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仍是基督徒?》 第十一章:爲什麽我仍是基督徒:我的四個信仰支柱

0
196

説到這裡,回到本書的根本問題:「爲什麽我仍是基督徒?」了。這個書名的出現原因是:我應該不是基督徒了。對!如果我把信仰建基於教會上或一些宗教「領袖」上,我的信仰早崩潰了。那麽,爲什麽我仍是基督徒?正如在上一章給羅素的回應裡所說:「我的前設與羅素不同,我仍然相信上帝的真實存在,耶穌基督死而復活的真確,上帝藉著聖經啓示的真理的純全。」那麽,你可能質疑我,怎知道我的前設正確呢?我會不會是一個被宗教氣氛蒙蔽、被群衆壓力所愚昧的信徒呢?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坦白說,這個問題過去一直困擾自己。當知識越豐富,理性解釋信仰行爲和心理作用的理論越多,更容易令人懷疑所信的是否真實。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我的信仰根基在四個支柱:聖經、傳統、理性和經驗 (這是從約翰衛斯理的信仰平衡四邊形發展而來的)。「聖經」在基督教信仰中是一個極爲重要的根基。沒有聖經就不能有效認識上帝,也不能了解上帝的救恩計劃,但對聖經的信任往往出現吊詭式矛盾。我們又怎能知道基督教所選定的正典就正確無誤?又如何證明聖經所描述的上帝就是真正的上帝?結果我們跌進循環論證當中。76當人認定聖經無謬誤的時候,它又出現内部的矛盾,77就是假設聖經的真確無誤,如何詮釋聖經又帶來另一種衝突。78一些的神跡現象79或歷史又如何可以用理性相信接受?80筆者不用傳統的方法理解聖經:我認爲上帝爲了揭示自己讓人認識他並建立正確的關係,所以應該通過一些人類能記錄的方式流傳下來,聖經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至於内容是否正確、一字一句無誤,不在我考慮之列。在我的理解,不相信聖經的神跡而相信耶穌,他們的信心可能比要相信神跡為真實的更大。我並不肯定聖經内的神跡和歷史,事實上我根本無法驗證。我的選擇是聖經是上帝解釋給人類的一本神學歷史作品,是否真實並不重要。81神學歷史作品的意思是:它記載一些歷史、文學、故事等不同手法記載的作品,當中有對上帝的理解和描述,經過不同年代的歷史發展,揭示上帝的屬性和對人類的救贖計劃。

所以,不同的作者,例如四本福音書裡作者對耶穌的理解也有主觀因素和他想教育的群體,以致他們的描述有刻意的選取和遺忘,這解釋了書卷之間爲何有明顯的差異,至於是否真實有大衛王和亞伯拉罕在歷史上出現82根本不重要。聖經對我的重要在於亞伯拉罕的事跡,也在於希望我知道什麽道理,雖然我主觀地相信他們真實存在過。至於詮釋的分歧,我們又如何化解?依賴權威嗎?權威又如何保證無誤呢?雖然我不同意聖經詮釋有一定絕對性的標準,但我同時相信聖經詮釋有一定合理、合法的方法,它能通過時代的見證、經過不斷批判最後沉澱下來的理據。我自己花很多時間研究聖經,目的找出最合理的詮釋。有時,自己想到的解釋也未必與其它學者盡同。我也不會盲目崇拜某一學者和權威的詮釋為絕對。我只會認定某個詮釋83為現時最合理或比較合理的一個。簡單來説,聖經是人爲參與的作品,有人參與的工作就有機會出錯。所以,聖經有出錯或差異並不奇怪。

我還未討論抄本的差異的處理。84這就是聖靈的默示寫下來,也有人為因素在内。過分擁抱聖經無謬誤、因聖靈保守以致一字一句也沒有錯誤只會閙出笑話。85那麽如果聖經有機會出錯,研讀聖經便很危險?我只能說聖經的經文内的差異,並不影響整體的教導和讓人明白上帝的屬性,這已經是聖經重要的任務。挪亞方舟的「故事」86希望帶出什麽警世的訊息?比起挪亞方舟是否真實歷史為之更重要!那些要尋找挪亞方舟來證實聖經記載乃真實的人,只會繼續被人利用鬧出更大的笑話。

我信仰的第二個根基是「傳統」。這個傳統是指教會傳統起碼源自第一世紀、使徒時代的教會。87這個傳統建立教會的根基,見證著耶穌基督的事跡和死裡復活的事實。除非我們要相信那時代的信徒為了政治的緣故,利用基督信念 來推廣自己的信念,但這個信念令很多人喪失生命、面對獅子與火炬的懲罰。或者,我們要相信他們是一班宗教狂熱者,已經喪失理性了。不過,從聖經與經外的文獻顯示,保羅與彼得等人一點也不像失去理性的人啊!以保羅為例,他本來是羅馬公民,並擁有優越的身份,更有手令逼迫基督徒;卻因著基督徒信仰的緣故失去一切權利成爲階下囚。彼得一個膽小漁夫,爲了傳道而犧牲一切?如果,要在兩個可能中選擇一個,我寧可選擇他們遇見非常的事,足以令他們不怕死亡與刑罰的威嚇去維護信仰,而這個非常的事,就是基督復活的事實。

另一個傳統,當然是基督教 (更正教) 的出現,當時提出向大公教會 (現天主教) 挑戰的教士都是精通聖經教導,在教會系統有權有位的人,爲了信仰的撥亂反正甘願抗衡把持權力核心的大公教會失去一切利益,甚至被追殺、判刑等。如果我們堅持這是宗教狂熱是說不過的,雖然教會歷史上曾多次出現敗壞的時代,但同時卻仍有不少按照聖經吩咐而不顧一切犧牲自己承擔使命的真基督徒,這些如雲彩般的見證人88正正是信仰真實的憑證。讓我說一個虛構故事來説明這點:一天在室内(看不見外面情況的密室),有一個小童全身濕透走進來說外面下大雨。我們可能懷疑他玩水而説謊。然後,有一位誠實穩重的醫生走進來全身也濕透,說忽然下了一場雨…我想,我會選擇相信外面真的下過一場大雨。雖然我無法驗證歷史與傳統的真實,但因著看見那位誠實穩重的醫生所說的話,我選擇他不是為要我相信下雨而弄濕自己,而真實是下過雨。

第三個信仰基礎是「理性」,理性當然包括知識與科學的支持。一個最爭議性的問題乃是關乎上帝創造與進化論的問題。從科學的角度,創造論不能放上書本上討論,討論因而常常變成非此即彼的爭論。我不是科學家,對進化論的研究也有限。但從理性思維中我看出兩點:進化論在科學上只是一種論説 (Theory),雖得到學術的肯定,但這是一種不能先驗也不能重復驗證的現象描述。不過,我認爲進化論並不全然與聖經或創造論抵觸。進化論不能解釋爲何物質存在、爲何有大爆炸、生命如何產生等等。這些種種問題,需要靠我們相信一些假設,例如「物質自然存在」、「大爆炸製造出大量的能量使簡單物質演變出有生命物體」,單單是這些假設,已經需要極大的信心不可質疑。聖經描述上帝的創造,對我來説是一個神學描述,主要揭示生命的來源和被造的原因,聖經並非一個科學作品,在寫作時的科學水平也無法理解物理或生物學的理論。若說,上帝為進化提供了物質與能量,這也是一種神學論説與進化論可以互相共融。雖然我仍然無法相信,人是從猿猴演變過來,這是主觀的。

有些人無法相信上帝六天創造天地,其實這是翻譯和詮釋問題。聖經原文「一天」89其實可以指「一段時間」,至於時間多長久則沒有説明,上帝可以用一天也可以用一億萬年做光、星體…等等。有一個有趣的問題:爲何我們可以用科學解釋神學,卻不可以用神學解釋科學?爲何我們只可以二擇其一?我的選擇是分開兩個範疇來分析討論,即是我們可以用科學的態度批判進化論,結論也並不一定非勝則敗的,換言之就是支持進化論也不代表打倒了創造論,這是兩個不同層面的討論。就算90近年提出「智慧設計論」 的説法,它也未必是支持上帝創造,也是一種不能驗證的論説而已。

另一個關於理性的運用:它是判斷聖經詮釋、教會傳統是否合理、接受與拒絕的基礎。當然因爲信仰本身有超自然部分,我們無法以科學的理性來討論。例如:耶穌死而復活後來升天。我們不會討論耶穌違反地心吸力升天的合理性,也不會討論耶穌肉身升天,現在在天上的情況怎樣?這些都是沒有價值的。我只會用神學地理性來研究聖經:那就是耶穌死而復活對我們有什麽意義?他的升天標誌著什麽?如果你認爲我這種理性態度不合邏輯,我也只能說這是基督徒的理性。

最後一點是「經驗」支柱。91就是個人的屬靈經驗,它是非理性、難於驗證的,又是個人主觀的感受,不過是否真實對於當時人而言最清楚不過。92我們不能驗證上帝有沒有聽基督徒的禱告,就是有沒有應允一個禱告也可能是或然率作用。

不過,我先說一個故事:有一天,你在街上看見一個童軍經過那可能是偶然。但在一分鐘後,又有另一個童軍經過,半分鐘後又有另一個童軍經過…如是者你看見三十多個童軍經過,你推論應該有一個童軍團的活動在附近,而這個推論也相當合理吧。93如果你不取笑我,讓我分享一些個人有趣的屬靈經驗:有一年我去東南亞某一國家宣傳介紹我的新書,在多家教會和神學院演説。我選了一首詩歌為我的主題曲:《我相信》。94當我到達第一所教會的晚上,教會的詩歌班恰巧在練習,他們正正就是唱《我相信》,第二天早上的主日崇拜是福音主日,呼召的詩歌正是《我相信》。外地來的講員95最後祝福大家:擁有美滿的人生!而我宣傳的新書書名就是《美滿人生方程式》。事前她是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們也沒有約定的。另一次,我神學院暑期實習時到了東南亞一個國家的教會短期宣教。在一個主日的下午,我帶領一個小組查經,完結之前我與組員分享了一句經文,而這句經文不是我預先想定的,它突然走出來,我就分享了。聚會結束後,我回到自己的工作桌,開了電腦上臉書(Facebook)瀏覽,一眼看見第一個post就是那句我剛分享的經文。有一次,我在友人家中用膳。同桌有友人的一對夫婦朋友。言談之間他們表達對信仰有興趣正在尋索中,我想起一句經文正想與他們分享。我身邊沒有聖經,然後看見朋友書架上有一本厚厚的聖經,隨手拿來一翻96正是我想分享的經文:「你看父賜給我們是何等的慈愛,使我們得稱爲上帝的兒女,我們也真是他的兒女。」97那天晚上這對夫婦一同做了決志禱告,承認耶穌基督為救主。

有一年我在國内生活期間,每逢周末我都帶著吉他98和聖經到一家小企業為十多二十個員工主持福音性查經班。其中有一次我把吉他放在車尾箱内到達目的地,我就打開車尾箱希望拿出吉他。不過,無論怎樣努力,鑰匙也打不開車尾箱,這是極少出現的情況。我的鑰匙與車尾箱糾纏了十多二十分鐘,聚會的時間快到了。當刻我心想不如清唱吧,突然之間我想:如果這是上帝的工作,上帝會幫助的。我做了一個非常不科學的方法:我按手在車背上祈禱上帝為我打開車尾。禱告過後,我把鑰匙插進匙孔,車尾箱門「卡」一聲彈開令我驚訝不已。這個查經班最後有十多人決志信耶穌,有九位在課程完結後受洗。2008 年在我決定申請唸神學並全時間在教會事奉的時候,有一天早上我一個在寧靜的街頭上,我問上帝:唸神學在教會服侍是我的意思,或是你的意思?正巧經過一個投注站,我看見馬會的標誌。我就問上帝:如果這是你的意思,請你把馬會的電腦弄壞一天,我就知道這是你的意思,我的心就踏實了。這個禱告過了一周,當我和太太一起坐船回家,而本來我們通常坐地鐵的。99我們本坐在前排,後來因爲旁邊的人説話太嘈吵,我們轉去後排去。就在這個時候,我從椅縫中看見前面的乘客在看報紙,報紙中有一段新聞100提到「馬會網上投注賽日癱瘓!」。我2012年於神學院畢業在畢業晚宴的晚上,當時我已經通過面見的教會並預備進入工場。101晚宴有抽獎的環節,獎品多是價值不高的小玩意。突然我心血來潮,求問上帝:現在面見的教會是你要我去的嗎?如果是請你讓我抽到一個獎吧,小小的也無所謂,我就知道這是你的意思。結果,五十多份的小禮物也沒有讀出我的名字。到最後的大獎是錢也買不到的:它是一位神學院講師畫的抽象畫,想不到給我抽中!抽象畫的内容是耶穌為彼得洗腳。102我怎能不五體投地!過去信主的二十多年大大小小的屬靈經驗,若然要盡寫出來真不能盡錄。讀者看到這裡,應該相信我是一個有理智、有批判能力的人吧?我也沒有任何動機,作個謊言導你入教吧? 雖然每一個人與上帝的經驗盡不相同,對我來説這些窩心的經驗,猶如讓我看見三十多個童軍先後出現不會是偶然的!他讓我在理性中知道上帝的真實存在,與他不斷與我溝通和印證。

我說完了信仰的四個支柱,大家應該明白我對上帝真實存在的根基。我對信仰的認真與執著,也是因爲對信仰真實的回應。再回應開首的主題:爲什麽我仍是基督徒?這應該夠明白了吧!在變了質的信仰環境裡,如果信仰建立在教會和領袖身上,我早就放棄了,因爲上帝的真實我必須認真回應。這回應包括我的生活原則、人生目標、使命和責任等各方面的調較,而且更要把這真實的信仰承存下去。

作者:鄒賢程傳道

註:
76 我們相信聖經的真實,賦予它權威,但我們不能驗證它的真實。反而,使用聖經來證明它自 己的真實。
77 例如書卷之間的描述,内容、次序或一些細節都出現一些差異。
78 同一本聖經,可以指出同性戀是罪。但又有人可以詮釋聖經並不斥責同性戀。
79 約拿在魚腹三天。以利亞求神,天火降下來等等。
80 例如大洪水滅絕地球所有生物,只有挪亞方舟一家八口和船上的動物得救。
81 我說並不重要,並不代表我否定它的真實。我只是不介意是否真實。
82 一些人質疑聖經的真確性問題:亞伯拉罕在聖經以外沒有其他記載過他生平的文獻;也沒有 記錄大衛和所羅門輝煌統治的皇朝。
83 無論是我自己的結論或別人的結論。
84 不同的抄本有一定出入,我們如何判斷哪一個抄本纔是最正確呢。
85 彼得雞啼前後各三次不認主,縂共六次不認主。耶穌的最後晚餐也有兩次。
86 故事並不否定它的真實性。
87 猶太教會太久遠和複雜,筆者難以深入處理。
88 見證人在聖經原文是殉道者的意思。
89 希伯來文原文可指一個月、一年、或一段時間。
90 一個理論認爲創造有一個目的,背後有一「智慧設計者」設計並創造生物等。這說法為基督 徒所接受,認定這「智慧設計者」就是上帝。並以此為科學的證明。
91 在約翰衛斯理的神學四邊形,經驗支柱著重團體經驗,而這裡本人重視個人經驗。因爲團體 經驗也難於驗證。
92 很多時候也不能被他人驗證。
93 我們不會說有十多個童軍偶爾經過。
94 讚美之泉製作出版的。當時這歌並非十分流行的。
95 該講員事前並不知我有這個講座,她是當天到達教會的。詩歌也沒有約定的。
96 那本聖經有一條用來分隔的紅繩子。我就在那分隔的一頁,翻開。
97 約翰一書3章1節。
98 吉他是領唱詩歌用的。
99 我們家在愉景灣。
100 2008年6月2日成報。
101 傳道人對工作教會的稱呼,這工場就是我現在服侍的中華基督教會錦江紀念禮拜堂。
102 約翰福音裏的一個情結,耶穌在最後晚餐為門徒洗腳的情景。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