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我仍是基督徒?》第六章:「基督教」的十宗病(1)一味順服的教導——不要問,只要信

0
871

耶穌基督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馬太福音9:12)如果人病了,就需要看醫生。如教會病了,應該怎樣?讓我看看,教會生了什麽病吧!這裡提出十宗比較顯著的病例,是否你也十分熟悉呢?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第一宗病:一味順服的教導—不要問,只要信!

這宗病可能源自基督教數十年前西教士來華宣教,當時普遍的香港或國内人士,一般學術知識水平也是偏低。要向他們解釋深奧的神學理論,確實艱難。信仰當時是一種著重慈惠工作,和解決死後上天堂問題的傳道特色——因爲傳統華人信仰有濃厚死後下地獄的想法。第二代的牧職人員多是從西教士訓練出來,教會為福音廣傳得緣故,重視信心教導,「順服領袖」是一個便利的做法。一來減低教會内的紛爭,二來教友知識水平仍有限,聽從受過神學訓練的教牧人員是唯一必然的做法,所以「不要問,只要信!」幾乎成爲教義一樣重要地位,起碼已經成爲一個不可割裂的傳統。

問題是今時今日,一般人知識水平高漲,大家對權威的言論,有足夠的批判能力提出質疑。教會「領袖」的知識水平反而未必跟得上教友或慕道友。結果,「領袖」爲了維持威信,教育會友「順服掌權」變成另一種操控會友的工具。本來「順服」並非壞事,只是當失去「更正」能力的順服,就變成盲目的聽從,「領袖」也養成絕對的權威。正如英國的歷史學家阿克頓勳爵(Lord Action 1834-1902)曾經說:「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不用我細説,惡性循環的出現是自然。偶有遇上不到水平「亂來」的「領袖」,信徒提出意見或指出「領袖」的不是,就會標簽為「不順服」、「驕傲」、「自以爲是」、「不合一」、「沒有愛心」、「拆毀教會」、「論斷人」……種種不合理的描述。21不服氣的離開教會是順理成章的選擇。會不會離開基督就要看他自己信仰的根基了。其他會友看見「離教者」的下場,就會變成寒蟬一族,大家少句,維持和諧的關係。爲什麽我那麽清楚?讓我告訴你我親身的體會:

一次,教會的母堂派了一位牧者過來在主日崇拜講道。他用了摩西帶領以色列人的一段來教導會衆要順服教會的「領袖」,否則引來上帝的審判。更引用一次以色利民不聽從摩西的吩咐,結果發生瘟疫,多人死去,最後要摩西為他們代禱瘟疫才能平息。夠驚嚇性嗎?我本著「更正」精神寫了一封信給這位牧者,向他討教:「如果領袖不是摩西,而是亞倫(亞倫是摩西的哥哥,曾帶領以色列造牛犢敬拜),我們怎麽辦?」這位牧堂的牧者邀請了教會的兩位信徒「領袖」,一同與我見面。見面就見面吧,大家也是神的僕人,沒有什麽大不了。不過,幾位沒有興趣解釋我提出的問題,轉過來討論我對教會的不滿。好吧,我也本著愛教會的「更正」精神,提出我的看法。似乎他們比較關心我的靈性、態度和順服的問題;最後也沒有處理我提出關於摩西與亞倫的問題和其他教會牧養上出了的問題。22直到我指出一個我認爲很嚴重的個案:一位會友奉獻了一筆很大金額的常費奉獻。之後他收到教會「領袖」的電話,問他可否把常費奉獻轉爲購堂奉獻。提供的原因不是教會需要購堂,而是常費奉獻要上繳部分百分比給區會。(教會過去財政未健全時一直受母會資助的)這位教友不明所以,也照辦了。這種態度有沒有天國精神?23我問那位牧者,這樣做對嗎?他說:「無可厚非!」我知道這樣討論下去是沒有意義的了。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這宗病例,其實不難用天國的原則化解。如果真的不想(或不值得)「上繳」區會,爲何不索性告訴會衆有兩個奉獻方式:常費和感恩捐(或其他名稱)。説明常費是需要「上繳」,其他是不「上繳」,讓會友可以選擇。如果怕這樣會得罪區會,或違反區會的守則;但又私下陽奉陰違做小動作,這就更使人難以信服。我更以爲簡單的做法是,不需要這樣做,既然是區會的分子,就按規矩奉獻「上繳」吧,奉獻來的金錢,是從上帝而來的,這不是我們的教導嗎?我們鼓勵會友奉獻時,不是叫他們凴信心嗎?爲什麽教會奉獻區會就失去信心?對嗎?

作者:鄒賢程傳道

21這裡介紹我一位友人的文章:《屬靈護短三式》。雖然帶點嬉笑怒駡,但卻真實反映教會現象,與我的觀不謀而合。
22教會的牧者說:不用教主日學,因爲坊間提供很多不同的課程。這樣的牧者也沒有人提出建議?
23如果每家堂會都這樣做,區會又如何管理衆多的分堂?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