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性騷擾]匯動DQ義工身份 黎明大反駁:佢冇資格自稱基督教福音機構

0
1101

突破性騷擾受害人黎明、容暉聯同各界人士昨早上門報佳音遞信後,突破匯動青年下午向傳媒發出一份新聞稿回應,聲稱黎明「並非匯動員工或義工」,後者閱後反駁內容與事實都不符,斥「佢冇資格稱自己為基督教福音機構」。

(門徒公義2018年十大基督教新聞選舉開始,大家快投票!)

突破機構昨午在網站發表一頁紙的公開回應,其實,突破匯動青年亦向傳媒發出一份新聞稿,長達三頁紙。《門徒媒體》向黎明查詢,她回應指出內容與事實都不符,很難接受:「出一個公開聲明就當係交貨,覺得毋需同我哋交涉,email都只係單向通知;對我哋嘅要求,用啲唔make sense嘅理由拒絕,呢種做法,正正係我哋批評的!」

她質疑,直至現在,突破匯動青年是否還單純地把事件當作公關危機般處理,令社會大眾覺得他們有工作,能夠挽回聲譽,就ok搞掂;至於受害人的感受及尊嚴,是不需要顧及?如是,「佢冇資格稱自己為基督教福音機構,唔好再講咩與世界分別為聖,佢哋同世界根本冇分別,甚至仲差過世界;連基本道義標準都符合唔到,滿腦子都係形象工程、公關伎倆、機構利益。」

匯動新聞稿第一點聲稱申訴人(即黎明)「並非匯動員工或義工」,黎明反駁,匯動仍然是突破的國際培訓事工時,就職匯動的任生(即性騷擾真兇,身份詳情見《門徒媒體》獨家報導),負責籌辦至少兩屆突破LA camp,她也受邀幫手,與任生共事,她究竟算哪裡的義工:「匯動係咪想同我割席,話我既非職員,又非義工?即係有理下我,已經係好仁慈?之前就同我講,當我係女,女發生咩事,應該同爸爸講先,宜家就係佢仗義救下路人?」

黎明又指責,突破對她分得如此清楚,對創辦人蔡元雲卻並非如此,舉例剛過去的星期二,蔡元雲獲頒機構45週年服務獎:「突破成立45週年,即係視蔡醫一路服務突破啦,但佢早前回覆傳媒查詢會否出席公開論壇時,仲強調自己現於突破機構無任何職務、2015年已經退任榮譽總幹事,咁佢45年服務點計出來?好明顯,係連擔任突破匯動青年會長的年數都計入去啦!自己攞獎就撈埋計,對住我就分開計,咩意思呢?」

新聞稿第三點聲稱,另一位投訴人(容暉)的性騷擾投訴,她的前上司於2017年11月知悉事件時,被投訴者(任生)巳經離職。黎明反駁,根本是睜眼說瞎話,容之前上司得知此事時,任生還未離職,他是因為這宗事件,才突然離職,而機構沒有留下任何記錄和解釋:「機構俾佢自己不留痕跡地辭職,根本係保護佢,降低對佢影響,而非懲罰!」

匯動在新聞稿第二點指出,上月及本月巳安排部份員工,參加第三方機構/專業單位所舉辦有關性騷擾課題的講座和課程,又獲平機會安排明年2月及3月向全體同工提供有關防範性騷擾的教育及培訓,並協助檢視和完視相關機制。黎明反問,平機會有無教機構無權定義性騷擾?各大學校、個別基督教機構都已經建立反性騷擾政策,對性騷擾有清楚定義和處理程序,為何突破匯動堅持自己無權定義性騷擾?「投訴人的訴求,就是要機構定性任某行徑係性騷擾,如果突破匯動一開始就冇諗過要定義任生行徑為性騷擾,亦從來唔認為自己有權定義,咁點解要叫容暉進入投訴調查程序?個調查的意義係乜嘢?有冇一開始就對投訴人講明,機構就算調查完,都無權定義佢係性騷擾?」

新聞稿第三頁指出,投訴人要求公開/半公開討論事件,基於對所有相關人士私隱的考量,匯動一直認為不適宜進行,故此從未應允出席任何半/公開討論場合。黎明反駁,她們一直強調,半公開會面是希望探討,突破及匯動將如何具體實現對受害者的改善承諾,包括政策設立、時間表、步驟和標準:「請問和相關人士私隱有何相關?」機構現有機制如此不清不楚、毫無意義,竟然還強調自己公平公正,呼籲其他人使用其機制申訴,建議不要繼續浪費他人時間,立即完善自己的政策。

突破匯動青年就團體遞交聯署函件的回應

《突破機構董事會就請願行動的回應》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