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事工詛咒聲明:吳儀珠假先知

0
2420

過去數周,社會上發生連串反送中示威遊行,警隊多次被揭發濫用暴力毆打示威者,早前一批防暴警察衝入沙田新城市廣場並以困獸鬥方式圍堵離開現場的示威者,導致爆發激烈衝突,警隊清場手法備受批評。神召會元朗錦光堂牧師吳儀珠在上周主日 崇拜,藉講壇公開批判肢體分享沙田浴血衝突片段,又向台下持不同意見的會眾下逐客令,該篇講道引起會眾不滿。我們認為,吳此番講道與牧職絕不相配,全然是褻瀆講壇、顛倒是非,《門徒事工》對她作出公開詛咒。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沙田新城市廣場14日發生發生流血衝突後,神召會元朗錦光堂吳儀珠牧師在隨後的主日崇拜講道中,突然提及自己曾致電給一個在個人Facebook分享沙田浴血衝突片段的肢體,公開批判那個肢體為何發表這些片段:「做人一定有動機,你不是機械人,為何Post上去?……香港撕裂越來越嚴重,我從來未見過可以咁樣毆打警察……你知否,你少擺一樣嘢上去(Facebook),呢個撕裂既情況就會減低!」,聲稱耶穌道成肉身降世不是來示威。另一方面,講道至中段(20:05)左右,吳儀珠忽然指出,很多教友拿出她在講台上的問題,她反質問台下「咁點解你仲要繼續留係度?點解唔走?道不同不相為謀!你何必強迫自己!」,公然向不同意見的會眾下逐客令。

首先吳儀珠顛倒黑白,將社會撕裂的責任推向指出警員濫暴問題的會友,但對於警隊高層指揮失誤、前線警員失控濫暴毆打示威者的實況,完全隻字不提。沙田衝突中,警方刻意以圍堵方式衝入新城市廣場追打正在離開的示威者,無視商場內經過的無辜市民,香港眾志成員朱恩洛在無衝擊情況下被警員以180度方式扭斷手腕。另一方面,有一名示威者被制服後警員以插眼方式施以酷刑,對方咬斷警員手指作自衛逃脫,最終被控告兩項非法集結罪、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最終可能面對長時間監禁,但動用私刑的警察可以逍遙法外。在多場反送中抗爭中,吳儀珠忽視衝突根源完全出自警方動用不對等程度武力,故意無視香港監警制度朽壞的事實。

另一方面,先撇除「政見相異」這點,作為牧師憑什麼去規管別人Facebook上的內容,而且當事人所分享的也僅是衝突片段,其性質與新聞無異也不是違反信仰道德的內容。吳儀珠聲稱「耶穌道成肉身降世不是來示威」,忽視舊約聖經中先知對罪惡、不義制度的斥責,錯誤理解福音的真義,信徒關心社會反而符合聖經的教導,因為公義是信仰上很重視的價值。另一方面,當時希律王屠殺了全伯利恆的嬰兒是因為耶穌的降世,按吳的思維邏輯,吳是否在褻瀆耶穌的降世是導致撕裂呢!歸根結底,真正導致香港社會撕裂的只有林鄭政府等人。信徒在世的責任是成為光,驅走世界的黑暗,光暗兩者不相容,有爭執是必然的事實。有牧者身份的吳儀珠本人不喜歡這些內容,卻強行要求全教會會友跟從有問題的教導,反映吳儀珠已將教會群羊視作自己的資產。

在整個反送中惡法的運動中,不少肢體在身體上還是心靈上經歷過受傷了,作為教會牧者,有何牧養過這些飢渴慕義卻不得飽足的羊?有錦光堂會友表示「教會對於近月發生的事件,偏頗政府、警隊,使參與示威的弟兄姊妹,感到不被教會接納和認同;教會的親中立場,使人覺得,教會不再基於聖經真理角度去看近月的事件,如多次在聚會中,僅為政府和警察禱告,以及在晨禱會詢問弟兄姊妹『林鄭是否香港和大家的母親』。牧師講教會探訪交通意外死者家人時,感覺是說去示威的人沒有去關心他人;同樣我會反問,示威者自殺,教會又有否關心他們的家人呢?」甚至在這個關鍵時刻,撇下她應該牧養的人,向他們下逐客令,我們認為簡直連牧者也不配!

故此,我們必須高調地、公開地詛咒假先知吳儀珠,我們不承認她是牧師,也公開呼籲神召會元朗錦光堂信徒,以及全港基督徒,要抵制吳儀珠:「論到使我民走差路的先知,他們牙齒有所嚼的,他們就呼喊說,平安了!凡不供給他們喫的,他們就豫備攻擊他。耶和華如此說:『你們必遭遇黑夜,以致不見異象;又必遭遇幽暗,以致不能占卜。日頭必向你們沉落,白畫變為黑暗。』先見必抱愧,占卜的必蒙羞,都必摀著嘴唇,因為神不應允他們。」(彌三:5-7)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