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教宗系列一:羅馬教會造神運動,教宗權力的崛起

0
276

認識天主教徒的都知道,天主教神學喜歡引用馬太福音第16章作為教宗成為全球所有教會領袖的理據,並聲稱羅馬教宗是伯多祿宗徒宗座,又謂自使徒年代教宗就一直統領教會。到底歷史上,這位統領十二億天主教徒的領袖權力是如何發展出來的呢?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頒布米蘭敕令,宣佈基督宗教為合法宗教。隨著羅馬皇帝支持基督宗教信仰,教會漸漸和政權合作無間,而當時,教會主要有五大宗主教區:羅馬,君士坦丁堡,安提阿,耶路撒冷,阿歷山大。西羅馬帝國是在蠻族不斷入侵中倒下的,誠然,帝國軍隊因為長時間養尊處優而沒有戰鬥力。為了應付南下侵擾的蠻族部落,羅馬人採取「以蠻制蠻」的手段,以蠻族僱傭兵來防禦蠻族,但也變相令蠻族戰士的實戰經驗變強。後來因為蠻族僱傭兵欠薪問題,蠻族戰士開始從羅馬內部反抗羅馬,最後把皇帝趕出羅馬,皇帝被迫躲到拉文那。

公元452年,羅馬帝國名存實亡之時,匈奴人首領阿提拉進攻羅馬,站出來去講和的不是羅馬皇帝,而是羅馬城的守護者羅馬教宗里奧一世。當時在兵臨城下之際,羅馬教宗利奧一世站出來,懇請阿提拉放過一城的百姓。出人意料的是,阿提拉接受了教宗提議,撤軍了。傳說,是阿提拉看到了大天使米迦勒手持利劍站在利奧的頭上,把阿提拉嚇退了。但是也有人說,那只是因為阿提拉的軍隊在攻到羅馬城下的時候糧草不足,如果再戰下去,恐怕羅馬城未破,匈奴人自己已經支撐不住了。

最後直到476年,羅馬皇帝也被蠻族廢黜,西羅馬帝國終於倒在一片頹垣敗瓦之中。當時的西歐教會一直以羅馬教宗馬首是瞻,羅馬既然倒下,羅馬教宗也順理成章成為人們心中昔日帝國餘暉的領袖。而羅馬教會也負擔起城市管理的職責,教堂成了人們議事聚會的地方,主教也不得不兼任市政人員。

簡而言之,從西羅馬帝國末期開始,羅馬教宗在西方基督教世界最彷徨無計的時候,無論在信仰上,還是在社會組織上,都成為了民眾的心靈支拄,教宗的聲望也空前提高。但是,當時教宗並不是全歐洲教會領袖,在普世教會的大公會議中,羅馬教宗也是和其他東方教會的宗主教平等列席的。造就教宗神權的人,也許就是矮子丕平。

在西羅馬帝國分崩離析後,出現了大大小小的蠻族國家,其中最強大的是法蘭克王國(包括現在德國,法國,意大利大部份土地)。公元751年,矮子丕平在教宗支持下,以皇帝不理政務為理由篡位,成為法蘭克皇帝。但是矮子丕平面對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皇帝,沒有人站出來承認他的地位。恰巧此時羅馬教宗也面對另一個問題:經過多次蠻族攻擊之後,他也急需一把軍事大傘來保護自己。就這樣,矮子丕平和教宗兩人一拍即合。如果教宗承認矮子丕平的皇位,並為他加冕,他則會為教宗提供像過往的羅馬基督教皇帝一樣的安全保障。於是,教宗匝加利亞派遣主教為矮子丕平加冕,創造了所謂君權神授的歐洲傳統先河。

同時邏輯問題也出現了:矮子丕平的皇位是來自教宗的加冕,但教宗卻又是矮子丕平的領土內的教會組織領袖。到底誰才是話事人呢?這為日後宗教改革對於天主教所聲稱的神權反思埋下伏筆。公元754年,矮子丕平進軍義大利,為了答謝教宗加冕,強迫倫巴底國王埃斯托夫答應將拉文那及其新佔領的土地交給羅馬教宗。756年丕平打敗並俘虜了倫巴底國王。自此,從拉文那到羅馬的大片領土便劃為教宗轄區,形成了一個「教宗國」。史稱「丕平獻地」。從此就讓教宗本人成為了義大利地區的世俗統治者及西歐的精神統治者。768年矮子丕平駕崩後,查理曼繼位。在查理曼大帝有生之年,神權皇權孰高孰低這個問題沒有成為問題。查理曼負責國家的行政管理,教宗負責人民的精神生活,即使偶有衝突也很快消弭了。但是在他死後,帝國一分為三,這個問題就浮現出來了。

義大利的羅馬附近地區,受到教宗影響最大,這裡早在查理曼帝國之前就形成了一個以教宗為中心的聯邦國度——教皇國(Civitas Ecclesiae)。另一方面,德意志一直處在幾個大公國分裂的狀態,他們的國王都是大家選出來的。除了曾經的奧託大帝稍為跟教宗提出些微反對聲音之外,其後德意志的領導者都不得不忌憚教宗。他們為什麼忌憚教宗呢?因為當時的教宗,除了是唯一一名有權為皇帝加冕的人之外,教宗手上有另一殺手鐧,也是教宗宣稱自己的權力高於王權的最大資本。

那就是教宗有權以絕罰令(Excommunication)把任意一個人,上至國王,下至農奴開除出教會。甚至對一個國家,教宗也可以實施類似的懲罰令,那就是「禁絕聖事」,也就是說所有的神職人員不得在這個國內進行任何的儀式。這種命令,在那個宗教影響力無遠弗屆的年代,無異于晴天霹靂,簡直像相當於褫奪一個人,甚至一個國家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意義。

到底中世紀教宗權柄如何專橫呢?1077年1月發生一宗著名的國王恥辱事件。在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地區當時流行買賣神職,教宗格里高利七世發現這種行為,決意加以禁止,就將絕罰令指向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身邊的幾位近臣。結果當時年輕有為的皇帝亨利四世並沒有把教宗的絕罰令當作一回事,同時他派兵進入了義大利,自己選派了幾個主教。亨利四世還派羅馬當地的貴族把教宗給劫持下來,要不是對教宗忠心耿耿的民眾,教宗恐怕早就見上帝了。於是教宗一紙絕罰令投向了那位年輕的皇帝和他的帝國。這條命令瞬間在德意志全境核爆,神父們停職罷工,百姓們怨聲載道,連以前被武力降服的地方大貴族都開始暴動起來反對皇帝。他們甚至聯合起來開會,決定如果亨利四世不能在一年之內求得原諒,就要自動換一位皇帝。

無奈之下,皇帝只好派特使求情。但是一位特使的道歉,是遠遠不能令教宗滿意的。於是在這一年期限將至的冬天,皇帝隨身只帶了一名隨從,冒著風雪,穿過阿爾卑斯山,來到了教宗格里高利七世歇腳的卡諾莎城堡。他身著麻衣,赤裸雙足,頭上披灰,在冰天雪地里還不斷地哭泣悔過。直到三日之後,教宗才心滿意足的赦免了他。這便是著名的「卡諾莎悔罪」事件。這次事被視為中世紀時教宗權力的頂峰。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