事會主席陳龍斌牧師亦以法律諮詢為由,拒絕傳媒訪問。直至《有關終止林國璋牧師於本堂之職事》聲明公佈一周後,善樂堂終於在Facebook打破沉默,然而,該堂並非回應坊間質疑,而是轉載三位弟兄姊妹在《善樂週刊》的投稿。三篇文章的主旨只有一個﹕林牧師難相處,待人處事有問題﹗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鄔家文執事在《對得起》中申訴為何林牧師不信任善樂人,不向大家透露結婚大事,並驚訝林牧師視善樂人為「魔鬼!紅衛兵!特工!奪權者!」區善騫執事在《問你可聽見?》一文中申訴林牧師喜歡散播謠言,以致教會出現離心。區執事亦不滿林牧師不願開堂議會,又在教會奉獻失竊一事中未審先判。陳潔貞姊妹在《為何要走到這一步》中說林牧師經常致電她的丈夫鄔家文執事發怨言,林牧師亦不時數落鄔執事、林思漢傳道以至其他善樂人。她亦不明白為何林牧師在教會最近發生的「羅生門事件」中,一口咬定一位對教會盡心的姊妹是「犯人」,然後將這難題卸給陳龍斌牧師處理。

誠然,面對一位家長式、一言堂,滿口怨言的牧者,我也吃不消。但是,全港信徒關注的,是教會能否證實林牧師與受助越南女子有利益輸送﹖為何林牧師早於去年六月已受紀律處分兼退出董事會,一年後再被「翻舊帳」,並在特別會友大會中只獲十分鐘發言時間,然後遭解僱。

由此可見,三篇文章既不能令人釋疑,亦不能證明林牧師的言論與事實不符,反而讓人覺得善樂堂說服大家這純綷是善樂堂家事,不容其他人說三道四。結果,大家都覺得善樂堂迴避問題,惹人反感。

也許善樂人會問﹕為何教會家事要其他人指手劃腳呢﹖一如陳潔貞姊妹所說﹕「為何教內發生的事,要由教外的人審判?他們有甚麼證據?他們按誰給的供詞去作出如此的結論?」

那句「教外的人審判」,不知是否指《敦請善樂堂委託獨立委員會調查林國璋牧師事件》的公開聯署﹖然而,何謂「教內教外」呢﹖善樂堂是教內,其他宗派是教外﹖保羅說﹕「基督是教會的頭,教會是祂的身體。」(弗一22-23)這個身體不分浸信會、播道會、中華基督教會、善樂堂……各方信徒見善樂堂分裂,於是發起聯署,這不僅不是「食花生」,更是合一見證。而且,聯署者包括善樂堂的露宿者會友,以及聲稱不獲通知出席特別會友大會的教友,他們的訴求應獲正視。

至於「審判」,不能否認,部分網民未審先判,冷嘲熱諷,俗稱「食花生」﹔但是,聯署是促請善樂堂委託獨立委員會,是調查不是審判。只要委員有公信力 (例如德高望重的牧師),就有「證據」顯示誰是誰非,讓公道給予應得的人。

當然,善樂堂有權不委託委員會,但至少要認真回應疑問,而不是公開聲明後禁止網民留言,以法律諮詢為由拒絕受訪,然後發文罵林牧師。這樣,善樂堂的形象是沒法改善的。

執筆至此,朋友傳來多篇批評聯署者是「花生友」、「做戲」、「不尊重教會民主機制」、「在善樂人傷口上灑鹽」的網上留言。無論怎樣受罵,筆者仍祈求主醫治每顆受傷的善樂人心靈。容讓我以袁陳錦美 (袁天佑師母)的話作結﹕「深深感悟善樂堂的弟兄姊妹以及牧者都在痛苦和困難中,但願我們本著愛惜生命的心,以基督捨己的愛和肯背負十架的意願,同心鼓舞善樂堂弟兄姊妹向自己的教會展開救援工作。」

作者﹕鄭竣禧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