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的夢想和粗口

0
520


《淪落人》無疑是近期最受好評的港產片,叫好也叫座。導演陳小娟講述的是兩個淪落人的故事:男主角昌榮(黃秋生飾)因一次工地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從此命運改寫,不單妻離子散,更變得滿心怨憤,看自己猶如廢人一個;女主角Evelyn(姬素孔尚治飾)同樣面對婚姻失敗,為了幫補家人生計,被逼放棄到加拿大升學修讀攝影的機會,到了香港成為昌榮的家傭,不單要照顧昌榮的起居飲食,更要為他洗澡、更換尿片甚至清理糞便等。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兩個天涯淪落人,在因緣際會之下,就在香港一條古舊的公共屋邨愛民邨相遇。

由於有關《淪落人》的影評已很多,本文只簡要地談談此片引發我思考的其中兩點,夢想和粗口。

首先,有關夢想。

Evelyn作為人離鄉賤的外傭,竟然有機會向著成為一位攝影師的夢想進發,當然有其鼓舞人心之處。但對我來說,這種以「能達到某一種成就」或「完成某一個目標」作為夢想的定義,對今日朝不保夕的香港人來說,已顯得有點膚淺和公式化。

反而,昌榮對夢想的態度,和其後的行動,更能帶給香港人一點共鳴和安慰。當Evelyn跟他談夢想時,昌榮斬釘截鐵地回答說:「Dream? No dream!」既然看自己是廢人一個,還可以有什麼夢想?然而,正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昌榮因著心中那份良善,和對Evelyn的恩慈憐憫,他成了一個幫助別人夢想達成的人。當昌榮向Evelyn說他沒有夢想的時候,其實他已有一個夢想。

所以,當Evelyn朝著她的夢想向前邁進時,昌榮的夢想便達成了。

也許,對今日香港人來說,殘酷的現實已令我們心力交瘁疲憊不堪,我們已不敢再談什麼夢想。但昌榮的經歷,可帶給我們頗大的啟發,就是即使我們已猶如廢人一個,但我們至少仍可持守著心裡一分良善,和對身邊的人有一分恩慈,以至到了最後,我們對人生仍可持守著一份盼望。

簡單來說,就是即使四面受敵,心裡作難,甚至跌落人生谷底,我們仍可持守著心裡那份單純,仍然可以不亢不卑,活得像一個人,就如Evelyn鼓勵昌榮時曾說的那句話:「你不能選擇不坐在輪椅上,但可以選擇怎樣坐在輪椅上。」

對當下香港市民來說,不單目睹本來引以為傲的自由、廉潔、民主、法治等核心價值逐步消逝,還要看著剝奪人民自由無所不用其極的威權管治步步進逼,我們豈不視自己如淪落人嗎?但作為《淪落人》主角的昌榮和Evelyn正好提醒我們,人生中仍有很多美好的價值,值得每一個人追求。又或者換一句話說,每一個人,甚至是被視為廢人的那些人,其實仍配得到人生中的美好,仍配得到作為一個人應有的理想。就如本片的英文戲文,就是「Still human」。的確,不論所面對的打壓多嚴厲,際遇多艱難,我們仍可以選擇活得像一個人,原來那也是一種幸福。

其實,飾演昌榮的黃秋生,正以自己的生命演繹了以上主題。五年前,秋生就是因為曾在雨傘運動中表態同情學生,而被中國大陸封殺,從此便幾乎再沒有電影公司聘請他演戲。但秋生沒有因為生活艱難而轉軚,反而他曾說:「如果吃這碗飯(回中國大陸拍戲)要出賣尊嚴,對不起,這碗飯太貴,我吃不起。…我們不是乞丐,是一群有良知的藝人。」這就是一個雖然淪落,仍然有理想,「Still human」的人。

其次,想簡單談談《淪落人》的粗口。

本片用了很多港式用語,例如「茶煲」(trouble-麻煩)、「蛇驚」(scared-害怕),讓不少中年至老年人感到親切。此外,本片也夾雜了很多粗口,其中昌榮教Evelyn表示Thank you的「多__謝」和表示love對方的「黐__線」,好幾次令觀眾淚中帶笑,也令人更深感受到昌榮和Evelyn(還有極出色的配角阿輝)之間的深厚情誼。

對我來說,背後藏著濃厚人情味的粗口是本片的神來之筆。遺憾的是香港很多教會牧者和領袖,仍對粗口存有強烈的抗拒態度,這方面實在和時代脫節。畢竟,今時今日,粗口已成了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個重要部份,若香港教會仍帶著言語潔癖,只會跟絕大部份香港市民越走越遠。

我在此鼓勵更多牧者和長執入場觀賞《淪落人》,一方面可反思教會所傳的福音,如何能具體地成為像昌榮和Evelyn這些人的好消息,幫助他們更有力地活出完整的人格;另一方面,可更多認識一個事實,就是很多粗口爛舌的人,其實都像昌榮和阿輝一樣,表面粗鄙,裡面其實藏一個單純、良善和滿有恩慈的靈魂。

作者﹕馬保羅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