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關浩然之《UCC朱幼成按立禮講章》

0
310

首先,謝謝關牧師分享你在朱幼成按立禮的講章。因著UCC長老袁啟明的轉發,本人有幸看到這講章,並且能就關牧師的講章作出回應。

講章說到UCC的成立及UCC長老如何決定按立「朱幼成」的時序過程,本人沒有異議,內容也是大多數外人如我較早前已知道。但我想回應一下UCC長老制的根本問題。UCC自稱行「長老制」,卻與一般人認知的「長老制」有分別。長老制本應具有強烈民主的傾向,採取的是「代議民主」,由會員或會友選舉長老,以致長老能代表會員執行各種管理決策事宜。可惜,如關牧所言,UCC沒有會友制,那麼長老是如何選出來呢?估計是起初創辦UCC的人自動成為長老後,便開始決定以後誰可以加入作長老,但如何成為長老及何人可以參與決定?外人不得而知。這樣下來,UCC欠缺會友的「長老制」,可能會發生幾個問題。

沒有會友的長老制所衍生之問題
第一、其他長老制的長老是會恆常出席參與該堂會的崇拜與活動,以致會友或會員真正認識他們並知道他們能代表自己去更好管理教會。但UCC的長老大多本身就是別間堂會的牧者傳道,如關牧師是基督教中國佈道會尖沙咀迦南堂的主任牧師,那請問關牧師為UCC作管理運作上的決策,是基於親自每星期的參與,還是基於陳龍斌或朱幼成的滙報?UCC如此有特色的「長老制」所作的決定,真的能夠代表會眾的意見,還是只反映了「負責人」的喜好?

第二、因第一個問題引伸過來,由於UCC沒有會友制的緣故,長老制最重要的「代議民主」成份因此消失。UCC特有的「長老制」可能更接近「主教制」,天主教與聖公會也是「主教制」,就是教宗最大。若UCC如此實行沒有會友的「長老制」,而長老又長期不在UCC聚會,後果就是「那堂的負責牧師變得最大」。「牧師」可以成為最大的決策者,而其他長老、參加者只是協助。就算「長老」掛名可以決策,但由於不能恆常參加UCC聚會,決策資料只能從「個別負責人」或「牧師」取得,恐怕他們變相只淪為認同該決策人的「橡皮圖章」?

第三、最奇怪的,當然是UCC的長老制是不公開的,誰人當了長老,外人不太容易取得資料,就算是曾經參與UCC的人也未必全然知道。這與一般教會的做法大相逕庭,一般教會的長執人員也是公開,甚至可以從網上得知。為何這樣做?為的是顯示出堂會對這些人事奉的認同,增加透明度,並使各人要對外負責。UCC這樣不公開的長老制,當然有其好處,就是在決策上更快,因為不用太多人參與又不用開太多會議就能通過議案。但因欠缺了對外的透明度,令人不易詢問或監察UCC的做法,也讓UCC陷於試探,容易變成某人或某些人的「一言堂」,不用對其他人負責。這樣說著就令我想起隣國的強政厲治。

由於以上三個問題及陳龍斌的疑似人格問題(人格問題就不宜在此回應詳說了),在UCC按立朱為牧師聖職時引來香港基督教界一些迴響。在按立朱一事上,關牧也承認了參加者只能「從UCC WhatsApp Fellowship群組報告中」得知UCC決定按立朱,而「若有人反對,歡迎向長老團反映意見」。提醒一下關牧,這樣「報告後沒有人反對便是同意」不是會友制或長老制的做法和精神。會友制是堂會先陳述該人的心意和意向,讓每個會友舉手同意或填紙投票,贊成的會友會被記錄在案;而長老制也不多說了,長老本身是代表會友,所以長老本身已有足夠認受性。若UCC參加人數不多,其實可以逐一與恆常參加者解釋,並且取得他們的同意而作出決策。可惜的是,我接觸的一位前UCC參與者,指出當時UCC只是報告按牧,而不是讓大家可以投票贊成。這樣的按牧決策,你真的認為是按大公教會精神而作?另外,以推動「靈性革新」作運動,口號是「革自己的命」,為何會容許所推動的運動(或教會)只能代表個別人意見?

「給人行按手的禮,不可急促」:牧者生命比職銜更重要
另一個關牧提到的,是牧者的生命質素,就是要有「必降為卑」的事奉精神及要接受被賦與「操權管束」的權柄。本人非常同意。但正如關牧一開始所言,「UCC因異象而聚集,大家拍心口,講義氣」,這樣開初的情懆固然是好,但我們看教會歷史就會知道,當所有權力只有「相信」而沒有制衡時,恐怕最終只會走上歪路。正如猶大起初跟隨主成為門徒之一也被看為好的,但最終因貪念也賣了主耶穌。個人意見認為,UCC是否要立即改正現時「沒有會友但不公開的長老制」決策制度,應該是比盡早按立「牧師」更為重要。但可惜,UCC急於按立「牧師」職銜,連等多幾個月、一年的時間也不容許,便按立朱氏。若然如關牧所言,牧者只是「必降為卑」的事奉精神及要接受被賦與「操權管束」的權柄,若那人已經擁有這樣的精神和權柄,UCC又何必為了職銜而急於一時要進行按牧禮?難道,關牧寫的是一套,但深層意思仍認為「牧師職銜」是「高人一等」,故此不理其他質疑聲音,仍然在這風兩飄搖的時期一意孤行去作按立禮。

在此,有一段經文想與關牧或有關人等分享,記載於提摩太前書第五書:「給人行按手的禮,不可急促;不要在別人的罪上有分,要保守自己清潔………有些人的罪是明顯的,如同先到審判案前;有些人的罪是隨後跟了去的。」這經文的意思是,當教會為確立某人呼召而決定按立他時需要謹慎嚴肅和按步就班,否則讓不適合的人有牧師職銜只會是弊多於利,按立別人的人也因此在這「罪」上有份。另外,有些人的「罪」是明顯的,當然清楚明白不能按立他;但也有些是「如同先到審判案前」,即是儘管沒有深入調查和驗證,只在被人質疑的階段,也不宜在那時「按立」,因為恐怕「罪」之後才顯明。

若關牧也是被按立的牧師,在你被按立時有任何主內同道質疑你嗎?若沒有,當然關牧被按立是理所當然。但朱幼成的按立禮,明顯在基督教界引來不少質疑之聲,但UCC仍然一意孤行。被質疑的原因除了上述UCC制度的問題,也由於是次按立禮的各樣「不公開」所致。一、是次按立團是「不公開」的,直至按牧禮那一刻別人才知道原來「師母」也能幫手按立。但在那日之前,別人想問也不知如何去問。本人也曾就按牧團成員寫信到貴會的總會詢問有關情況,結果當然是沒有人回覆。二、按牧禮是「不公開」的,沒有門票的人不得進場,這個也是聞所未聞。我參加過的按牧禮,有宗派的有非宗派的、有大堂會的有獨立教會的,全部都是廣發邀請函,邀請任何主內肢體來見證聖職按立。就算一個宗派同一時間按立幾個傳道人為牧師,也沒有出現「憑票入場」的情況。「憑票入場」為的是甚麼?難道是要預先篩選觀禮的人,以免有反對的聲音?這讓我不期然想起「特首選舉」。三、最後的「不公開」,也是最有趣的,就是按立禮的「長老是誰」也不說明,也不想公開。三個「不公開」的結局,最終是沒有人需要負責、沒有人需要交待、沒有(外)人可以見證,UCC說了算。某程度上,UCC 也可以說是「閉門」按了牧就算。

結語
關牧,若你真心認為「你們都是弟兄」,為何UCC可以拒其他肢體於門外,並且預先張揚報警,這是教會合一的精神?若你真心認為「你們是同一位父」,「你們有同一位師尊,就是基督」,為何UCC可以無視教會界的聲音而獨行獨斷,甚至UCC會容許陳龍斌亂說反對按牧的人,就是「敵基督或破壞教會」?「獨行獨斷,將自己打為受害者和被逼迫者」,是很多「異端」成型的先兆。澄清一下,我不是說UCC現在是「異端」,而是將自己打為「被逼迫者」、「不聽外界聲音」、也「不願和外界溝通」的行為,與成為「異端」的表面行為有類同地方。故此,本人希望關牧不是只站在UCC的一方,而是開一開耳朵聽一聽外界為何反對是次按牧。在UCC未有健全制度和足夠透明度時,這樣急著在UCC按立別人,恐怕並不利於UCC群體或你本人的名聲。

最後,願主與你同在,能給你智慧去看和去聽。

作者 : Cat Sun(主內同道)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