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金句?讀聖經?

0
1302

(編者按:今年是宗教改革五百周年,《門徒媒體》為了彰顯信徒對宗教改革的看法,貫徹「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精神,故此開闢全新專欄「宗教改革」,由不同作者執筆,期望借古鑑今,透過五百年前的宗教改革運動,檢視今天香港教會的不堪。)

今天在香港,我相信每位基督新教教友手上,都至少有一本聖經(註1),但有多少人知道,這本聖經是由多位抵抗羅馬教會的先賢先烈之鮮血換取呢?

從羅馬教會建立伊始,羅馬教會的聖經 (註2)之官方版本為拉丁文,時移勢易,隨著東西羅馬帝國分裂,及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的第四世紀開始,拉丁文在西歐已非通用語言,也沒有人以拉丁文為母語,但教廷一直禁止任何人翻譯聖經,至少直至1546年,羅馬教會召開特倫托會議,繼續重申除了耶柔米於公元第五世紀譯成的拉丁語《通俗譯本》之外,不准使用其他聖經譯本,違者會以異端罪論處。(註3)

其中最著名和影響最深遠的,莫過於約翰胡司慘案和丁道爾慘案。

約翰胡司(John Hus 1372-1415),十五世紀最重要的捷克宗教改革領袖,歷史上稱為宗教改革的先鋒,因反對羅馬教會發售贖罪券(註4),強調教會唯一磐石是基督而非教宗,翻譯部份聖經,在1414年,被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誘捕,1415年被稱為波希米亞的異端處以火刑,直至1999年12月17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方為約翰胡司慘案道歉。

丁道爾(William Tyndale 1494-1536)是十六世紀著名之改教學者和宗教改革先軀,在他的出生地英國,羅馬教會只容許拉丁文聖經,不單禁止翻譯,並且只有神職人員可以擁有聖經,也只有教宗可以詮釋聖經,丁道爾認為,任何人都應該透過讀聖經認識信仰,故把聖經譯成英文,因此被羅馬教會定罪為異端,在流亡期間,於比利時被行死刑。

在中世紀,羅馬教會很害怕一般人認識聖經,道理很簡單,因為從聖經中可以看到基督的福音,當人讀了聖經以後,便知道當時真正的異端是羅馬教會,所以,宗教改革的先賢先烈,都捨身成仁去換取閱讀聖經的自由。

但今天,在香港,昔日的抗爭者,變成站在權力一方的既得利益者,香港的基督新教教會高舉金句咭,或所謂「讀經計劃」,變相令教友們只讀教會想你讀的經文,教友們又歡喜接受所謂牧者在台上嘉許「讀經計劃」的貫徹者。大家都好像己經忘記,自己翻開聖經,從頭至尾細心閱讀,令很多所謂牧者,可以隨意斷章取義,引用和曲解聖經。

好像筆者最鄙視的香港聖公會所謂大主教及其僕人,口邊最喜歡掛著聖經話:「你要提醒眾人,要順服作官的,掌權的,遵他的命。」但這些人總不會說跟著那一句「預備行各樣的善事」(弟鐸書/提多書3章1節)

無錯,聖經是叫我們配合掌權者去行善,但絕不是叫我們去配合掌權者行惡,去槍殺示威者,去毒打虐待被捕者,去叫被虐待的示威者請菲傭,更不是去當一個殺害基督徒的政權所施捨的政協!

這位所謂教會領袖又經常引用聖經「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天主的,凡掌權的都是天主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天主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馬書13章1-2節)

但各位,如果你們有讀聖經,而不是背金句的話,一定記得在使徒行傳第四章記載,當時的宗教領袖掌權者,禁止使徒彼得和約翰繼續傳講福音,兩位使徒回答說「聽從你們,不聽從天主,這在天主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行酌量罷,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宗徒大事錄/使徒行傳4章19-20節)

最後,彼得和約翰沒有聽從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的告誡去順服掌權者,反而違背掌權者意願,不斷傳講福音,教會也不斷興旺。到底誰人說的是真福音,誰人是假先知? 我相信顯而易見吧!

另外,金句咭有上述這一節(宗徒大事錄/使徒行傳4章19-20節)聖經嗎? 沒有!那麼,金句咭是希望大家能真正理解福音,還是所謂教會牧者,希望鉗制思想,讓大家所知道的福音,只是他們斷章取義後的「福音」呢?

今年為宗教改革500周年,大家已不用以生命和鮮血,就能讀到聖經,但大家不要忘記在中國大陸,聖經依然是禁忌,今天,請大家認真打開聖經去閱讀,不要斷章取義,不要只背金句,多留意前文後理,多留意歷史背景,對教會的錯誤放膽批評,這才是真正的基督新教、真正的宗教改革靈魂所在。

願天主祝福大家!

壽包(俄羅斯東正教基督徒)

註1:從這裡開始文中的聖經一詞,是指基督新教經馬丁路德重新編輯的聖經,舊約39卷、新約27卷,因為自約第四世紀開始,天主教聖經為舊約46卷、新約27卷,東正教(希臘、斯拉夫國家、君士坦丁堡)聖經為舊約50卷、新約27卷
註2:這裡的聖經一詞,是指天主教聖經舊約46卷、新約27卷
註3:東正教世界的聖經,是以當地主要語言作譯本,容許一般人閱讀
註4:在該次發售的贖罪券,是因為教會當時出現雙教宗鬧劇,得到的金錢主要用作攻打教會內敵對派系,跟16世紀馬丁路德所以批評的贖罪券發行原因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