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麟圍爐取暖 後患無窮

0
1252

基督教內圍爐取暖的功夫,可算一絕。只要執掌神學院院長一職,教內又備受推崇,名聲自會更響亮,說出來的話自不然被視作真理看待。如果滲雜歪理在其中,主流信徒懶於分辨駁斥,客觀效果不是好像福音書所說 —「瞎子領瞎子」嗎?

一個「爐」是如何「圍」出來呢? 若用供求角度去看,有需求就有供應。事實上,主流信徒從不喜歡政治爭拗,喜愛「和平、合一、和諧」,但凡遇到社會上任何不公不義之事,總能以「政治與教會無關」、「要政治中立」就矇混過關。面對社會批評教會之聲音,大部份信徒甚至啟動「自我防衛機制」,過濾不利於教會的言論。他們不接受還好,更差的是拒絕之餘還「妖魔化」那些提出問題的人。教內領袖因應信徒這種「需求」應運而生,兩者之間成為一種彼此依賴的關係。

其實,建道神學院院長梁家麟所用的板斧都是相同。只不過,他耍手段耍得更高明,先將半真半假的「維穩」文章滲入神學院通訊之內,務求讓神學生們意識到神學院的「官方立場」。同時,在遣詞用字方面,盡用「激進反對派」、「新自由主義」、「新包裝的社會福音」這類非理性的標籤 (註1) 在批評者身上。

如此一來,他既可盡佔道德高地,又能牢牢主導教內輿論,神學生因而「被代表」了。左報如大公文匯之流不知用過多少遍「反對派」這詞攻擊民主派,筆者很懷疑,梁院長讀得文匯、大公報太多,以致不能抽離共產黨的思維方式。無論如何,主流基督教界的「建制洗腦」機器從無停止過。

他所寫的文章題目是「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註2),表面上分析本地教會為何停滯不前的三個原因:佈道植堂發展模式有待轉型、領導層轉換帶來失焦、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不過,頭兩點只是「煙幕」而已,最後一點才是文章用意。他的用意可算十分惡毒,為了掩飾親建制立場的真面目,不惜將所有批評聲音簡化為「被政治騎劫」。

實際上,梁此人連何謂「政治」都不清楚。已故的孫中山先生一針見血:「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便是政治。」,亞里士多德亦指「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當權者經政治制度作出的決策會影響著人民的生活,生活就是政治,從來都不可能分割。教會身處於社會之內,信徒牧者與普通人一樣需要維生,同樣會受著政策影響生活,豈能簡單地將教會、生活及政治割裂?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早前「鉛水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很多住公屋的市民深受其害,他們不但需要一口乾淨食水,還期望有主事官員問責。很可惜,特首參選人、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以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迴避,還膽敢稱自己「天堂留左個位比我」。敢問梁一句,這是生活問題還是政治問題? 更核心的問題是,若這類鉛水苦主走進教會裡,又或者有教會肢體深受其害,想向牧者傳道分享箇中的辛酸痛苦和希望其他人關心此事。按梁的邏輯,他們算被歸類為令教會被「政治化」的一群人,甚至會將關心的人當成他口中的「新包裝的社會福音」。筆者實在低估了梁脫節離地的程度,也正正顯示主流教會思維方式危險之處。

所以,梁所指的教內聲音「教會對政治冷漠、對社會公義關懷不足、錯誤理解福音內涵和教會功能」之評價非常公道。不少主流教會長久以來無談清楚信仰的真實,只談神愛世人、信耶穌上天堂,少談罪惡、公義、悔改,甚至以加入教會作為終點 (3)。梁故意窄化基督教信仰為個人追求的層面、不問世事,以致對於社會上結構性的罪惡、制度上的不義全然不顧,才是值得批評的地方。

然而,梁繼續模糊焦點、顛倒是非,隨意安插罪名「決志者最應決志歸入示威行列,而非加入教會」於批評者身上。先不論示威在香港是合法權利,聖經確實無提及耶穌面對不義以示威、遊行解決,不過聖經同時有記述先知 (如彌迦、以賽亞、阿摩司、耶利米) 如何聲嘶力竭地力斥當時的君王和以色列民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更宣告審判來到要他們速速悔改。

事實上,舊約先知看到社會結構性的罪惡影響著人的生命,不知道梁院長夠不夠膽將「政治化」、「社會福音」兩個罪名安在先知的頭上? 「示威 Vs 加入教會」兩者從不是對立的關係,「示威 Vs 個人層面行出神的公義」亦能並存,梁院長故意製造偽命題實是其心可誅。

不得不提的是,梁院長上綱上線之功夫 (4) 當真無人能及。如果這情況真的發生,他還能安安穩穩在建道神學院擔任院長之職嗎? 梁所寫的連番歪理,能夠廣傳於神學院之內嗎?

無可否認,梁於福音派內名聲甚豐,故此找到同聲同氣之人絕非難事。不過這種人,以搶佔聖經詮釋權為樂,聲言要「捍衛聖經權威和傳統教義」(註5)。如果梁真的在意聖經權威、傳統教義,那麼特區高官、議員擁有信徒身份的絕不少,不過近年特區政府倒行逆施、民心沸騰,這班狐朋狗黨真的活得出神標準的公義嗎? 退一步說,若一個人重視傳統聖經權威,難道能對社會壓搾貧窮人、強暴欺壓之事無動於衷嗎?

簡單一點而言,面對打壓人民的當權者,梁及其一眾福音派領袖不敢明言「捍衛聖經權威和傳統教義」,卻對一群教內持有異見的信徒舉起這幌子。如此,不是欺善怕惡又是什麼?

至於「社會福音」這term,更令人啞然失笑。耶穌的確不是要做猶太人的王,但耶穌關顧貧窮人,治病、趕鬼,不會容忍昔日法利賽人及宗教領袖輕視貧窮人,而且福音書多次記載耶穌與法利賽人之間的衝突。再按梁的說法,耶穌所傳的又是否「新包裝的社會福音」?

在「路向重尋」及「補記」部份,內容了無新意,全以圍爐取暖、自封武林盟主為主軸,只不過重新加強此文的「維穩」目的。無論如何,梁只能淪落到用抹黑手法去批評一些試圖想教革教會的人,又想將自己困於學術象牙塔內,更期望主流福音派教會圍爐取暖。如果這種目中無人的領袖繼續執掌教內要職,犧牲的不只建道神學院名聲,本地信徒也只能被「瞎子」所領。

1:

https://www.abs.edu/site/assets/files/59457/abs_186_txt_finaloutputversion.pdf

(p.3 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第23)

2:

https://www.abs.edu/site/assets/files/59457/abs_186_txt_finaloutputversion.pdf

(p.2-4)

3:

https://www.abs.edu/site/assets/files/59457/abs_186_txt_finaloutputversion.pdf

(……呼籲人們悔改並加入教會乃只顧自己的利益(所以決志者最應決志歸入示威行列,而非加入教會)

4:

https://www.abs.edu/site/assets/files/59457/abs_186_txt_finaloutputversion.pdf

(……總之,香港教會和教牧彷彿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中國,得在各個批判大會上接受革命羣眾的再教育)

5:

https://www.abs.edu/site/assets/files/59457/abs_186_txt_finaloutputversion.pdf

(……必須不客氣地指出:出道數十年,我從未見過在福音派的陣營裏,新自由主義與新包裝的社會福音的論調竟如此高亢,而捍衛聖經權威和傳統教義者竟如此怯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