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壓制青少年人的思想,教會也會如此嗎?

0
172

年青人不是對教會的傳統完全否定的,只是他們不滿意,教會在面對今天的處境,一是以「政教分離」不予以討論,甚或是禁止討論;另一方面,他們也看見部分教會領袖,只有附和權貴,對他們所作的,更以「順服執政掌權者」來予以肯定。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社會壓制青少年例子斑駁

不久前,崇基學院神學院學生會邀請我參加《傘下:遍地開花》電影觀賞,並作分享嘉賓。這活動向中文大學申請場地時,遭中大以多個理由遲遲未有回覆。據聞,大學曾提出的理由,是該活動不屬學術活動。最後也沒有借出場地,理由是神學院學生會並非中文大學學生會的成員會員,所以學生會在最後臨時決定使用神學院聖堂舉辦活動,但也因地方遲遲未決定而阻礙宣傳。但翻查過去的紀錄,中大也曾借出場地給與學生組織播放電影欣賞,也曾借出場地給神學院學生會。明顯,這是與電影題材與政局有關。從這小小的事上,已看到大學因政治理由,收緊學生的活動空間。

這事發生的同時,理工大學也發生了學生因紀律問題,被判社會服務令、停學,甚至是終生不收錄的事件。學生的違規很嚴重?所以作出如此嚴厲的懲罰?大學對學生的懲罰,是否有違教育之道?但理大的校董指出,是因為學生提出「港獨」。

聖保祿中學有畢業生留校拍照,或許已超過學校開放時間,只好在校門外拍照,但仍被老師召喚警察,請他們離開,怕防礙其他市民。

政府有意修訂「逃犯條例」,不單非建制人士反對,連建制內的商人也有憂慮。香港眾志成員往政總抗議,遞交請願信,保安員如臨大敵將他們圍困在大堂,並動用大批警力將手無寸鐵的幾位女成員抬離現場和拘留。

撰文時,聽到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警民衝突案的裁決,多位被告被判無罪,只有一名被告容偉業被判有罪。得悉他患有自閉症,家庭遭遇坎坷;而梁天琦雖在是次被判無罪,但他仍要為早前被裁定另一項暴動罪繼續服刑。年輕人因不滿現狀而引起騷亂,為何政府要將騷動定性為暴動,以重刑加以打壓他們?

⋯⋯⋯⋯

今天我們面對因政治取向而撕裂的處境,特別是年青一輩,與年長和建制人士多有不同意見,並且常有反叛的行為出現。社會所用的解決方法,多不是面對問題的核心,只是解決發出問題的人,將他們趕離學校,判以監禁,以收阻嚇作用。但問題仍不斷存在,甚至不是抗議的事,例如沙中線和地鐵信號系統的更換,也因管理不善,導致問題頻出,市民的不滿已到達爆煲狀態,政府仍沒有好好面對和反思。

教會的撕裂當然沒有如社會般嚴重。但自2014年街頭佔領後,年青一輩的教牧和信徒所持的政見和對教會的傳統,多與年長的一輩和教會的領袖不同。怎樣在這撕裂的處境下,牧養信眾,特別是年青一輩?

獅子山精神是過去式

教會通常多以和諧合一來勸喻不同意見的人接納教會領導的人的意見。長輩或是教會領袖,也常會以過去的經歷,來勸導(有時也會是指責)年青人,只需努力,便可以有如他們現在所得到的生活。

「日光之下無新事」,這只是指類似的事會重複發生,但不表示人仍能用舊有的方式和態度去面對。過去,香港人生活都常遇困難,香港是條小漁村,不少人從內地逃難來,獅子山精神,互相守望,努力不懈,總有出頭天。老闆與員工關係,就好像一家人那樣。香港是我家,這裡就是天堂。

但上述的精神面貌已完全改變了。香港被打造為國際大都會,賺到金錢才是最重要,不斷競爭,賺得到便是贏家。

經濟壓力,賺不到錢買樓,當然是年青一輩的困擾。不少青年人寧可不做樓奴(當然連樓奴也做不成),但他們仍願意努力工作,賺取生活所需。只是看見大家的努力,得益的仍是富裕的商人,內心怎會沒有忿怒之意?政府推出「明日大嶼」計劃,初衷是為下一代人能創造更舒適的生活環境,可解決住屋問題;但最近有調查指,百分之八十年青人反對,為甚麼?年青人的理想,不是局限於有個住所;他們重視環保,也追求公平公義。填海除破壞生態環境外,更多土地的開放,最終也只是地產商得著益處。

今天青年人所面對的困境,除過去互助守望的精神已不復見外,他們還看見專權的政治已壓在頭上。香港大學最近一份調查,發現百分之七十五青年人對「一國兩制」沒信心,百分之七十對香港前途無信心,百分之六十二對北京不信任。

看見上一代爭取民主,幾十年也沒有任何進展。加上近幾年,中央政府不但將普選推翻,言論自由不斷收窄,只要觸及「港獨」也被指違法;但政府從來沒有清楚指出,談論「港獨」犯了哪一條法律,只是粗暴地取締有關組織。「一國兩制」已漸漸褪色,中央在港加強管治,法治變成人治,「一言九鼎」就是法律。青年人也看見內地維權人士被打壓,宗教自由被收緊,新疆民族被送入再教育營⋯⋯等等事情,自然不想生活在沒有自由和人權的中國,也自然有人提出一些「港獨」的思想和言論。亦因為這緣故,「兩傘運動」、「旺角騷亂」、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等所謂反社會行動才會出現。

我們這一輩所經歷的,雖不容易,但也算是政治穩定的日子,逃離內地,在香港只要刻苦一點,也可以安居樂業。但年青一輩所面對,或將要面對的,與我們完全不同,他們難以逃避中共的專權。

年青人不是對教會的傳統完全否定的,只是他們不滿意,教會在面對今天的處境,一是以「政教分離」不予以討論,甚或是禁止討論;另一方面,他們也看見部分教會領袖,只有附和權貴,對他們所作的,更以「順服執政掌權者」來予以肯定。

在撕裂的處境下牧養

要在這撕裂的社會處境下牧養教會信眾,個人認為要注意下列幾點:

一、接納教會和社會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想。不論是在教會或社會,不少人的確曾刻苦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面對將來有不知的可能性,他們寧可看見社會安定,也不想推翻現狀。

二、不要消滅年青人的聲音和意見。事實上,他們有很多意見也值得大家一同反思的。例如教會過去多只強調個人靈命的增長,信仰變得「私有化」,年青人認為信仰應涉及生活和社會的層面,這實在是好好的提醒。

三、年青人不一定是反傳統,也不一定要其他人完全認同他們的想法,他們更不一定要用他們的方式達成目的方會罷休,他們所需要的是能被聆聽和接納。教會應創造空間,讓對信仰有不同經歷和反思的信眾,多坦誠溝通,聆聽,也學習彼此尊重。

四,與年青人同行。我們不一定每事都和年青人一同走,但最低限度,可以找一些大家有相同意見的事,一起學習和實踐。例如,激烈的政治對抗不一定是我們同意的,但關心社會的貧窮人,相信是大家不會否定的,大家可否從這基礎開始?

彼此接納是「和諧」的鑰匙

還記得四年多前的街頭佔領,教會開放給參與雨傘運動的人士暫避。當然不是每個會友都同意,但反對的不算多。能夠做到這點,是多年來教會向來都是開放給任何人,不論政見,服侍有需要的人。這學習是要經歷多年的。假若沒有過去的學習,突然發生街頭佔領,我也難開放教會。各教會的起步點可以不同,但可以從現在開始,大家先學習怎樣服侍有需要的人,就會從服侍中看到社會和政治的問題。

經過四年多的日子,政府用不同的方式打壓異見者,抗爭的空間愈來愈窄,相信年青人也不會冒險。這不是失敗,而是從過去的得失中學習。但這正是機會讓教會信眾可以去反思和一同學習,怎樣關心社會,從貧窮、環保等大家容易認同的問題開始,一起同行。若能多關心社會中有需要的人,我們會更多領悟到社會問題產生的關鍵,教會也能重新建立她的使命。

對教會信眾,我盼望大家明白,「接納」不等於「認同」。「和諧」不是要認同,彼此接納才是「和諧」的鑰匙。對年青人要講的幾句話,就是「光照在黑暗裡,黑暗郤沒有勝過光」(約翰福音一章5節);「罪惡雖然好像得勝,天父郤仍掌管。」(《天父世界歌》)

作者:袁天佑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