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控政府監視議員行蹤 私隱專員:議會不屬私隱期望高地方

0
929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前日向私隱專員發公開信,質疑政府監察議員行蹤,此舉未得議員同意、並不公平。私隱專員回應,立法會議員身處的環境,並不屬於私隱期望高的地方,故不涉及議員私隱問題。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私隱專員公署於同日刊登新聞稿,逐點回應。公署指所收集資料僅是議員在立法會大樓內公眾地方位置、行蹤,議員身處的環境並不屬於私隱期望高的地方,故不涉及議員私隱問題。又指《私隱條例》只規定必須是以合法、公平的方法收集資料,但並無規定要事先取得當事人同意。至於政府保留議員行蹤資料半年仍無刪除,公署就稱法例並無訂明時限,只要求保留資料時間,不能超過達致原來目的實際所需。

關注香港人權和法治的法律界組織「法夢」,早於4月27日於《立場新聞》就事件撰文,指不敢苟同公署指監察及紀錄個別議員行蹤單純屬於「通傳應變職務」,「法夢」更指「行政機關『監控』立法會議員個人的動向,基本上是為當權者的政治方便服務,背後難謂有與傳媒工作同等令人信服的法理依據及公益支持。許議員或許反應過激,但他所關注的私隱權問題是有其根據,亦牽涉政府權力界線的公眾利益。」私隱專員黃繼兒在回應許智峯的「七問」時指,「通傳應變職務正是協助政府司局長確保議案能適時審議」,可見「監控是為當權者的政治方便服務」之見成立。

「法夢」的文章稱《私隱條例》為無牙老虎,公署並無實際執法權力。而鑑於「個人資料」的定義在《條例》中相當模糊,「法夢」援引歐洲人權法院的定義,即「有系統地收集及儲存某些人士的資料……即使相關資料是在公開場合收集或僅與該等人士的專業或公開活動相關 ,收集及記錄有關任何人身處的地點及其在公眾場合的行蹤的資料,也構成干擾該等人士的私人生活。」加拿大法院亦指出,知道了一個人在何時、何地在公眾領域裏做了什麼,或會洩露該人的生活習慣及個人選擇等私密資訊,因此違反市民對其個人私隱保密的合理期望。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