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內的是是非非

0
1605

教會所發生的事,實在公眾面前有失見證。但細心想想,我們從來沒稱自己是聖人,而是罪人。教會是罪人的組合,怎不會發生紛爭失見證之事。反之,更是要告訴人,「世人都犯了罪」(羅三23)。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牧師創辦教會,由自己與太太一手一腳起家,在當中工作二十多年。相信教會多以家庭方式牧養和管治,甚至可以說是「沒有管治」。自然地,有些行政會產生沒有章法,甚至出現混亂,財政和產業的管理有時也會公和私都分得不太清楚。會友愛教會、牧者和師母,沒有怨言,或許也不敢多言。當然這種方式管理教會是不宜,更不合時宜。教會新一代的興起,對這種方式更會視為不公不義。

怎樣從舊有制度改變過來,可以大家商量和共同處理,制定新的政策和實行日期,要求所有人按章辦事。對於過去含糊不清的做事方式,若沒有違法或私人利益在內,也當不予以追究。不過,大家又指牧師不肯合作,不願溝通。對於這一方面的說法,外人當然不甚了解。但據聞,有些長輩牧者盼望在兩位牧者中間作出調停,也提出教會不宜張貼帶有批判性的離職公告,但又不為人所接受。有人為教會的和諧,避免互相指控,聯署希望有較客觀的人作中間調查了解,甚至作出調解。這又給人指為「咄咄迫人」,「網絡欺凌」,偏幫一方。近日牧師對教會在網上的公佈作出回應,多次貼文於教會網站,但均被刪除,只是在教會公佈中回應,這對人對事是否公平公義呢?

事情發展下去,我只會看到在網絡甚至是公開場合互相攻擊,不會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性。撰寫以下意見,並不表示個人支持某一方面。相信沒有人會認為牧師沒有錯誤,只是盼望能從當中反思教會遇到相類似事件,可以怎樣處理。「事不關己,己不勞心」,這不當是我們對人和對事冷漠的態度。我希望只針對事,而不是人(當然兩者實難分難離)。個人或許帶有偏見,也懇請原諒。

教會解雇牧者,當然有很多原因,很多時候,也是有理講不清的。所以通常的公告,只指出同工離職日期,但也禮貌地祝福同工在新的工作環境中,蒙上主帶領。「以後與本堂無關」,這只是世俗所說的「華洋轇輵,與本公司無關」。但信徒間,無論對錯,我們不仍是「看守弟兄的」嗎?據悉,這位創會牧師,竟被指「已不是會友了」!甚至不同意教會處事的教友,也被拒絕參加會友大會。我也不知是甚麼程序,或是甚麼神學???

或許我們覺得若不將事情公開公佈,那便令人有「黑箱作業」,甚至有人認為若「隱惡楊善、和稀泥、不撥亂反正」,就是不公義。但看見解職通告,只是指出「存在種種角色衝突之嫌」。只是「嫌」便公開罪名,這又是否公義呢?由於牧師公開反駁,教會又發出聲明,提出了多項疑問。或許這都是事實,但如果要求解釋,也只當發給當事人,而不會公開。公開便變成「未審先判」。警方查案,也不會先公開控罪,然後要求當事人解釋,只是與當事人會面調查,得出結論,才予以檢控。

假若教會認為自己已查得一清二楚,也應給與當事人在他相信的人見證下解釋。所謂「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當然不是「自己友」,而是雙方能接受有公信力的人。經過有中立人士聆聽、解釋和見證的過程,若認為牧師有不合教會管治規章,當然也可公開事情。若有違法,理應交警方調查,公開指出違法而不交警方調查,並不是包容,而是自行判斷當事人,實為不公。而且,有關牧師私人生活,續弦安排,他不告訴教會,並非犯法,也非教會規定。大家關心牧師,有沒有想及「被關心」是甚麼一回事呢?所謂關心,容易變成對牧師的公審。「眾執事惟有自嘲為『特工』,希望走在一起,相互對質所獲資訊」,這樣與牧師對質,是關心抑公審?

或許教會認為因外間「流言蜚語」,所以要予以澄清,以正視聽。假若教會已按上述過程處理事情,為甚麼需要因人的「流言蜚語」而作出諸多解釋?外人所關心的就是教會有否按合理程序處理事情,有的話,需要交待的只是過程(當然能詳盡點更好),而不是對當事人的控訴。假若過程有違公義,人家提出,自我檢討和改善,那便更好。

中國人有這樣一句說話:「言多必失。」(這是我常犯的錯誤!)諸多解釋,便容易造成對當事人及他人諸多攻擊及侮辱,甚至是欺凌。

就以其中一份公開聲明或代禱信為例,提出幾點,互相學習,彼此提醒。

相信教會也愛牧師,但用上「牧者愛美人多於愛XX堂」,那就太過份了。

「我們依然愛曾經與我們一起的XXX牧師,學習勒住自己的舌頭,不敢以牙還牙,避免與欺凌者為伍,將人『魔鬼化』、『禽獸化』、『物化』。」這樣的措詞,豈非不是攻擊他人?別人就會將人「魔鬼化」、「物化」,甚至是「禽獸化」,自己就不會?常指別人網絡欺凌,但自己又如何?

「因我不反對教會撥亂反正而身受網絡欺凌,假若因我不同意隱惡揚善而被罵,我不願和稀泥⋯⋯」,分享飽受凌辱的心境,但又多多對人作出指控。很多時候,受害者也會成為加害者,以苦毒來指控別人。當我想起耶穌默默的受苦時,我要提醒自己,我只要相信上主必鑑察,也與我同在,那就無需指出人怎樣欺凌我了。如果我有苦毒的話,個人深覺自己仍未懂得加略山的愛。

教會發出通告,均宜簡單直述,不宜加上批評,指控的字句。積極的,更宜加上對別人的祝福和安慰。

內心真的期望在今天撕裂的社會中,教會能多有包容,多有愛心,多有體諒,這樣才顯得有公義。公義沒有愛,不是真正的公義,只是自義。

年青人管理教會,充滿熱誠,真理,公義,應該值得欣賞和鼓勵,但亦盼望大家能多從不同渠道,向前人謙卑學習。分享此文,也盼望能與新進牧者分享,共同學習,盼望年青牧者不要誤會我以長者身分來欺壓你們。

最後,雖或多言,但希望不要被亂插,以致屍橫遍野!希望這句話只是說笑而已!

作者﹕袁天佑牧師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前會長)

編註:鄧巨堅乃善樂堂義務傳道,編輯曾邀請鄧巨堅允許轉刊其《回應袁天佑牧師〈教會內的是是非非〉》文章,惜被拒絕。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