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東正教會正式脫俄獨立

0
111


2019年1月7日, 東正教世界迎來聖誕節, 但這年聖誕節卻籠罩在教會紛爭陰霾下。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2019年1月5日, 東正教君士坦丁堡大公牧首巴爾多祿茂一世在沒有召開普世宗主教大公會議, 和不理會莫斯科牧首反對的情況下, 於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堡), 在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見證下, 簽署TOMOS給予烏克蘭東正教會獨立地位並脫離俄羅斯東正教會的管治, 標誌著烏俄東正教會之間自1686年以來的從屬關係正式終結.

此舉也意味著烏克蘭東正教神職人員必須在烏克蘭東正教陣營和俄羅斯東正教陣營之中, 二選其一.

大公牧首巴爾多祿茂一世在簽署儀式中表示這是送給烏克蘭人一份大禮物, 一份代表自治, 自主, 不再受制約的大禮物.

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在簽署儀式中表示感謝大公牧首作出這次歷史性決定, 並表示 “烏克蘭教會從今以後是東正教世界第十五顆星星”

早在上月十五日, 烏克蘭東正教會已經選舉通過脫離和俄羅斯東正教會的從屬關係, 成立一個新教區, 並經由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以及近200名東正教神父及神職人員在基輔的聖索菲亞大教堂(St. Sophia’s Cathedral), 選出39歲的基輔都主教伊皮法鈕斯(Epiphanius)出任烏克蘭牧首.

而俄羅斯東正教會發言人也在2019年1月5日表示反對君士坦丁堡東正教會大公牧首的決定, 謂 “此舉完全是違返教會法律…..而且只會為烏克蘭教會帶來麻煩, 分裂和罪惡”

歷史上, 君士坦丁堡, 烏克蘭, 俄羅斯之間的爭拗, 或從屬關係, 涉及權力和政治利益, 三者間的關係錯縱複雜, 千絲萬縷, 但令人婉惜的是, 爭拗只是赤裸裸的權力爭執, 跟神學完全無關.

公元八世紀左右, 斯拉夫人掘起於基輔(今烏克蘭境內)一帶, 公元988年基輔大公帶領整個斯拉夫民族皈依東正教. 隨著斯拉夫人的發展, 莫斯科大公國漸漸強大.

公元1204年, 君士坦丁堡東正教和羅馬天主教因尼西亞信經和子爭論, 談判失敗, 雙方互相絕罰, 教會迎來史上第二次大分裂.

公元1240年, 基輔淪陷於蒙古人鐵蹄下, 自此, 斯拉夫文明和權力核心開始轉移至莫斯科.

公元1453年, 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伊斯蘭攻破, 拜占庭帝國滅亡, 希臘苟延殘喘至約1460年也被伊斯蘭大軍攻陷, 這也標誌著東正教世界己幾近滅亡, 強而有力的教區只剩下莫斯科. 拜占庭皇室逃亡至羅馬尋求教宗政治庇護.

公元1469年, 教宗欲借手上的拜占庭公主跟莫斯科王子聯姻, 企圖把羅馬天主教的影響力擴至莫斯科.

公元1472年, 莫斯科王子在羅馬迎娶拜占庭公主, 在返回莫斯科後, 莫斯科大公國宣佈既己迎娶拜占庭公主, 即表示莫斯科是拜占庭的延續, 繼承了拜占庭的一切, 包括雙頭鷹王徽和他的教會, 自稱為第三羅馬, 變相暗示君士坦丁堡名存實亡, 也打破羅馬教宗的如意算盤.

公元1686年, 莫斯科宣佈烏克蘭正教會歸其管轄.

當時的君士坦丁堡教會在以伊斯蘭為國教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內徒有虛名, 故對莫斯科此舉不置可否.

回到現代, 對於烏克蘭而言, 斯拉夫文明起源自基輔, 莫斯科只是後續, 再加上2014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 令更多烏克蘭人對俄羅斯反感.

對君士坦丁堡而言, 莫斯科只是後起之秀, 縱然勢力有多強大, 但歷史始終是歷史, 真正First among Equals 的東正教世界大公牧首永遠只會是君士坦丁堡. 而在君士坦丁堡眼中, 俄羅斯窺覬大公牧首寶座之心昭然若揭, 實在不當.

對俄羅斯而言, 在蒙古人和伊斯蘭人的鐵蹄下, 唯有俄羅斯是東正教的捍衛者, 也是東正教人口最多的宗主教區, 況且君士坦丁堡早己淪陷, 大公牧首的決定至少也要看看俄羅斯的實力.

現在, 東正教的神職人員在君士坦丁堡和莫斯科兩大陣營間取捨也陷入兩難.

在烏克蘭第聶伯河岸邊, 屹立近千年的基輔洞穴修道院(Kiev-Pechersk Lavra)(圖)既是世界文化遺產, 又是斯拉夫東正教文明的核心之一.

烏俄教會分裂, 洞穴修道院處於風暴之中. 修道院位處首都基輔, 在行政上雖由烏克蘭政府擁有, 但修院所屬的教會卻效忠於莫斯科.

去年11月, 烏克蘭政府人員上門拿去一份聖物清單以確保烏克蘭人的教會財產或寶物不會流入俄羅斯之手, 不久烏克蘭軍事部隊搜查修道院和院長寓所, 修士們皆表示決不會離開.

同時, 烏克蘭政府憂慮親俄的東正教神父們公開支持烏克蘭東部的親俄武裝份子. 所以烏克蘭政府有意立法, 把某些教堂的權力交予當地政府部門, 意味部分教會可能被強行奪去所屬教堂財產, 很大可能進而引發流血衝突.

所以在烏克蘭, 有不少人開始擔心烏克蘭教區的獨立最終會演變成俄羅斯的軍事入侵的藉口.

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在歷史上曾是東正教的信仰中心, 1453年君士坦丁堡淪陷, 土耳其蘇丹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將大教堂轉變為清真寺, 又把一切鐘鈴、祭壇、聖幛、祭典用的器皿移去,並用灰泥覆蓋基督宗教聖像, 日後又逐漸加上了一些伊斯蘭建築及外面的四座宣禮塔.

隨著土耳其共和國建立, 1934年該教堂失去了其宗教意義.

1935年2月1日,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博物館, 現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近年卻多次率領政府官員在聖索菲亞大教堂裏讀誦伊斯蘭經文, 引起大公牧首巴爾多祿茂一世不滿卻愛莫能助.

事實上, 這位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已屆78歲高齡, 但根據土耳其法律, 其繼任人必須獲得土耳其政府認可, 且要是土耳其公民, 但土耳其國內信奉東正教的希臘裔社群已廖廖可數, 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之位恐怕難以為繼. 加上上世紀七十年代, 土耳其法院下令關閉東正教神學院, 也使君士坦丁堡教會無法再培育新血牧養教會, 雖然現任土耳其埃爾多安政府雖然口頭上答應重開神學院, 但至今都沒落實.

作者:壽包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