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在法西斯政權打壓下的見證

0
683

最近,中國政府對國內宗教特別是基督教的打壓和逼害,已到了無法無天和瘋狂失控的狀況。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根據不同中外媒體報道,河南近期已被拆除的教堂十字架,已達四千個以上(甚至有說七千個),遠超出當年浙江拆除的一千多至二千個。除了強拆十字架外,中共當局還要求所有三自教堂內,一定要裝上攝錄裝置,又嚴禁十八歲以下人士進入教堂,要求教徒做禮拜時唱國歌和唱紅歌,銷毀聖經和詩歌集,又強行把教堂合併,令多間教堂被關閉。家庭教會方面,情況更加惡劣,數以千計家庭教會被當局取締(近日連著名的北京鍚安教會也被取締),多間家庭教會的教牧人員被抓補和拘留(部份被毆打),甚至教堂物品也被搗毀,信徒們則被警告不得再參與教會聚會,甚至有一些地區官員,要求信徒簽署離教聲明。

除了基督教外,其他宗教包括回教和佛教,同樣受到中國政府的壓迫。在新疆多個區域,中共當局透過舉辦類似二戰集中營的「再教育營」,令數以十萬計維吾爾族回教徒,被強迫接受愛國洗腦教育。維吾爾人在教育營內要背棄伊斯蘭信仰,並膜拜毛澤東與學習習近平思想,不服從者被施以酷刑。此外,就連嵩山少林寺,近期僧人們也要參與隆重的升國旗儀式,表達對國家和黨的效忠。

著名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近日(9月10日)便於《蘋果日報》撰文,指習近平近期的多番行動,是要向國內所有宗教宣戰。林和立指出,習近平於去年開始,已提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都要接受黨的領導,意思是所有宗教都要服從於黨的領導之下,並向自詡為「廿一世紀毛澤東」的習近平效忠。林和立又說,其實習近平上台後不久,便籌劃和推動用以馴服教會的「五進」與「五化」政策,其中「五化」政策包括「宗教本地化、管理規範化、神學本土化、財務公開化、教義適應化」。所謂宗教本地化與神學本土化,就是指基督教要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尤其是要接受中共全面指揮。

隨著近期事態發展,香港教會必須認清一個事實,就是我們面對的,並不是一個正常管治國家的政權,而是一個泯滅人性、打壓人民的邪惡政體。如維基百科所講,法西斯主義如指向「一種極致國家民族主義的政治運動,強調民族復興、國家富強、強人主導國家政治、國家專權集中於一黨專政,對外漸進式侵略,對內剷除或打壓反對聲音,破壞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司法獨立等,缺乏權力制衡」,則毫無疑問,我們所面對的中國政府,就是一個法西斯主義政權。

問題是,當面對這個法西斯政權的步步進逼,作為堂會教牧或長執、領袖,我們應如何回應?還有,在這樣惡劣的處境中,我們如何向香港人解釋基督信仰確是好消息?

我認為香港教會逼在眉睫的需要,是重新反思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應該如何在當下處境,延續基督對世人的服事,並為基督作見證,和如何適切地興起和裝備耶穌門徒。

面對中共政權對國內教會的嚴厲打壓,教牧人員或堂會領袖首先不應只關注堂會營運發展的空間會否收窄,或各式各樣聚會能否繼續進行,又或能否繼續做佈道差傳工作等。因為這些問題只是以堂會或基督教界自身發展和利益作為關注焦點和最終目的,不經意地把教會矮化為與其他宗教團體一樣的民間組織,卻忽視了教會作為基督身體的特殊角色和神聖任務。

事實上,過去數十年,大部份教牧同工和堂會領袖往往只視自己為一個專責堂會牧養的人。他們關注的是堂會發展、關顧牧養、社區服侍和宣教工作等,卻很少會關心自己角色和社會、城市、國家的關係。不知不覺地,大部份教牧同工和堂會領袖的視野,都變得非常狹窄,和擁抱了一套非常功能化和偏差了的教會觀及事奉觀。

面對法西斯政權的步步進逼,當代堂會領袖必須重新理解教會與世界的關係,就是教會的存在,不是為了自身發展,而是為了見證基督,服侍世界。根據新約教導,教會乃是由耶穌基督召集出來的一班人,這班人不單領受救恩,更要走在一起組成耶穌基督的身體,向世人作見證,並活出天國子民的價值觀。因此,當面對邪惡政權對人民的剝削和打壓時,教牧人員和堂會領袖最應關注的,是教會整體應有怎樣的行動,讓世人看到耶穌基督才是世界的主宰和世人的盼望,並看到耶穌基督確是信徒群體的主,正引領教會面對強權的打壓和挑戰。

若教會希望延續基督的救贖故事,見證天國已經臨在,並以行動高舉基督的主權,便應勇於向法西斯政權說不,並讓世人知道,上帝不單不會對當權者欺壓人民的惡行視而不見,更會憐憫和眷顧那些受害蒙冤的升斗市民。在今日中國,教會說不的行動,包括不加入任何由當權者操控並以效忠政權為己任的宗教組織,不在教堂掛國旗唱國歌,不會呼籲會眾效忠任何政黨,不會停止向十八歲以下人士分享信仰等。其次,不論壓迫如何厲害,教會也應繼續服侍有需要的鄰舍,關顧老弱孤寡,和謙卑地與一切受逼迫和遭擄掠打壓的人同行。事實上,已經有不少教牧和信徒嘗試活出基督身體的見證,例如在國內,便有不少維權律師是基督徒,他們甘願與那受欺壓卻有冤無路訴的苦主同行,嘗試從法律途徑為他們討回公道;此外,在香港教會中,也有少數牧者願意持續關心和支援一些為貧苦大眾請命而參與抗爭行動的社運人士;還有,部份香港牧者會在堂會聚會中持續地為國內受打壓的人士禱告。

除了反思教會應有什麼行動為基督的福音作見證外,教牧和領袖們也應關注,就是當社會上充滿邪惡和不義時,教會如何能適切地宣講責備、審判、安慰和盼望的信息。當面對一個反人類的法西斯政權時,教會有責任向當權者宣告上帝的警告和審判。例如最近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王怡牧師便在講道中指出,他有責任告訴習近平:「他是一個罪人!他所帶領的這個政府,大大地得罪了上帝,因為他逼迫耶穌基督教會,他若不悔改,必要滅亡。」此外,教牧人員在宣講中,也應透過聖經的教導,幫助信徒明白什麼是上帝所重視也是信徒須追求的公平和公義、憐憫和恩慈。

面對法西斯政權的步步進逼,教牧人員和堂會領袖除了要關注教會作為基督身體的整體見證外,也應調整堂會牧養策略,不再以籌劃堂會事工發展為重點,而以興起和裝備耶穌門徒為牧養重點。牧者和領袖們應讓信徒(不論年齡、學歷、貧富、階層)由信主一刻開始,便明白作主門徒須付代價,若選擇信靠基督,便必須背十架走窄路,活出天國子民的身份,甚至不怕為主受苦。牧者應鼓勵會眾認定自己作為耶穌門徒的身份,要行在光明中,活出在主裡面的自由,不向任何國家主義、民族主義屈膝敬拜,卻堅持行公義好憐憫,服侍鄰舍,關懷老弱孤寡,與七百萬香港人同行。

其次,牧者們應鄭重提醒信徒,要重視群體生活,特別是團契或小組生活。信徒間應建立緊密相交、彼此守望和互相照顧的關係,以至當逼迫來臨時,兩三個信徒間仍能繼續互相守望和彼此支持。耶穌門徒應謹記希伯來書作者的提醒,即使面對逼迫,信徒群體難以舉行大聚會,但也不可停止團契或小組聚會,要繼續彼此相顧,彼此勸勉。

最後,我建議教牧和長執們也應好好裝備自己,以回應這個時代,包括(一)認識中國近代歷史,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源起、發展、治國六十九年的得失和如何走上法西斯政權之路;(二)認識基督教會歷代以來面對強權的歷史(由張慧嫈編輯及德慧文化出版的《仄徑舛途—全權管治下的教會》是一本值得推介的書籍);(三)認識納粹德國管治下德國教會的歷史;此外,王怡牧師的《歷史是大寫的基督》也是一篇值得參考的文章。

盼望香港教會在法西斯政權打壓的陰霾下,不會膽怯退縮,卻能持定元首基督,透過適切的行動和宣講,向世人展現基督身體那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作者:馬保羅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