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事工聲明:對某個網台節目再次抹黑深感憤怒、遺憾

0
1747

某個網台於今年3月份曾抹黑《門徒事工》發起杯葛立法會311補選為「收共產黨錢」、「被收共產黨錢的衰人教壞」後,於6月30日再次攻擊我們有關協進會性別公義事工《不再沉默》發佈會的報導及發起「強烈要求博浸堂主任管委下台 不滿倪立賢性侵」的聯署,意圖使外界產生誤解。我們對於某網台此種抹黑行徑表示非常憤怒、遺憾,並發此聲明,以正視聽。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我們發現,教內外的媒體對於「博浸性侵事件」之焦點,只放在「教會性侵事件嚴重,所以要加強教育」、「教會缺乏防治性騷擾政策所以要制定政策」上,但完全忽視「堂會專制霸權」這點,導致事件嚴重失焦。早於上年9月,受害者已向博浸管委正式投訴,然而教會非但無向警方報案的意慾,更多番刁難受害者,包括叫她們「唔好報警」、「倪牧師情緒唔好」,甚至被質疑「作故仔」。博浸管委知情不報,縱容包庇性侵者倪立賢繼續擔任該會主任牧師多達8個月的時間。所以,身為管委會絕對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發動聯署並非單單針對倪立賢牧師,而是要針對博浸管委多月來所犯的結構性罪惡並向教會問責,即是包庇性侵者及孤立受害者。

此外,我們更發現堂會霸權程度已經去到一個強扭聖經經文、奴役信徒、迫使耶膠放棄獨立思考以順服堂會取代順服耶穌的地步。每當發生類似性侵事件,堂會總搬出「牧師都係人,人人都會犯罪」、「要饒恕」這種歪曲聖經的教導,一群耶膠便毫無條件地服從,連「報警」這種基本常識都失去。事實上,教內名牧如盧龍光、何志滌長期散佈替共產黨、特區政府維穩的教導早已不是新聞,但他們同樣會得到教內耶膠的青睞,甚至轟動一時的「城浸廿億擴堂」醜聞,都因耶膠無條件順從教會領導層所致。有見及此,我們刊登以「結束堂會專制 拒絕教會淪陷」為口號的七一宣言,表明我們所相信的及順服之對象由始至終是三一真神,而不是散佈專制、扭曲聖經教導的堂會。

我們知道,教內性侵的問題確實嚴重,然而我們認為單單制定「防治性騷擾政策」而不針對堂會霸權專制的問題明顯是見樹不見林。縱觀香港教會近年來的醜行,包括盲目反對同性戀、對於香港社會崩壞不敢對政府嗆聲、本地多個大白象工程不表態反對,甚至樂於枉花大量金錢大攪「主愛臨香江2017」維穩福音盛會等,歸根結底並非因為教會沒有制定相關政策應對,而是堂會將自己置於上帝之上。若然堂會霸權專制持續,耶膠仍以「堂會本位」為思考,「防治性騷擾政策」只會淪為空談,犯法者仍逍遙法外。

對於協進會《不再沉默》報告發佈會的報導,若然連同早前的博浸性侵事件,教內已經發生過三宗嚴重的 #metoo事件,包括聖公會男牧師性侵未成年教友、浸聯會總幹事林守光性侵男職員、中大社會學系講師黎明教授多年前被性侵,我們想了解究竟協進會對於以上各宗引起社會公憤的事有何看法,同時希望了解他們會否作出公開譴責。作為性別公義事工的發起人,理論上對以上種種事件探取零容忍態度,譴責乃是理所當然之事。可惜,不論是正式講座部份,還是公開發問環節,曹曉彤同樣無表示任何譴責。我們翻查紀錄,協進會無對這四宗事件表態。我們相信,若然會場之內沒有參與者發問有關博浸事件的取態,協進會完全無任何意欲主動談及。由此可見,即使他們負責調查,但一到真正有性侵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們選擇單講數字不負起發聲的責任。

至於曹曉彤「份報告是譴責所有教會」的說法,我們認為是遊花園、站不住腳的。昔日新機場初開幕時,事故頻生,當時的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面對議員質詢時曾提及「政府是集體負責制」。換句話說,「集體負責」這四字代表無人需負責,因為政府是集體負責,故此不會將所有責任放在一個人身上,這說法顯然為涉事者開脫,而協進會說法顯然是異曲同工,淡化涉事者罪行。

對於協進會總幹事尹凱榮留言抹黑之事,我們認為協進會一方舉行《不再沉默》調查報告發佈會,讓公眾了解教會性侵問題的嚴重性,同時製造出關心教內性侵的一面,而我們全然認同協進會的做法,於是針對根源並發起聯署追究博浸管理層。可惜,曹曉彤作為性別公義事工負責人沒有作出公開譴責,同時尹凱榮將矛頭直指我們為「自以為公義」,由此協進會所作所為與關心性侵的一面並不相符。

最後,我們對於某網台節目有人故意含糊焦點、歪曲事實,以達致抹黑目的,我們深表憤怒、遺憾。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