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仁天皇繼位.從三神器回顧日猶同祖論

0
756

德仁天皇即位,繼任為日本第一百二十六任天皇,今後敬稱為今上天皇陛下,年號改元為令和。禮儀於五月一日早上十時三十分在皇居宮殿松之間中舉行,天皇、皇室人員、侍從、均穿上西式禮服,天皇在劍璽等承繼之儀中領受了御璽、國璽及「三神器」其中的兩項神器。隨後,德仁天皇在即位後朝見之儀中首次以天皇身份向國民發表演說。即位禮正殿之儀將於今年十月舉行;屆時德仁天皇將會穿上黃櫨染御袍,頭戴立纓御冠,手持笏登上高御座,由總理大臣帶領全體國民朝拜。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三神器是分別是八咫鏡、天叢雲劍和八尺瓊勾玉,這是在神道教創世神話中源自天照大神並在其後代天皇手中代代流傳的三件傳世寶物,神道教相信是天孫降臨(註一)時,天照大神授予瓊瓊杵尊(註二)並由日本天皇代代傳承的寶物,是天皇作為其天命的權威和象徵。鏡代表智慧,玉代表仁慈,劍代表勇氣。

八咫鏡是一面鏡子,供奉於伊勢神宮。天叢雲劍源於神道教創世神話中素盞嗚尊(註三)的寶劍,其斬殺八岐大蛇(註四)後從其尾部取得,供奉於熱田神宮。八尺瓊勾玉,一顆尖彎形狀的玉墜,供奉於皇居。這些神器十分珍貴,因此不會公開展示。禮儀中使用的神器都是複製品,但即使是複製品也不會在儀式上公開亮相。

根據日本神話,八咫鏡為由於素盞鳴尊大鬧高天原(註五),天照大神非常憤慨,便躲進天岩戶𥚃,因此天地間墮入黑暗,因此諸神一起製造了八咫鏡,掛於天岩戶前並一起跳舞,天照大神頗為好奇便被他們誘騙便從洞中出來,天地間又再次充滿日光。

天叢雲劍源於《古事記》,素盞明尊於出雲國遇到足名椎及手名椎(註六),他們共有八名子女,但其中七個都獻給了八岐大蛇。他們告訴素盞明尊,八岐大蛇即將把他們的第七個女兒櫛名田比賣吃掉。素盞嗚尊答應為老夫婦除去八岐大蛇,但條件是要把最後一個女兒奇稻田姬許配給他。他帶備八桶酒放在不同的地方,八岐大蛇受酒所誘惑,將八個頭分別伸進不同的酒桶里暢飲。素盞嗚尊乘機以十拳劍把八岐大蛇的頭逐一砍下並斬掉其尾巴。在斬斷第四個腦袋時,他在蛇體內發現一劍;他將此劍名並獻給天照大神。

相傳八尺瓊勾玉是神武天皇皇妹妹委姬所擁有,當時勾玉作為神石被收藏。直至神武天皇派遣兒子武尊征東國時,委姬擔心侄兒安危,便假傳聖旨把草薙之劍賜給武尊,又把神石給他護身。本來是平安無事,但完成任務回到大和國時,其叔父欲奪皇位,便說武尊造反要殺之。結果當武尊被困死之際,他取出神石,將其石摩擦後得火焰脫困。

三神器在日本歷史上通常是前任天皇交託給予下任天皇,但偶然也有通過各種手段爭奪的時候。最着名的歷史事件為南北朝時代,北朝的後小松天皇用下任天皇繼承權作誘騙南朝後龜山天皇交出三神器,南朝天皇在交出三神器後退位,但道統最後卻由後小松天皇的兒子繼承,自此日本南北朝的分裂最終合一。

除了在任天皇以外,據說從來沒有任何皇室人員、民眾和神道教神職人員曾親眼見過三神器的模樣,至今神宮與皇居從沒有也向外界提供任何照片或可證實的資料關於三神器。因着其獨特性,官方或民間的所有學者亦禁止對此作出調查。

在「日猶同祖論」中,作為其學術的根據,亦是由三神器開始。三神器與以色列傳說中的聖物;十誡法板、權杖、約櫃都是三個、古日本語和希伯來語也有共同點、而京都部份神道教宗派的象徵圖案,也是與大衛之子相同圖案的六芒星。因此從該論點的論述,三神器正是以色列失落的聖物,約櫃原來放置在伊勢神宮。

日猶同祖論,是論證日本人與猶太人是同一民族的一個學術理論,由前日本宣教士麥克勞德.尼古拉斯在明治末期出版的《日本古代史略圖》中提出,其首次提出論述表示日本人的祖先正是猶太人失落的十支派的概念。

相傳在公元前約一千九百至二百年,失蹤的十支派由猶太人的祖先雅各生下十二個兒子,這十二人分別成為十二個部落的首領,但其子孫後代的血緣關係日漸淡薄,難以維持部落體制的存在,聯盟瓦解分裂成南北兩國。其中的十個部落的流便、西緬、西布倫、以薩迦、但、迦得、亞設、拿弗他利、以法蓮和瑪拿西支派聯合起來組成北國的以色列王國,另外便雅憫和猶大支派兩個部族則組成南國的猶大王國。在公元前九百年間,以色列王國被亞述帝國征服,其居民被流放,不知所蹤,十個支派歷史上再無任何蹤跡。猶大王國則在公元五百年前後被巴比倫王國所滅,耶路撒冷被摧毁,所羅門王所建的聖殿亦被夷為平地,約櫃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但是其居民卻保留了猶太民族的共同體意識,在一九四八年成功復國的以色列國就是在歷史上以色列王國北國的領土上所建立國家,是猶大王國南國的後裔。事實上關於猶太的失蹤的十支派流落他方的傳說非常多,有說猶太的十支派流入了印度;有說中國的羌族是十支派的後裔;也有說正是因為猶太十支派流落中國,才衍生了華夏文明。

在列舉日猶同祖論的證據之時,支持該學說的學者會將日本皇室的神話與猶太人習俗聯繫在一起。根據網絡上的資訊,如日本皇室的象徵菊花章紋亦曾經在聖殿門外出現過;神武天皇原名的「神倭伊波禮琵古命」,若用希伯來語發音來理解的話可以說成是大和的創始人是希伯來;論證又從中國來到日本的秦氏人為猶太人後裔,其理由為日語中秦的發音與彌賽亞讀音相近;在神道教和猶太教中,獅子和角都具有重要意義,據說京都御所清涼殿中還有一個獅子和角獸的徽章作為天皇的章紋,神獸狛犬的原形亦為獅子。日本和猶太人習慣用水和鹽闢邪,且在出生後約三十天前往神社寺院的習俗只能在日本和猶太人身上看到;門框經文盒和御守的作用相似;甚至鳥居的紅色亦被聯想為逾越節的羔羊血;三神器與以色列傳說中的聖物都是三個。在日本民間佛教修驗道的山伏(註七)其身穿白衣頭戴黑色頭襟的形象,被認為與猶太教經文盒裝扮的傳統相吻合;古希伯來聖殿和神社的結構相似;相撲來自古事記的建御雷神及建御名方神的互相摔跤,與雅各和天使摔跤的經文相近;約櫃亦被視為神道教的神輿的原型。一些希伯來字母與片假名有相似的形狀和聲音,同時很多的日語發音亦能找到與希伯來語的相似之處等。

在這個過程中,日本基督教界人士的中田重治、小谷部全一郎、佐伯好郎等人起到了關鍵的作用。牧師中田重治是日本基督教聖潔教會的創辦人之一兼首任監督,是東京大學基督宗教研究系的博士、小谷部全一郎則是耶魯大學的神學博士。佐伯好郎是日本的宗教與法律學家,是着名的景教研究者,有景教博士之稱。由於他們是基督教界和社會的學者,留洋經歷並知識分子的頭銜,因此使其個人的神學立場使該理論獲得廣泛的認受性。

日猶同祖論的提出,從基督教和政治上,筆者不難從神學和社會環境的理解。當福澤諭吉指出東方的鄰居盡是些野蠻人之際,其已將大和民族的身份認知從東方轉向西方,要做文明的西方人。畢竟日本地處東亞,亞洲的日本作為地理上的概念無法變更。在地理無法改變的情況下,那麼也許改變自己的出生,從種族論上下手,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既可使大和民族可以脫離東亞孤島和異教徒國家的不理想處境的印象,又可使國家體制轉移到大帝國的脫亞入歐的地位,同時又能藐視某些基督教國家的權威,因他們會發現日本也是上帝耶和華所祝福的國家。但目前基因鑒定的結果為現代日本人的基因並無與現代猶太人相同的基因標記,是否定該理論的其中一項論證。

尼古拉斯宣講的言論在部分日本基督徒看來則成為一種新的可用於解釋日本神性的證據。其在宣揚這套理論之時,適逢日本國家神道化的重要階段,天皇為神的理論大行其道。在日本的一些基督教界人士看來,既然猶太人是上帝的子民,而日本人同樣也是神的選民了,那麼兩者之間必然有所關聯。日猶同祖論正好為日本基督宗教神學界帶來啟發,以神學論術去證實了日本國體(註八)的神性。

不知道讀者對於這個論述的提倡感到如何。作為港澳的基督徒,筆者衷心祝福新時代的日本在天皇陛下的領導下能為日本和大東亞扮演好符合時代的角色,願讀者都為這個國家祈禱,一同見證並鼓勵令和時代的新一代基督徒。

作者:梁君培牧師

(註一)天孫降臨:神道教中的太陽女神天照大神的孫子天津彥彥火瓊瓊杵尊,從天降臨葦原中國。降臨之時天照大神授三神器與他約定世代統治日本,這是天壤無窮神敕,是天皇被稱為神的後裔的原因。

(註二)瓊瓊杵尊:神道教神衹。葦原中國治天,地神五代之一,也是神武天皇的曽祖父。

(註三)素盞嗚尊:神道教神祇。素戔嗚尊為伊奘諾尊和伊奘冉尊之子:日神、月神和素戔嗚尊。由於這三神出生有別於其他神祇,伊奘諾尊高興之餘稱他們做三貴子,並分封領地。

(註四)八岐大蛇:神道教創世神話中的怪物。有八個頭、八條尾巴,眼睛鮮紅,背部上則長滿了青苔和樹木,腹部則潰爛狀流著鮮血,頭頂上則常常飄著雨雲,身軀有如八座山峰、八條山谷般的巨大。非常喜歡喝酒。

(註五)高天原:是神道教神話、《日本書紀》和《古事記》中,由天照大神所統治的天神所居住的地點。有別於地上的大八州,高天原被描寫為飄浮在海上、雲中的島嶼。

(註六)足名椎、手名椎:神道教神話建速須佐之男命斬殺八岐大蛇故事裡的夫婦。

(註七)山伏:是神佛習合的神道教和佛教修驗道在山中徒步修行的修驗道的行者。

(註八)國體:日本在大日本帝國時代,國體一詞有其特殊意義,指在以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為中心之秩序。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