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仍是基督徒》第六章(8)第八宗病:政教勾結——政治正確的神學

0
239

「政教分離」是我們經常誤解的概念。「政教分離」並非指宗教不應干涉政治,向政府作出批評、監察等。「政教分離」是指宗教權利和國家、政府管治權力分割。宗教不應借助政府的力量幫助傳教,也不能執行法律權利,或要求政府給予權威地位,以免重蹈中世紀大公教會黑暗教皇時期的歷史。而政府卻不應打壓宗教自由,保障人民有自由選擇宗教的權利。38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正如前文所提及,很多教會要人拿「政教分離」來做擋箭牌—拒絕批評政府的藉口。他們把批評、督責社會的錯誤行爲等同與干涉政府施政,其實是大錯特錯!

從舊約的先知到新約的使徒,看到上帝的僕人與政權的關係——與政權保持一個距離,形成一個監察、督責的角色。雖然舊約有替外邦王權服務的但以理,但也是在被擄日子,為勢所迫的效命,但也不會屈服在政權之下,繼續保持信仰的純正。更不會助桀爲虐,為政權説話,甚至協助政權壓榨小市民。縂歸而言:「行公義、好憐憫」是對教會一個重要的要求。教會必須與政權抽離,為人民一方説話,指出政權或有不公義的行爲。想想今天教會或「基督教徒」的情況是怎樣?

39先有以基督之名為候選特首說好話:祈禱時有感動支持他。後有說:在上有權柄,呼籲基督教徒要順服「相對公義」的共產政權!40還有要把參與「愛心佔領中環」而觸犯法律的教徒(或牧師:因爲發起人和支持有牧師在内)趕出教會。41(若是這樣,施洗約翰也要被逐出教會了)42啊!公義也有相對的嗎?那些說真話揭發國家貪腐而被禁錮、被放逐、被自殺的:譚作人、劉曉波、陳光誠、李旺陽、余杰(下省成千上萬的名字)……等等,他們死得夠怨、坐牢得夠枉、被打得夠可憐啊!我還未為六四説話啊!有多少教會願意站出來要求平反六四?當說到政治問題,很多人就拿出「政教分離」的無敵擋箭牌出來,置身事外。但背地裡卻不斷巴結政權掏好處。一個所謂福音媒體,訪問特首,為其説項。「名牧」在主日崇拜中為候選議員表揚拉票。一隊一隊的探訪團到國内學習,不是搞短宣,而是被統戰、再教育。這些又叫「政教分離」嗎?讓我舉出一個嚇人的個案吧:

2006年,余杰:中國年青作家、家庭教會的代表、敢言的維權人士;被中國神學研究院(簡稱:中神)邀請參與一個培訓課程。在課程之先,余杰被美國總統布殊邀請進入白宮訪問,詢問有關内地家庭教會的狀況和人權情況。中神其後發出聲明拒絕余杰出席該培訓。可惜中神沒有詳細解釋内裏原因,但外間人會怎樣看?會不會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原因?43這事還有餘音,一位神學院副院長,高調在時代論壇一連八篇,洋洋數萬字,力陳余杰先生如何不愛國。(後來收集在其暢銷書:《冷暖之間》内)這位愛國院長,可能出於他真心的認知。可憐余杰先生在國内大受打壓,後來被打得半死,在生死關頭被營救出來,現身處美國。爲什麽,我們沒有聽見一人聲援?

還有一位在基督教界吃得開的學者梁燕城博士,在89年六四以後,他大義凜然撰文批評大陸的不是,不恥與共產黨爲伍,移民加拿大。今天,卻成爲共產黨的喉舌,評擊香港的民主鬥士如何不愛國,還說西藏自焚的青年是「消極的恐怖分子」。他的「轉軚」確實令他名成利就,做了國家的政協,備受國内學界的追棒,常常在大學演講。識時務者為俊傑!梁君似乎忘記當天豪情壯語,也忘記六四事件那些死在槍砲下的年輕亡魂。44

舊約裏記載有一巴蘭先知,起初不為五斗米折腰,後來忍受不到財利的引誘,出賣以色列民。今天,走巴蘭路的牧者,仍然大搖大擺在政壇、教壇中呼風喚雨呢!

45難怪香港被譏諷有維穩牧師!維穩牧師說:教會應該按照公司法運作,不應參與法團守則以外的事務。(我說應該用業務吧)可笑不可笑?他們說教會不應插手不公義的事情,然後理直氣壯的提出偉論。這解釋了,近年來,坊間人看貶基督教的原因。

作者:鄒賢程傳道

38 資料來自:李怡著。《思想之鑰》。頁134。2013。香港。
39 筆者在《時代論壇》對此事有一評論:參附件五
40 該牧者說:沒有政權是絕對公義的。今天中共政權,已經是相對公義了,所以要順服。
41 筆者在時代論壇對此事有一評論:參附件六
42 施洗約翰就是指出當時的希律王不正,最後被砍頭的。
43 内容可參閲
44 詳細内容參考:附件十,余杰著《为暴政背书的基督徒学者梁燕城》
45 參閲時代論壇
要醫治這種病,我以爲要靠信徒。通常「政治正確」的牧師、學者都 是為個人利益,很少整個教會參與。制衡這些敏感人物的特殊舉動, 唯有靠大量有識之士,大膽說出他們的不是。而不做沉默的縱容者。 唯有足夠的輿論壓力,這些人的影響力才能降低,討好政要的議價能 力也相應減少。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