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聖經?

1
1926

誤解
相信香港很多基督新教徒知道,天主教和新教的聖經內容不同,筆者知道有很多新教牧者說是天主教加了次經到聖經內。上年年底,我出席某間新教神學院討論天主教的講座。當中那位所謂神學博士也居然同樣說天主教私下加入次經到聖經內。當時我問他「俄羅斯東正教聖經舊約有50卷經卷,請問怎樣解釋」?那位新教的神學博士無言以對。有很多新教組織,特別是新教浸信宗或基要派,誤以為天主教把次經加入正典內, 令人笑話。

基督教及天主教的聖經
嚴格來說, 天主教和基督教的舊約有分別, 而東正教則視乎不同宗主教教會其聖經內容也略有不同,例如埃塞俄比亞東正教的新約多了數卷經卷。那麼,新教和舊教(天主教和東正教)之間的聖經為什麼不同呢?不如捨繁入簡,單單以香港人較熟悉的天主教聖經和新教聖經做比對。

新教聖經舊約缺少了多比亞傳(Tobit)、友弟德傳(Judith)、瑪加伯上卷(1 Maccabees)、瑪加伯下卷(2 Maccabees)、巴路克(Baruch)、智慧篇(Wisdom)、德訓篇(Sirach)、部份的但以理(Daniel)和以斯帖記(Esther)。

這些就是新教口中所謂的旁經、後典或外典(Deuterocanonical Books)。一般認為,這些著作是猶太教抄經士在後期加入,或在翻譯的過程裡納入。但是也有幾卷的亞蘭文和希伯來文的抄本在死海古卷中被發現。次經不同於偽經,偽經的內容被正統神學認是否定基督的救恩,或與聖經教義相違背,或令基督教信仰動搖;而次經只是未被納為新教認可為舊約正典。

版本不同的原因
要了解新舊教的聖經為何不同,讓我們首先重溫古以色列的歷史。在公元前336-323年, 即新教聖經所謂的兩約之間(他們的聖經沒有記載的時間), 當時 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了大片土地, 其中包括了古以色列。不同於以往的征服者, 亞歷山大認為希臘文化是最崇高和先進,所以他將以色列以殖民地方式希臘化,將希臘語言作為教育和官方語言,藉此將希臘文化由裡至外滲入古以色列。所以由亞歷山大大帝駕崩,到公元前63年羅馬帝國征服古以色列,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和其他近東地區的人已全然希臘化,影響及至猶太人的母語和書寫語言。

當時的猶太教的經卷以文本方式保存,當時未有猶太教正典。因著希臘化緣故, 一些被希臘同化的猶太人把猶太教經卷翻譯成希臘文,或以希臘文寫成新的猶太教經卷。於是,猶太教經卷出現了兩種語言文本,即希伯來文本和希臘文本)或稱七十賢士本)。不同文本都有關於彌賽亞的預言,但文本之間的內容不相同, 希臘文本有較多內容,那些內容正是剛才所提及的旁經、後典或外典。希伯來文本內容較少,概括來說,有部份是翻譯成希臘文後散失了、有部份是戰亂散失了、有部份是本來是用希臘文寫成的(例如智慧篇)。

希臘文本在當時較為普及, 因為有很多猶太人的母語己經是希臘語。但對於很多傳統猶太教教士而言, 希臘文化語言對猶太教的影響是瘟疫和災難。再加上 約公元33年基督死在十字架上, 基督信仰開始在猶太人之間和羅馬帝國內高速散播,猶太教士為了保存猶太教信仰的純正,於是在約公元100年為猶太教召開正典會議,又稱Council of Jamnia(或稱約公元90年,有一部份學者不認同Council of Jamnia曾召開過,筆者傾向相信會議曾召開),他們最後決定以希伯來文本作為猶太教正典, 變相將那些次經排除在門外。但有部份基督信仰學者認為,將次經排除門外的更重要目的是要儘量要阻止基督信仰的傳播,因為早期教會是採用希臘文本,而希臘文本之中很多內容都有提及彌賽亞的預言,例如寫於公元前約100年的智慧篇(2:12-20)說道:
「我們要陷害義人,因為他太令我們討厭,反對我們的作為,指責我們違犯法律,控訴我們品行不檢,
自誇認識天主,自稱是上主的僕人,
自充我們思想的裁判員,我們一見他,就感覺討厭;
因為他的生活與眾不同,他的行徑與人兩樣。
他竟將我們視作雜種,遠避我們的行徑,像遠避不潔之物;聲言義人有幸福的結局,且自誇有天主為父。
我們且看他的話是否屬實,看他究有什麼結局。
因為,如果義人是天主的兒子,天主定要幫助他,拯救他脫離敵人的手。

來罷!我們用恥辱和酷刑試驗他,查看他是否溫良,考驗他是否忍耐。
我們判他受可恥的死刑,看他是否蒙受眷顧,如他所說的一樣。」

內容彷彿預言當時100年後出現的耶穌基督。之後,在約公元400年左右,因著異端不斷出現,早期教會依樣葫蘆地多次召開會議討論那些經卷該納入為基督信仰的聖經正典。要留意,天主教和東正教是在600年後的1054年分裂。更重要的是,新教和馬丁路德是一千一百年後才出現!但早期教會會議跟猶太教會議截然不同的是, 希臘化影響不在聖經正典取捨考慮之列, 教會不會因為文本是希臘文就把之剔除在正典以外。何況,大部份新約都是希臘文寫成的,加上希臘文本實在有助於基督信仰。所以早期教會採用了希臘文本作為舊約。1517年, 馬丁路德跟天主教決裂,也拒絕君士坦丁堡東正教宗主教的邀請,私下建立信仰組織。路德不認同早期教會對聖經正典內容的議決,路德根據當時文藝復興對考古學理解,採用了希伯來文本作為舊約。所以,新教的聖經就缺少了次經,。事實上,馬丁路德不但拒絕採用希臘文本做舊約,將次經剔除,他甚至曾打算把雅各書也一併剔除, 因為雅各書的內容跟他所主張的「單單因信稱義」有出入。 當然, 此舉因受到路德追隨者反對而擱置。而且, 路德也曾嘗試修改羅馬書3:28,「因為我們認為人的成義,是(單單)藉信德,而不在於遵行法律。」以支持他的主張, 那怕路德明知道「單單」(solely)這詞語不論在希伯來文本、希臘文本或拉丁文本都未曾出現過。路德辯解稱這是為了避免羅馬教會透過聖禮和行為對人的轄制而加上去的。

所以,不論天主教或東正教,都沒有增加聖經內容。反之,是馬丁路德自行刪減的。而因著這個新教傳統, 每個牧師都可按自己理解去解釋聖經及聖禮, 導致今天包括香港在內的新教教會之混亂,新教各教會組織各自演譯,甚至不同支派之間的洗禮也互不承認。

1 COMMENT

  1. //馬丁路德不但拒絕採用希臘文本做舊約,將次經剔除,他甚至曾打算把雅各書也一併剔除//
    丘恩處博士的《舊約約概論》第53頁提及,馬丁路德在1534年翻譯出版的德文聖經是包括舊約次經。新教一直有用舊約次經,1611年第一版King James Bible就包含了14卷舊約次經,新教把次經完全剔除是在十九世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