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我一個繼續奉獻給堂會的理由

0
462

基督教協進會剛完成選委抽簽過程,產生咗33名候選人進入第二階段的抽簽。協進會嘅選委產生辦法明顯係對大宗派領袖有利,並沒有體現基督教應有嘅平等和公義。但更令小弟氣憤,就係全港僅得3個宗派抽D組,68間堂會抽B組,比例之少係更加值得弟兄姊妹關注,因為呢D數字反映咗宗派與堂會嘅深層次問題。

如果有堂會、宗派夠膽表明整個選舉根本就係不公義,拒絕參與小圈子遊戲而選擇棄席,小弟會萬分尊重,但可惜並唔係咁,事實係絕大部分宗派同堂會都無入表抽簽,原因不外乎係要持守所謂「政教分離」立場,其實佢地係完全錯誤地理解「政教分離」嘅意思,好多神學教授已經解釋到口乾,或者更正確講,係堂會故意錯解「政教分離」來俾自己可以繼續蒙蔽信徒,事關絕大部分信徒都唔識「政教分離」嘅定義同來歷嘛。

亦有D則係因為避免教會撕裂,又有D以時間倉猝為藉口,選擇不參加抽簽,繼續選擇做一個離地宗教。但每逢選舉日,堂會豈不是大大聲聲叫信徒要盡公民責任咩?點解今次自己又唔積極參與?時間固然係比夠倉猝,但絕非難做的事,至少有68間堂會做得到,傳道人唔係教導我地:「只要係應該做嘅事,幾困難都要去做」咩?講到底就係雙重標準。堂會同宗派聯會何不從積極方向去諗,何不透過今次選舉,作為一個教導信徒關心社會嘅機會呢?就算真係抽中,然後投白票,都算係盡咗公民責任啊!

今日香港社會淪落,「官商鄉黑警」這龐大利益集團肆意搶奪小市民權益,但堂會繼續閂埋門自我陶醉崇拜,教會仲係咪香港社會嘅鹽同光?有冇鼓勵信徒去幫助受壓逼的一群?而更令人激氣嘅係,一D基督教宗派聯會高層,一向同建制過來甚密,甚至盲目支持建制,如今係咪已經發展到「官商鄉黑警教」呢?

當我地每月奉獻俾堂會,然後堂會上繳俾宗派聯會,而宗派聯會頭頭就正係偏幫呢個利益集團,甚至係集團之一員,有份於欺壓剝削。而且响今次選委抽簽事件中,宗派聯會同堂會領袖竟然响未廣泛諮詢會眾的情況下,就決定放棄抽簽,會友被代表了,犠牲咗大家該有嘅權利,亦平白益了親建制的宗教領袖。(當然堂會、宗派聯會領袖係會眾嘅代議士,唔一定事事要問過會眾,但一D重要決定,如購堂、開設某些事工,一般都會開返幾場分享會)。小弟有個疑問,點解我地仲要奉獻俾堂會?繼續上繳俾宗派聯會呢?

當你發現每年所交的稅款,都被政府用作維穩費,出糧俾689、唔得掂、白宮發言人、囤地波;又將我地嘅血汗錢化為禮義廉嘅蛇齋餅糭、黑警嘅長糧、興建大白象工程你有乜野感覺?傘運期間,曾經有人發起良心抗稅運動,希望以此向政府施壓,可惜交稅係會有好大後果,玩唔過,最後運動亦不了了之。

早前又有聖公會教友,因為不滿聖公會退出支持某神學院,決定唔再奉獻俾本身宗派,來表明宗派不代表我。呢個行動甚具啟發意義,華人教會信徒向來馴良像鵪鶉,不輕易挑戰教會權威。如今香港正經歷非常時期,無奈教會企得太後,兼且繼續運用權力去限制會眾積極參與社會行動,宗派聯會領袖甚至被建制所河蟹。其實教會領袖嘅資源就係來自會眾,點知俾佢地用嚟搞返自己。

奉獻係俾上帝,所以小弟好贊成信徒應實踐奉獻的教導,十分一更係bottom line。但唔一定要將所有奉獻都歸到本身所屬堂會,信徒亦可按自己負擔作出比例上分配。堂會固然有好多忠心嘅神僕,好值得信徒支持佢地,所以小弟只係鼓勵作出適度調撥。事實上,今日有更多基督教機構比堂會更缺財力,如神學院、媒體、社區關注組織,我地何不作出金錢奉獻上的調撥,好讓金錢用响更有需要嘅事工上;另方面可以向堂會發出強烈改革信號,希望及早回頭;同時亦能給予宗派聯會壓力,唔好再一面倒維穩、假中立,而要重視年輕一代信徒的訴求,回歸應有的社會角色。

如果真係發展成為一場大型自發嘅「良心調撥奉獻運動」,深信係一個教會改過自身嘅契機,到時亦會知道教會嘅係瑪門定係耶穌了。

SHARE
Previous article門徒公義第45集
Next article基督教選委投白票、東正教徒George Chu呼籲
布樂安
自細返教會,游走過不同宗派傳統,對於教會崇拜無限loop感到很無聊,對於香港社會前路感到很無助,寄語自己要無悔、無畏、無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