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按牧規範到牧職重塑

0
224


非常欣賞胡志偉牧師所撰《不可匆忙按牧》(下稱「胡文」)一文,針對華人教會對按牧的不同理解、不同做法,以至是眾說紛紜的情況,提出一些眾教會可以共同接納的按牧規範。本文旨在回應胡文所建議的按牧規範,提出一些補充建議,同時也希望主內同道們能以對按牧規範的討論作為起點,進一步反思整個牧職體制應如何重塑,以至能恢復教會作為門徒群體應有的活力。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胡志偉牧師在胡文中指出,按立牧師時要關注的範疇,包括(一)受按牧者的品格、(二)受按牧者職事的審核、和(三)受按牧者公開的認受。以上的第一點毋庸置疑,至於第二點和第三點,我想作一點補充和回應。

有關受按牧師的審核方面,我贊同胡牧師的觀察,就是華人教會跟西方教會對按牧有不同理解,審核的標準因而會有不同。正如胡牧師所說:「長久以來,華人教會文化對牧職有二級制,受按立之牧師享有較高權力,能施行聖禮及祝福等」,正因為在華人教會圈子中,「牧師」比傳道、教師、宣教師等有高一等的認受性,甚至在各地華人社會的教外人士眼中,也更有代表性,所以我認為眾華人教會對按立牧師的審核標準,不應各自為政,出現有宗派堂會的傳道人謹守崗位忠心事奉十餘年仍未被按立,而獨立堂會傳道人轉眼間便被按立的情況。作為一個具有社會責任感的信仰群體,教會的確有責任在按立牧師的標準上,確立更清楚具體的標準和守則。

由於參與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的工作,我經常接觸和聯繫著不少中小型堂會,我發覺近年由個別傳道同工開拓的獨立堂會有加增的趨勢。我在此特別呼籲眾獨立堂會的牧者和長執,請持守整全教會觀,切忌固步自封,只關注自己堂會的發展,和隨己意作按立牧師的工作。因為即使是獨立堂會,即使創會的牧者是按聖靈的引導建立一個門徒群體,這個群體也不能自把自為。如果這個群體真的視自己為耶穌基督的教會,便應看自己為整個基督身體的其中一個肢體,因此必須與其他宗派堂會互為肢體,互相配搭。獨立堂會的牧者和長執若確信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理所當然應接受其他主內同道的關心和守望。即使是獨立堂會的牧者和長執,他們所優先效忠的,絕對不應是他們那間堂會而應是耶穌基督。他們有責任讓他們那間獨立堂會,成為服侍整個基督身體的堂會。我們即使在不同宗派、堂會的旗下,但我們確實同屬那一體的、聖潔的、大公的和傳承於使徒的教會。假若獨立堂會越來越多,卻全都是各自為政,自成一國,那情況便如聖經所描述以色列人的士師時代,就是「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所以,我盼望所有獨立堂會的教牧和長執們,能主動與其他堂會連結,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我目前也是兩間獨立堂會的顧問牧師,看到該兩間堂會的牧者都能擁抱整全教會觀,及積極與其他堂會聯繫和分享資源,令我感到十分鼓舞。

此外,有關受按牧者的認受性方面,胡牧師在胡文中,列出了播道會和宣道會香港區聯會有關按牧的部份規條,表明由該宗派所按立的牧師,必然是得到該宗派堂會的接納和認受,包括該牧師的信仰、神學裝備、牧養技巧、品格和經驗等。我相信若更多宗派和堂會,在按牧規範方面能有更大的共識,和達成較一致的做法,對整個牧師職份的認受性會有所提升。由於近年香港三大宗派浸信會、宣道會和播道會都有聯合籌辦每年六月份第三個禮拜三的三宗聯合教牧講座,可說已建立了一個初步的合作平台,我建議這三個宗派可就按立牧師規範多作交流,甚至成立專責小組,探討能否在按牧規範上達成共識,出一份聯合聲明或聯合按牧守則,若能成事,這將對其他宗派和獨立堂會有正面的參考作用。
有關牧職重塑

除了上述一些有關按牧規範的建議外,我認為另一個更值得主內同道思考的問題,是有關牧養職份的重新塑造,最終目的是讓門徒群體能真正落實和活出信徒皆祭司的信念,加強整個群體的活力,讓整個群體能更有力為主作見證。

作為一位參與堂會牧養超過二十八年的牧師,我認為當代教會一個必須突破的樽頸位置,就是有關聖職體制(sacerdotalism)帶來的捆綁。所謂聖職體制,就是在信仰群體中,劃定只有一小部份人能作上帝和人之間的祭司或居間者,所有人都必須透過這班特定階層的人才能去到上帝面前。聖職體制的惡果,就是把信仰群體聖俗二分,也令信徒群體對專職的教牧人員過度倚賴。

神學家卡爾.巴特在其名著《教會教義論》中,多次表示不滿當代教會把信仰群體分為兩類人,就是聖職人員和平信徒。巴特認為這是神學上的誤解,他說:「即使到了今日,這誤解仍是致命地有力量,引至無數的人當想及教會時,不是想到自己,而是想到教牧人員、神學家、和其他領袖。」(CD VI/III, 頁765)巴特在此不是要否定所有教牧人員的職份和他們的價值。巴特要強調的,是所有信徒在蒙揀選的群體中,都是同樣重要的,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當中雖有不同的恩賜、才幹、學識、能力,但都是被聖靈所召的。對巴特來說,不單止教會的教牧人員被「按立」作基督的見證,而是所有「受浸作基督徒的都是被…按立…去參與教會的事工」(CD VI/VI, 頁221)。所以,當代教會對專職和受按立的教牧人員,賦予一種額外的神聖性和高於一般信徒的地位,巴特認為這是錯誤的。

我認同巴特所言,當代教會確是把教牧人員過度神聖化和超然化,令一般信徒覺得教牧人員才是蒙上帝的被揀選的僕人,而自己只是次一等的門徒,是「平信徒」,是被牧養和服侍的對象。這種把信仰群體聖俗二分的觀念,令信徒看輕了他們同樣是蒙召的尊貴身份,也忽略了他們同樣是被上主呼召,和被上主差遣進入世界作服侍工作的使命,令信徒變得被動。進入廿一世紀,隨著堂會越趨企業化和教牧人員越趨專業化,更強化了信徒們的消費者心態,令一般信徒變得更加被動消極,對教牧人員的倚賴更趨嚴重。

所以,我認為當代教會必須重塑教牧人員的角色和功能,以至真能展現信徒皆祭司的實在,讓整個門徒群體都能參與事奉上帝和服侍世人的職事。

首先,有關教牧人員的角色方面,我們應把牧師、傳道的職份「去神聖化」。我們應幫助信徒明白和認知,在今日堂會體制之下,受宗派或獨立堂會所聘用和接受宗派或獨立堂會支薪的「牧師」、「傳道」、「宣教師」等,雖為教牧人員,但其職份和所有信徒的工作一樣,有其俗世性本質(受僱為僱主效力,受薪要完成僱主交託的任務),所以教牧人員也會受到很多工作上的制肘。因此,教牧人員除了要宣講主道、教導聖經和建立門徒外,也需要處理很多堂會行政雜務和會友關顧牧養的工作。這種說法不是要貶低或看輕牧養職份,而是幫助整個信仰群體更加正確理解當代堂會體制下的牧職生態。所以,我不能同意在社交媒體上被廣泛傳閱和轉載有關Eugene Peterson論牧職的兩句話(雖然他是我最欣賞的福音派學者和牧者之一):「牧師不是一種職業的身份,而是與羊群生活的記號」。牧師當然要與羊群共同生活,但今時今日,牧師確是一種職業身份,有其俗世性本質,面對各式各樣的限制。

其次,我認為未來教牧人員的最重要工作,應為「在宗派或堂會處境中,興起、裝備和差派門徒進到世界中發揮祭司角色」。正如巴特所說,所有受浸作基督徒的,被是蒙主呼召和按立進到世界中作事奉工作,所以教牧人員必須提醒自己,所有會眾都是聖職人員,他們進到世界中的服侍和見證,才是教會最重要的服侍和見證。教牧人員應視自己為一個類似教練、裝備者的角色,幫助信徒發揮他們的恩賜,積極地進入世界為主作見證。因此,教牧人員除了繼續做好宣講和教導的工作外,應積極學習如何做好埋身牧養工作,即能個別守望裝備信徒,建立能承傳門訓和興起下一代門徒的人。

第三,我鼓勵牧者們不要濫用「牧師」這個聖職光環,甚至應該主動除去聖職光環,看到自己其實和所有弟兄姊妹們一樣,大家都是同蒙天召,同屬一個基督身體。教牧人員應看自己在信徒群體中,只是服侍者、同行者。正如盧雲在《奉耶穌的名:屬靈領導新紀元》一書中的提醒,當代牧者應從追求相關、有影響力、備受歡迎、能領導別人的野心中悔改,轉化為重視禱告、重視群體和願意被別人領導的人。惟有教牧同工願意放下身段,才能重新與信徒群體連結一起,一齊服事世界,為主打美好的仗。

第四,在信徒群體中,不應只是專職的教牧同工作牧養工作,信徒領袖包括長執、導師、青年領袖等也應參與牧養和建立門徒。整個群體應建立一種彼此牧養互相守望的氣氛。

最後,我鼓勵牧者們更多開放生命,接受屬靈前輩、牧長的守望、監察、勸勉,也接受信徒領袖的守望、支援、同行。曾經遇到一些傳道同工,在接受按立為牧師前,願意謙卑服事,和接受屬靈前輩的守望關懷,但在按立成為牧師後,卻只顧自己的堂會、事工,極少與其他教牧同工聯繫和交流,最後事奉道路上越走越孤單,我覺得非常可惜。

今日,是我們反省整個堂會體制的時候!是嚴肅對付聖職體制的時候!是我們作為牧師的一班人,首先除去聖職光環,與我們眾信徒站在同一陣線,同心同行,一同為主爭戰的時候!

作者﹕馬保羅牧師

文章出處

圖片來源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