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宗教系列-幸福科學教.從神子脫教到日本和洋式神秘學的反折面

0
446

早前筆者在自己臉書帳號的一貼文中,無意發現獲得一位人物的讚好。可能讀者會視其為一個普通的日本人;但在日本的宗教界,其為公眾人物,作為前宗教家,他仍然處於兵家必爭之地。在過去,他曾經是一宗教信仰內所信奉為神的兒子-宏洋。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在現代的日本新興宗教界別,大部份新宗教已經處於「舊新宗教」時代;創教的教祖已經逝世,現時由其接班人或代表繼續帶領該宗教處於穩定發展階段。或者部份新宗教為傳統宗教的繼承者,教義大量連繫着舊宗教的意識形態,因此創教者純粹屬於改革式的宗教家。例如基督宗教所信奉的神為上帝,但基督教新教的創始者為馬丁路德,但馬丁路德只是宗教家,並非基督教所信奉的神明,又或羅馬天主教信仰的教宗只是使徒的繼承人和耶穌基督在世的代表。

幸福科學教於一九八六年創立,是日本新興宗教最年輕的代表、也是全日本最具爭議性宗教的首位。筆者雖然曾數次到訪該宗教的正心館(註一)和精舍(註二),但仍然沒有機會與該宗教平等並正面接觸,但根據筆者在日本社會各界的訪談和了解,其應該為日本傳統神道教、佛教、基督宗教和新興宗教的共同敵人。

幸福科學認為人類是佛創造的,其相信在佛的計劃下,天上界派遣了釋迦牟尼、耶穌、穆罕默德和孔子等諸神為中心,由天使和菩薩創造世界。該宗教聲稱其信仰佛教,但同時吸收了世界各國宗教的精髓;其基本教義是「探究正心(注三)」和「現代四正道(註三)」。幸福科學信仰的本尊為「愛爾康大靈」,是宇宙和地球的最高神,而其它神靈則是次等的,其化身有拉姆、托特(註四)、里連特·克魯烏德、歐菲利斯、荷米斯(註五)、釋迦牟尼和大川隆法。幸福科學也相信靈界的存在,有四次元幽界、五次元善人界、六次元光明界、七次元菩薩界、八次元如來界和九次元宇宙界。

幸福科學教所信奉的神明正是該宗教的創始人兼現任總裁大川隆法,原名中川隆,出生於日本德島。其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院,其後就職於日本某大型綜合商社,在紐約總公司工作期間,於紐約市立大學研究所學習國際金融論。一九八五年三月突然獲得「大悟(註六)」,同年七月覺悟到自身為擔負着引導全人類走向幸福之使命的愛爾康大靈,次年辭職並在同年十月創立幸福科學教。

該宗教的教義經典是通過降靈儀式,讓各人物神明或事物的「守護靈(註七)」在大川隆法身上說出「靈言(註八)」,最後編寫為書籍。基本上只要是日本人耳熟能詳的世界名人,無論是活的仰或是死的,大川幾乎一個都沒有放過。此外,受訪者除了神祗和人類外,還有許多無法定性的事物,如天氣、怪物、幽靈和外星人等。大川至今已編寫過超過二千本書,做過二千五百多次的「法話」講道。幸福科學教的標誌由大川隆法名字的日文羅馬拼音首字母拼成,大川很擔心大家不知道他是該宗教的教主。

此外,幸福科學教於二零零九年創立了政黨幸福實現黨和兩所中學高中的幸福科學學園,其宣稱在全球已擁有一千一百萬名會員,在全世界的正心館精舍所超過一萬以上。在政治光譜上,日本最大新興宗教的創價學會偏左親中,而幸福科學則以極右翼保守和反華而聞名。幸福科學教一直以來把創價視為死敵,多次暗喻創價學會是日本最大的邪教,顯然大川不甘屈居日本新興宗教界的第二。去年十月,大川隆法的長子,幸福科學教前副理事長大川宏洋在上公開了一段影片。宏洋表示自己從沒覺得大川隆法是神,單方面宣佈與其父親斷絕父子關系,並且此生不再見面,將改掉大川這個姓氏,也不會再與幸福科學教產生任何聯系,這是其過去的歷史產物。這絕緣宣言在網上一出,震撼了該宗教和日本宗教界無數人。大川和前妻共生有三男二女,宏洋是他的長子。

宏洋向《週刊文春》爆料,和其父大川決裂是誘發性原因為被逼迎娶藝員清水富美加,其次在機構和組織內任職時亦不被重任。當記者提問到宗教分為真的相信自己是神,以及雖然嘴上說相信,但心裡卻不這麼想,那大川隆法是屬於哪一種時;宏洋指出從自己的角度,大川屬於後者;某程度指出該宗教的創教人和神衹並不相信自己的宗教信仰。其實早在二零一一年,大川隆法已經鬧離婚了。根據大川的前妻木村恭子的說法,幸福科學既不幸福也不科學。在離婚一個月後,大川與另一位女信徒職員結婚,即現任總裁夫人大川紫央。

女演員清水富美加(千眼美子)出家後,為幸福科學教站台,提高了該宗教的影響力。筆者認為隨着日本社會的變動,幸福科學已面臨老齡化,在信徒離教等諸多問題上,為吸引更多的年輕信徒,大川隆法把自己的長子推上了台面,又吸收像清水、新木優子這樣的年輕女星,大大提高了該宗教的社會存在感。大川曾使三男大川裕太與女演員雲母結婚,又一心希望清水與宏洋結婚,成為宗教繼承人的妻子,然而宏洋功高震主,大川弄巧反拙及老羞成怒。日本的新宗教團體開始進入衰退期,回顧九十年代開始日本進入了經濟停止增長並開始衰退的時代;與昭和末期經濟泡沫的輝煌雙比,社會低迷、失業率逐年上升,有許多破產的國民都將希望寄託在宗教信仰上。平成及令和時代網絡的普及,社交媒體資訊傳遞的興起,帶給了新宗教的衝擊,解決孤獨的方式比過去來得更容易。當然大川亦推出少女偶像組合,製作動畫漫畫,也會聘請着名聲優為動畫配音等對青少年具有吸引力的傳教方式。然而這次幸福科學教的父子戰,宏洋用手機和電腦可能對幸福科學教造成不了什麼影響,但值得肯定的,他敢於挑戰和改變自己。結合宗教、政黨、教育、機構組織於一身的幸福科學教,是日本社會難以忽視的勢力。筆者提及過日本的宗教法人均可享有免稅的優惠,僅僅只成立三十多年,其發展速度之快在規模是很多新興宗教所望塵莫及。

大川隆法在創教初期進行了多次大規模的宣講,穿着模仿天使、神仙、所羅門王、印度國王、中國皇帝、主教等吸睛的裝束,其依靠自己的人格魅力籠絡了不少的日本人,在這之後他推出了很多的書籍。幸福科學教的教義體系,雖然描繪了人、神、現界、神靈界的相互關係,但幸福科學教和傳統宗教宣講死後結局的終極關懷並不相同,幸福科學更多的是講述如何在活着的時候變得幸福,也是如何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成功,可見這種類型書籍對於大和民族來說為具有利用價值。此外,幸福科學崇拜的本尊為愛爾康大靈,而其創始人大川隆法就是愛爾康大靈的化身,該宗教有別於傳統三大派系或改革式的一般新興宗教。

日本,是神秘主義思想的超級大國,超自然而特意西化的東西是國民心目中的神話。不論是影視書刊或大眾傳媒,由消費意識與消費行為都能夠看出日本人都對命運、星座、靈異現象、占卜、符咒、超能力等表現出極大興趣,相關出版物暢銷不衰,影視收視率也居高不下。幸福科學的信仰由「洋式」顯現,神明跨越姆大陸、古埃及文明、希臘神話,建立了佛教背景為基礎的基督教系統,加入了新紀元運動的特色,以及最後「和式」宗教不能分割的神道教。

在日本人的社會性結構像在無盡的不斷循環𥚃,身處在物質極大豐富、精神異常缺乏的富足社會,日益豐裕的物質生活和日見低落的精神環境存在巨大落差。幸福科學教證明了新興宗教在日本有永遠有存在空間,無論任何年代,臣服在日本人自身腳下的,始終是日本人自我形象難以安寧的徬徨與渴望慰藉背後而衍生的崇拜和宗教情意結。

作者:梁君培牧師

(註一):正心館:幸福科學教的宗教場所。

(註二):精舍:本義是學舍、書齋,原指佛教僧侶的房屋或寺院。幸福科學教的禮拜設施。

(註三):探究正心、現代四正道:愛、知、反省和發展。

(註四):托特:古埃及神話的智慧之神,同時也是月亮、數學、醫藥之神,負責守護文藝和書記的工作。

(註五):荷米斯:宙斯與邁亞的兒子,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註六):大悟:獲得了至高的覺悟境界,並能與靈界之存在自由地信息交流。

(註七):守護靈:指附在人或物身上或伴隨在身邊進行守護與引導人思想的一種靈體。

(註八):靈言:藉由大川隆法的聲音傳達出來。對人或靈界的守護靈進行招靈,探索其本心。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