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保羅你錯了,棄席才是負責任

0
781

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本周初接受《南華早報》訪問,對於要求今屆特首基督教選委退席的聲音不斷高漲,他指出「棄席是不負責任的行為」,筆者要說:鄺保羅你錯了,棄席才是負責任的行為。

前日錄音「門徒公義」,最後一節談及鄺保羅「棄席不負責任說」(節目將於周一晚9時播出)。網上當然有很多人批評大主教,卻鮮有認真分析。筆者錄音後覺得未能充份表達想法,所以特別再撰此文。

《南早》於上年12月被中國商人馬雲旗下阿里巴巴集團收購,於元旦上任的總編輯譚衛兒,與國務院港澳辦、新聞辦關係密切。身為全國政協的鄺保羅,上北京與官員開完兩會後,便接受一份中資背景的報章專訪,有何重要訊息透露呢?《南早》該篇專訪題目 ‘That’s irresponsible’: Hong Kong’s top Anglican rejects calls to give up Christian seats on body electing city’s chief executive”,開宗名義道出,大主教是反對棄席、認為要保席。


鄺保羅反對的理由是:反對者可以不參與選委選舉,但不應損害教內其他人士的權益,稱棄席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筆者要質問鄺保羅:教會究竟該向誰負責任?大主教聲稱「棄席是不負責任」,負責當然是有對象,例如丈夫要向妻子負忠貞的責任、父母要向子女負養育的責任等等。大主教沒有明示答案,筆者推斷是「政府」。因為自回歸後,基督教協進會受政府授權,每屆舉行教內選舉、交出十位選委名單。現時包括「門徒」、「傘基盼」等團體及信徒的棄席要求,均是針對協進會,故此一旦發生棄席,首當其衝,協進會便要向政府解釋、回應等等。

於是筆者要問:教會、甚至協進會,是要向政府「負責任」嗎?我們當然要向上帝負責任,未來在天家還要「交帳」;在教會,向信徒負有教導、培訓等責任;在社會,我們向未信者、弱勢者,也負有福音、關顧等責任……但對於政府呢?基督新教鼎持「政教分離」的大原則,不應該、也不可能成為統治者建制架構內的一部份,甚至迎合、執行一些明顯不公義的政令。若要說此時此地的教會,究竟要向現時政府負上什麼責任,筆者會說:為無聲者和受欺壓者,向當權者中肯、敢言直諫,就是當代香港教會要負的責任了。

然後筆者會再問:在基督教選委一事上,教會、甚至協進會要怎樣做,才是最負責任。正如上文所述,我們負責任的對象是上帝、是信徒、是福音對象、也是弱勢者。今天香港社會怨聲載道、民不聊生、年青人或市民看不到將來,現行的「欽定式」特首小圈子選舉,明顯是制度暴力,不義地剥奪了七百萬港人憑本身意願推舉、選出領導人的權利,更是剥奪了一份對將來的希望,這也是我們前年參與佔領的願望。

在基督教選委一事上,教會通過主動放棄十席,表達對於不義選舉的嗆聲,繼而帶動社會發生衝擊,這是最負責任的行為、也是最好的見證!繼續行禮如儀地向政府交出十席名單,無論說什麼「被動配合」、「保留實力」、「制度內抗爭」等藉口,筆者那怕你喊得聲嘶力竭,大眾也是聽不到──我們只會在明年,見到那十位基督教選委,隨同其餘一千一百九十位選委,在北京「強力」操縱下,產生七百萬港人無份決定的特首人選,再重覆過去廿年的回歸命運。教會屆時還有顏面開佈道,宣佈「主愛臨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