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我們控制不到,但有些事我們可以做

0
883

香港基督徒學會上周五晚主辦研討會,邀請四位嘉賓,與在場人士討論今年基督教選委應否放棄十席。研討會曲終人散,留下的卻是一股無力感。會上,嘉賓和會眾的思緒似乎都圍繞着必須棄席的理由,卻較少有人反思:保席的必然理由又是甚麼?如果席位是如此無足輕重,連一個保住的理由也沒有,棄席則呼之欲出。但部分嘉賓和會眾對參選仍有期望,以為透過制度改變特首選舉的結果仍有那怕一絲的希望,這種想法顯得荒誕不經。只要在上網略為搜尋,過去幾屆的教內選委選舉的不公事宜罄竹難書,連胡志偉牧師也忍無可忍,決意退出相關的督導委員會。選委選舉實在百害無一利,抱有幻想的朋友似乎忽略了禤智偉教授的諫言:

//教會實際上沒有『妥協』的餘地,我們連參與政治商議的資格也不具備,教會也沒有甚麼可以拿出來跟當權者買賣交換;教會更加無權無勢,可以去向政權施加壓力。根本從來在教會特區的政治生態,教會在談判桌上並不佔有當然的席位,我們也不擁有任何的政治籌碼,可以左右大局。//(《思》137期)

但無力感的主因在於:協進會有最終的決定權。即或最理想的假設,有足夠的支持棄席聲音,又或大眾在實踐快必的「雷劈計劃」上取得共識,亦未必能左右結果。協進會仍然有置若罔聞的本錢。協進會真的會願意放棄特權,宣布棄席,動搖憲法,從而引起社會廣泛的關注,甚至,即或此舉會得罪「阿爺」?我不抱樂觀。但戴教授的見解非常重要,研討最重要的是引起教內人士的注意與討論。改變本地信徒政治冷感的氛圍,不是「一錘定音」的告訴肢體「是或非」、YES or NO”,反之研討的過程才是治本的藥石。

我們未必改變到協進會的決定,但我們作為教會的一份子,對於政教關係的不潔,必須正視,亦應鼓勵其他肢體關注教內選委的去向。可見,今次是教會政治觸覺成長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