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諳教院升格歷史 推學生送死 張仁良馬時亨辭職吧

0
197

雖然個人甚為不滿蔡若蓮成為教育局副局長,但仍願上帝的安慰臨到「姊妹」蔡若蓮一家。此外,希望她從悲痛中走出來,認識及活出基督,叫那些恭喜蔡匪若蓮之子魂歸西天的人後侮。

回到正題,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及校董會主席馬時亨對教大民主牆事件的回應,實在教人心寒,倒抽數口涼氣。他們無視教院升格歷史,更將學生推至社會「受死」,實非管理層應有之作為,更非教育界應有之義,請你們辭呈,有辱教育!

先說說血淚史。教育大學由5所教育學院(下稱教院)組成,於1994年合併為香港教育學院。10年前開始正名,唯2009年教資會在《香港教育學院(發展藍圖)檢討工作小組報告》中指出,教院不不應單學科,教院正名大學首次失敗。如是,教院不斷開設非教育科目(俗稱無Edu的課程),又經歷「教育風波」,險些滅校,終於今年正名。

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無視教大由教育學院組成,一開始就高調公開事件,根本就不是想教育學生,而是推學生出去「送死」!他主動讓傳媒知悉事件,讓一件明明是校園內政事件,發展成給別人攻擊自己學生的機會;容讓非教大的人員或學生在校內示威,影響上堂;更甚者,他沒有制止高清的鏡像錄像外流,使相中人在未審的情況下被公審。作為教育大學的校長不但沒有像教院風波中的莫禮時保護自己學生,更竟有如此對待學生,「涼薄」「冷血」實不為過。此等校長,不要也罷!
至於自稱「教徒」的馬時亨,不單毫無教徒樣式,更無視教大升格史,硬說貼大字報為教師。作為校董會主席,明言「追究到底」,追的正是自己的學生!這種校董與李國章無礙,實有礙大學正面發展。而且「我想問家長,想不想張貼標語的人,日後成為你子女的老師」一句,很明顯是希望家長們一起公審張貼者,強烈使願張貼者下場更慘。這,就是大學的校董會成員?下台吧!

更慘的是,有人把標語主角換成中國異見者劉氏夫婦,而張、馬二人頓時離奇消失。作為教育工作者,理應一視同仁。劉曉波及劉霞被軟禁,前者更因廷誤就醫而枉送性命,後者被消失,過著慘無人度的生活。然而張、馬二人無視張貼者的行為。如此才是「唔係人、冇人性」的表現!

因著大字報是教育局副局長之子,就說超越人性道德的底線,請先問問什麼大學生叫涼薄?美國發生911事件,一群某國的大學生歡呼;日本311大地震,某國大學生說活該、抵死。兩國發生令人類悲痛的大事,就因國家情意結,竟然違反人性地歡呼。事情若發生在教大(也有這可能,因為教大內有不少內地生),張仁良、馬時亨會否要追究?頂多是發出「極度遺憾,予以強烈譴責」之類的門面說話。所以,真正涼薄的,其實就是張馬二人!

筆者憶起教育學院「大學正名工作小組」的一段電郵內容:新校徽(指現在的校徽)將成為教大的象徵,期望新校徽可以連繫教院及五所前師範學院的悠久歷史 及帶出活力充沛、力求進步、自信及充滿希望的感覺。現在回首,校徽即或能帶出以上理念,無奈在上位者不諳歷史,又推學生送死,校徽再有意義,也敵不過人的破壞。為了討好國家,犠性學校,實在枉為校長、校董主席!

「門徒」同工登記:http://apostlesmedia.com/joinus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