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逃犯條例》,我們想協進會告訴中國政府的是……

0
188


呢度講嘅「協進會」當然是「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我哋細細個就知道基督教協進會係代表香港教會同大陸教會(三自教會)溝通嘅官方機構,點解知道?因為我哋1997年之前,即使係跟國際「差會」(民間宣教機構)返大陸偏遠山區教英文扶貧傳教,或者跟「地下教會」進行宣教培訓;直至參與「協進會」主辦嘅官方交流團,參觀印聖經嘅組織、神學院、教會交流等等,都知道「協進會」的官方角色。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後來到咗九七之後,協進會得到中方及特區政府嘅肯定,要為選特首嘅選舉委員會,要派出大約十位基督教「代表」,去完成今日大家都知道嘅「小圈子選舉」;協進會嘅政治功能,大家就更加清楚。

所以既然係政治功能,所有香港嘅基督教組織、宗派、堂會,即使唔係協進會嘅會員,或者喺協進會角度係唔認識嘅基督教組織,都會留意協進會嘅動態,睇下佢哋嘅立場,或者期待佢做到溝通政治意見嘅角色。

例如之前中國拆十字架、拆教堂、拉神職人員,我哋會期望身處「一國兩制」嘅保護,尚有少少言論自由嘅香港,可以係呢個問題上面表達下,於是我哋好支持邢福增去年提出話想請協進會去表達下我哋香港基督徒嘅關注,當然更加希望中國政府可以停止打壓行為啦!而中聯辦就係中國政府係香港民間溝通嘅「對口單位」,於是好自然大家會期望協進會可以向中聯辦反映。可惜當時嘅協進會總幹事,後來因為性騷擾事件落咗台嘅盧龍光牧師拒絕咗。

好在信徒無因為協進會而忘記反映意見,後來好幾個宗派都有信徒用「一群宗派信徒」嘅名義,繼之前反對人大釋法,再次表達政治意見。

信徒自由發聲背後嘅「一國兩制」唔係必然嘅,近日香港政府極速20日諮詢期強推早有爭議嘅《逃犯條例》,引發社會譁然。除左一向以民主人權為念嘅政治團體,商界都講出佢哋嘅擔心,無論係法例嘅廣泛覆蓋程度,以及竟然有違反法治常識嘅「無限追溯期」,基本上所有人都喺法網下可能會被引渡返去有死刑嘅中國審判。由於香港政府無足夠諮詢,社會爭議自然去咗立法會,由民意代表及政治代理人去議會度爭拗。時至今日電視上面見到嘅所謂「議會混亂」,香港政府唔係無責任嘅。

喺呢個時候(2019年5月12日),大家見到協進會喺facebook 發出一份「期望與呼籲」,下款係「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執行委員會」,證明佢哋係無咗總幹事期間,都想幫下忙,呢個係好嘅;但係內文只係針對所謂「議會混亂」嘅表象,呼籲大家「理性討論」,實在係太表面啦,好似完全唔知社會過去幾十年來,發生左咩事令香港今日嘅政治攪成咁。

唔想咁樣,可以點?正如上面講,大家都知香港教會,無論係海外宗派、堂會、機構、神職人員、平信徒個人,都已經喺《逃犯條例》嘅法網內,協進會實在有責任亦有需要做一個廣泛而普及嘅教內諮詢,而且要係法例尚未通過之前,將我哋嘅憂慮,反映比香港政府,甚至係中聯辦以至中國教會知道,咁先係協進會應有嘅責任,亦係協進會存在嘅目的。

具體而言,我哋嘅建議係:
1)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立即向香港政府表達對《逃犯條例》的憂慮,要求政府擱置法案,至少要重新諮詢;
2)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應該向香港教會所有基督徒開放,讓重大事件及政策,可以有資訊交流、收集意見、整理立場、反映意見嘅功能;
3)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作為政治溝通機制,可以向所有信徒收取行政費用,讓行政同事有足夠資源可以促成意見的收集與反映。例如引入電子公投技術,讓信徒可以向中聯辦示意我們對國內的宗教打壓的關注。
雖然春天教會唔係基督教協進會嘅會員教會,你哋未必「熟悉」所有近年新生嘅教會機構,希望呢篇文字,係信徒層面去同協進會互相溝通嘅開始。

作者﹕春天教會

(編註﹕文中所寫的「期望與呼籲」,指基督教協進會執行委員會於12日發表的《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期望與呼籲》。而春天教會發表本文後,協進會社會公義與民生關注委員會在14日發表《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社會公義與民生關注委員會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回應》。)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