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我們的孩子將來向人下跪!

0
983

除了君主立憲制(Constitutional monarchy)以外的君王,歷代帝王都是獨裁者。可惜,近代很多可怕的大獨裁者,如毛澤東、斯大林、希特拉、墨索里尼或佛朗哥、和金日成等等均沒有帝王身份,皆是平民出身,他們是怎樣成魔的? 

古代封建社會制度附予皇帝獨裁權力。近代世界各地經過無數次流血革命,思想啓蒙運動後,推翻了封建帝王,終於建立了共和政體,但為何世界各地,仍有一個又一個没有帝王血脈的獨裁者誕生?我大膽認為問題不是出自制度本身,「獨裁統治者」是民衆自己培養出來的!

撒母耳記上,8:18-那時你們必因所選的王哀求耶和華、耶和華卻不應允你們。

在舊約聖經中,撒母耳記上,以色列人要求撒母耳為他們立一位王治理他們。萬軍之神 耶和華 不喜悦,並籍撒母耳告戒以色列人,將來的王會如何勞役他們,如何佔奪他們的財產。那時衆民必哀求 耶和華。那時正當士師時代末期,與非利士人爭戰頻繁,在亂世中,人們都渴望拯救者出現,而亂世也是造就獨裁者的好時機。

回說今天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你手上的一票,是四百五萬分之一議員的任命權(假設全港有450萬選民)。你是投票「任命」他/她,而不是「擁護」某候選人,把自己說成是某人的支持者也不對,你盡其量是支持他/她的政見。因為「擁護或擁戴」這個動作很危險,很容易變成培養獨裁者的第一步。代議士們應是由人民從上而下任命的公僕,而不是拯救者。

列寧提倡馬克思主義拯救俄國人民,結果是造就斯大林獨裁者和其後的專制政權,讓俄國和全東歐陷入萬象深淵。希特拉提出新秩序,企圖讓德國人從一次世界大戰的廢墟中振興,但結果是讓大批德國人上戰場送死。我在這裏不是要談論馬克思主義或新秩序的好壞,我是想以此指出,這些在亂世跑出來的「拯救者」,都各自帶着偉大政治理想,並同時獲得百份百人民的盲目「擁護」。當民衆聽「拯救者」的演說,聽得如痴如醉的時候,他們不單止獻上忠誠的擁護,更不知不覺把自己的性命也獻上了。 這是獨裁者誕生的初期。

今天的香港,我感覺到有以上所說的「初期」現象。香港被港共政權搞到一塌糊塗,有點兒亂世之象,很多今屆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不管老、中、青都以拯救者姿態出現,他們都是能言善辯,演說動聽,並且有一大批粉絲盲目「擁護」。是屆選舉,抹黑、種票、恐嚇、無理褫奪參選人資格、故意延誤郵遞某陣營的文宣等等,這些固然可怕。但恕我杞人憂天,我更害怕「拯救者」乘時崛起,演變成獨裁者。獨裁者自然會建立獨裁政權。

毛澤東原是圖書館管理員,希特拉原是失業退伍軍人,墨索理尼本是記者………他們不過是普通人,只是人們把他們擁戴起來成為獨裁者矣。末世人們耳朶發癢,愛聽假師父的道理,心中無神,自制偶像。除了耶穌,根本沒有完全人。

今天被墨索里尼處死的人,就是昨天墨仍是記者的時候,向他獻上忠誠擁的人。盲目向政治組織領袖獻上忠誠擁護,等如把性命和下一代都交託給他人。你試想想,這些什麼「拯救者」,只不過是某天在街上,伸出其魔抓向你派宣傳單張,哄你給支持的某人。為何要聽命於他/她?為何要被他/她處死?為何要向他/她下跪?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僕人不能大於主人、差人也不能大於差他的人。」(約翰福音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