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四罷推倒《逃犯條例》答客問(第二版)

0
555

《逃犯條例》修訂惡法逼在眉睫,6月9日遊行後,林鄭政府一意孤行,拒絕撤回的機會極大,我們不願就此放棄抗爭,因此門徒事工提出「四罷」終極抗爭——罷工、罷課、罷市、罷教(罷返教會聚會),目標是「撤回惡法、林鄭下台、重奪我城」,特製作答客問,詳述理念。

問:四罷是什麼?
答:首三罷是我們常聽的,包括罷工、罷課、罷市,第四個是罷教,即罷返教會,是為基督宗教徒而設的,因為我們是一批基督徒,也應在對抗惡法上盡力。

問:四罷之目的?
答:一旦在6月9日遊行後,政府仍然不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我們不願就此放棄抗爭、接受惡法通過,便會把行動升級,發動無限期四罷。

問:四罷的具體訴求是?
答:共三項訴求,包括「撤回惡法、林鄭下台、重奪我城」。
「撤回惡法」指政府要無條件及立即撤回修例,「林鄭下台」指特首林鄭月娥需要為上任以來,種種逆民意而行的施政,包括是次強推惡法、導致逾數十萬市民怒吼及四罷的後果,引咎下台。

倘若能夠達成首兩個訴求,四罷便可以結束,唯港人仍需長期抗爭,爭取雙普選、真正港人自治、把主權移交後的亂象一一撥亂反正,亦是「重奪我城」的意思。

問:何時展開四罷?
答:6月9日遊行當天,適逢主日,我們的建議是:基督宗教徒早上率先罷返教會,下午一起上街遊行,而遊行後、凌晨前,政府若不宣佈撤回修例,翌日立即無限期罷工、罷課、罷市,直至達成上述目標為止。

問:6月9日遊行後,政府不撤回修例的機會大嗎?
答:現今的香港,不能夠和2003年七一、由董建華擔任特首時比較,林鄭月娥更不是董建華,就算有超過50萬人上街,政府一意孤行、堅持繼續立法的機會是相當大。

問:為何不慢慢等待立法會有投票結果才發動?或許有奇蹟?
答:不要自欺,若果6月9日遊行後,政府還不撤回方案,不要妄想建制派政黨良心發現,會在投票一刻良心發現,倒戈政府推倒惡法;即使是在2003年七一後倒戈的自由黨,今天的議席數目也不夠扭轉局勢。港人今次要自己救自己,不要靠建制派來救自己。

問:四罷激烈嗎?
答:罷工、罷課、罷市、罷教,必然癱瘓社會運作,當然激烈,對社會的影響可想而知,任何政府絕不能坐視不理,卻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之公民抗命。

問:四罷有代價嗎?
答:從現行法例來看,看不出罷工、罷課、罷市、罷教,任何一項會違反刑事法例,只可能影響個人之利益,包括參與罷工、罷市之市民,也許會因而失掉工作;參與罷課之學生,也許會因而考試不合格、視作矌課,被留級停學等。

問:誰可以參與四罷?
答:我們呼籲,除了從事醫護、消防等緊急工作者以外,所有市民都參與。

問:發動四罷困難嗎?
答:絕對困難,香港自開埠以來,從來未正式進行四罷,只有零星罷工或罷課,要發動之難,可想而知,卻是一旦6月9日遊行無功而還後,剩下來最可行的選項。

問:四罷哪一項最困難?
答:四罷每一項都困難,而難中之難的,必然是罷教。表面上來看,不返教會聚會,不會失去工作、學藉、收入,是最沒有損失的一項,但香港基督徒大部份都是無可救藥的耶膠,即使是有份參與宗派人反送中聯署的數以萬計信徒,大部份都一樣,口講反對修例,但一聽到罷返教會,第一個反應便是教條式的「不可停止聚會」,卻忘記了,這和罷工、罷課、罷市一樣是抗爭行動,對象是政府,以癱瘓社會運作來逼使政府低頭。

問:為何罷返教會?遊行在下午開始,崇拜在上午進行,兩者沒有衝突。
答:提出此說法的信徒,根本不清楚自己講什麼。我們這次抗爭的目標是「推動惡法」,而非「上街」,上街只是達成「推動惡法」目標之手段之一;罷返教會是為達致「推動惡法」目標的升級手段,和罷市、罷工、罷課一樣,要起癱瘓社會來逼使政府就範。
因此,我們發起罷返教會,不是因為崇拜和上街的時間有衝突,而是要升級抗爭。

問:若然本身教會是反對修例,我還要罷返嗎?抑或只罷返支持修例的教會?
答:提出此說法的信徒,根本不清楚自己講什麼。四罷每一項,罷市、罷工、罷課、罷教,所針對的都是政府,而非被罷者本身,即今次響應罷市的店主,並非基於反對/否定本身的店舖而加入、今次響應罷工的工人,並非基於反對/否定本身的公司而加入、今次響應罷課的學生,並非基於反對/否定本身的學生而加入,故此,響應罷教的信徒,也不該基於反對/否定本身的教會,而決定加入與否,要記得抗爭的對象是林鄭月娥政府。

問:中國政府巳經極力阻止民眾返教會,現在本地呼籲信徒罷返教會,豈非迎合了中共?
答:這是徹頭徹尾「共產黨最開心論」。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