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讀余杰 《我聽見斧頭開花》

0
238


這星期是「閱讀主日」,作為牧者也該身體力行而書店走一趟。在書海中吸引我眼球的,是《我聽見斧頭開花》──坦白說,是書名太特別了。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作者是中國流亡作家余杰,其成名作是早於1998年所寫的《火與冰》,批判中國文化和政治,為六四學生領袖王丹譽作「八九後一代青年民主意識覺醒的標誌」,印行超過百萬冊。至於我手中這本書是2013年出版的,余杰明言「這不會是一本超級暢銷書」,若耐心閱畢這近400頁的文集,一定感受到他這個人十分有火!當我回看這書的序言時,更覺火上加火。序言的題目是「我願做一個憤怒的基督徒」。

余引用了美國清教徒史家利蘭賴肯的話:「清教徒是事奉上帝的偉大人物,在他們裡面,清醒的激情與熱烈的同情心有著很好的結合。」他挑戰我們說:「今天的華人教會為甚麼失去了光與鹽的特質?我觀察到,很多基督徒反倒比他們不信主的時候還要膽小,無論是面對人性的邪惡,還是面對制度性的邪惡,他們大都默不作聲、忍氣吞聲,甚至自欺欺人地禱告說,統統交給上帝來解決吧。」余杰的理解十分清楚,「真基督徒是一群會憤怒的人,而不是心靜如水的假冒偽善者。出於對那些將聖殿當作市場的買賣人的憤怒,耶穌親自出手掀翻了他們的攤位;出於對羅馬教廷販賣贖罪券的憤怒,馬丁路德不畏死亡的威脅,宣佈『這就是我的立場』;出於對販賣奴隸的『國際貿易』的憤怒,威伯福斯和同伴們推動了廢奴運動;出於對納粹的暴政和種族屠殺的憤怒,潘霍華參與地下抵抗運動並以身殉道;出於對美國社會種族歧視現象的憤怒,馬丁路德金率領眾人進軍華盛頓並發表了《我有一個夢》的演講……他們,就是行道者。憤怒出詩人,憤怒也出聖徒,憤怒帶來了起而行公義的勇氣,憤怒帶來了實踐真理的決心,憤怒更帶來了個人和教會的復興。」甚麼是生命活力,甚麼是風燭殘年?詩人艾略特這樣形容後者:喜歡說話留有餘地,即便明確的觀點,也要多加限定,喜歡插入更多的括弧。沒有火,也許在顯示我們在老去,甚至是行屍走肉。

對社會沒有想說的話,對弟兄姊妹也沒想過說兩句。與其說是冷靜沉穩,說是包容接納,不如直認冷漠、各顧各的自保──不打擾人,只因怕被打擾。余杰的文字,說理未必人人認同,但他一份熱燙燙的情,該受欣賞。閱讀,不只是文字,也讀文字背後的人,其身份和歷史,也是閱讀的部份。

作者﹕梁榮光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