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仍是基督徒》第六章(9)第九宗病:神學院也不是「天國」

0
135

教會出問題,傳道人不能推卸責任。傳道人是神學院教導出來,對學術、牧養方法、生命陶造等也有一定要求。神學院應該是聖經、神學、以至生命栽培最原始、純淨的地方。神學院,應該是「天國」的縮影。如果這樣想,又可能過分單純。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讓我分享幾個的見聞:
第一則,很多年前,有一位善心信徒捐了一部數萬元的影印機給一所神學院。因爲神學院内部有總會支持,器材可以申領資助。神學院因利乘便把奉獻來的影印機單據向總會申請資助。教務長認爲此舉不合基督精神,提出反對(這是明顯的作假行爲)。結果怎樣?這位教務長被辭退!還不這樣簡單,神學院利用她的影響力,四處封殺這位教務長,甚至海外的教會也收到通知。一些原來安排好的講道等行程,全取消了。

另一則,一位神學院教授,神學知識豐富,爲人正義敢言,深受學生愛戴。他在自己的網頁指出自己任教神學院的問題,被神學院警告(包括休學)。46最後這位教授離開香港,在東南亞一所神學院當了神學院院長。這真是香港的重大損失!

再有一則,一位神學院講師在申請學院副教授一職時,提交的著作,涉嫌有剽竊的可能。47内部息事寧人,雙方協議後,講師自願辭職。後來,講師提出爭議,引來一批支持的學生聲援。誰是誰非,本身很難確定。諷刺的是,學生為老師聲討的原因,不是提交的内容有沒有剽竊的行爲,而是「程序公義」的問題!(意思即,在學院質疑講師過程當中,是否合理和合法)筆者並非法律專家,不想評論講師的動機和學院的行政問題。不過,學生爭取「程序公義」卻令我大開眼界。48有沒有剽竊反而不重要,要有公義的申訴程序反而更重要?49無論是哪一方出錯,這一定不是「天國」的縮影。

治療神學院的病,比一般困難。因爲通常我們對神學院的認識有限,資訊又比較封閉,若非經常關心教内的新聞,我們很難分辨。常常聽見希望委身事奉的準傳道人,打聽哪一家神學院好啊?爲什麽?因爲大家對神學院的認識太少。一個關心基督教的信徒,也應該關心基督教的資訊,留心不斷出現的新聞,哪個院長說什麽話,哪家神學院的講師寫什麽文章。這些人和學院是製造下一代舉足輕重傳道人的搖籃。當我們多認識神學院和他們的講師的言行,他們就要更注重自己操守。不要少看自己只是一個小信徒,一個回應、一篇文章,指出他們的問題,雖然比較被動,但也是一種制衡的方法。

作者: 鄒賢程傳道

46參閲時代論壇
47參閲時代論壇
48參閲時代論壇
49雖然學生們曾提出立場:並非認同該講師可能的剽竊行爲。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