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鄧巨堅弟兄之《去人性、去情感的教會觀》

0
325


巨堅弟兄竟然使用有關宗教迫害的新聞,來合理化貴會作出負面及未經證實指控的不當行為。有關宗教迫害屬「大是大非」,當中沒有甚麼可爭議的。主內肢體清楚了解與國內教會血脈相連,當然會為主內肢體發聲,甚至指控迫害教會的反信仰政權。弟兄用這例子,來說明貴會可以合理化對某主內肢體作負面指控的聲明,是不合適的,因為這兩件事是十萬九千里的分別。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第一,正如你所說「教會同時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群體」,這個「教會」是大公教會,不止是貴會肢體而已。被指控的牧師仍是主內肢體,而不是反信仰的政權。若然貴會不止是機關而是一個群體,出於愛和關心,個別主內群體絕不能這樣對另一肢體發出「未審先判」的指控。

第二,內地主內同胞受到逼迫,經過不同新聞媒體(包括官媒)客觀報道和查證,其實都是確定而客觀的事實,不用香港教會再去獨立查證。貴會的調查有否第三方查證呢?指控是否已是確定而客觀的事實?根據貴會回應,你們也明白你們的指控還沒有真憑實據,所以聲明才會用「懷疑」等字眼,而貴會竟然要再出律師信給被指控的牧師,要求對方解釋有關「懷疑」的疑點。請問,「懷疑」能成為你指控別人的有力證據,以致你們可以不顧其他肢體的感受,用所謂表達自己傷痛感受作為籍口,而恣意無理指控別的肢體嗎?不要說商業機構也不會如此任意莽為,更不要說整體教會應該是比商業機構更有愛和道德情懆的群體,你又怎能說這樣做「合情合理」呢?

第三,若貴會的行徑和處理手法,是首先將主內事務「機構化」,用公司做法來發聲明和律師信,那別人就會用一般機構的做法來衡量和評量貴會的做法。你不能龍門隨時任你搬,別人跟你說教會體統,你就說自己依法律行事、合乎章程;那別人跟你說法律和機構做法也不是這樣做法時,你又轉說聲明只是表達貴會肢體的傷痛。只按自己有利而隨時轉風向,這樣怎能好好討論?

第四,我就跟你談感受。「教會」不止是貴堂而已,傷痛也不止是貴堂38人而已,顧自己感受之餘,也要顧顧其他主內肢體的感受。在大公教會當中,別堂會肢體的勸說和監察也是彼此守望。你說別人以個人名義發出的人身攻擊,你要思想是那一方首先以整個群體來作出人身攻擊。「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裡的木屑,卻不想自己眼裡的樑木呢?」(太七3)

第五,有關貴會及陳龍斌弟兄,經常運用太18:16,來說明他們處理林牧離職是合情合理。但太18:15所指,弟兄的罪是嚴重或重大的罪(serious and substantial sin),甚至足以「被逐出大公教會(excommunication)」的(太18:17),而不是指得罪或犯著另一肢體的個人化性質。所以,貴會首先要證明林牧是「確實」且「具體」 地犯了嚴重/重大的罪,才可運用此經文。而接下來,就是私下「一處指出他的錯來」(18:16),用意也不是要作出指控,而是要提醒對方。若對方不聽,就請「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兩三個人。不是真的要「兩三個」數目,而是指出其客觀性,要有事件以外第三者,去聽取雙方的理據,以致「句句都可定準」,而不是那「兩三人」是走來一同指控被指控者。再者,在馬太福音中提到「教會」這二字也不是指「堂會」,而是整個群體(whole community)或整個教會(whole church)。這兩三個是客觀的,在現今處境下,也可以是有別於貴會的雙方公證人。可能貴會一直誤會自己就代表了「整個大公教會」,所以希望貴會能明白多些這段經文應如何在現今處境下運用,以免胡亂運用經文。

根據巨堅弟兄的看法,我身為主內肢體表達情感是「合情合理」的,故此我要表達對這文章,我實在感到失望和痛心。

共勉之!

作者:Cat Sun(主內同道)

編按:鄧巨堅乃善樂堂受薪傳道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