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門教牧寄語香港抗爭者:保重是為了走更長的道路

0
268


過去一個月,香港教會先後已經有不同的基督教宗派、宗派信徒、教牧,透過聯署向政府發出呼籲,表達對逃犯條例所產生的憂慮
,參與人數眾多,筆者亦參與其中。從聯署開始,修例所引伸一系列的遊行和示威,筆者至今已見證到,有很多人罷課罷工罷市,與數萬人包圍繞立法會等一連串行動,作為基督徒,相信最不禁發出疑問,就是祈禱又有什麼作用?上帝仍然在嗎?這是很實質的信仰處境應用。雖然自己不是香港人,但作為過去多年在香港教會的參與事奉、一名教牧和成年人,最令自己深刻反省的就是筆者實在不知道如何向下一代,特別是年輕人解釋自己所熟悉的香港社會為何會變成這樣。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作為立足於澳門的筆者,面對如斯龐大在香港的社會運動,鄰近的澳門社會如同其過去一貫的和諧作風,政治冷淡不置予關注,維穩的澳門教會當然亦然,實在是僅次於中國大陸華人教會界的平行時空。筆者在撰寫本文章前,都分別以電話聯絡曾在現場的教牧與弟兄姊妹們,他們都是示威行動中,全日或幾小時在金鐘的。示威者的態度都是理性、和平、克制,但受到的卻是被暴力對待,以催淚煙、布袋彈和橡膠子彈等武力鎮壓。為何百萬人遊行,只是意見的不相同,並不需作理會、為何和平示威會被指為暴動動亂、為何愛護香港成了執政掌權人士的專利?民憤彷彿已到達臨界點。

其實在剛過去的週日,亦有不少澳門人赴港參與反修例遊行或對相關事件表示支持的。澳門是香港人的後花園,信奉普世價值觀的澳門基督徒,在香港發生大型政治活動時,還是會前往香港支持的,不過澳門太多基督徒,實在無法維護普世價值。其實不是香港人,還是澳門人的身分的問題,而是文化水平太低和維護既得利益者,兩地皆有,既然不能代入別人的思考模式,又怎會知道引渡條例是甚麼來的?有建制教會扮演上帝,如今還需要真正的上帝嗎?

上主仍在,沒有沉默,彼此同在,主耶穌基督也同在。筆者不會如同一些神學家和學者般,會使用很多引經據典覆述,因為單單從信仰立場的基本中,耶穌基督也逃不過政權和宗教的暴力而被殺害,但天父上帝卻使他從死人中復活。在這時候,祈禱會讓人在凌亂的環境中,保持身心靈的淸晰,知道自己做什麼和使自己能作出適當的決定。仰望上帝不是逃避,而是承認自己的不能,而讓自己從耶穌基督尋得力量去面對。作為澳門人,同氣連枝,筆者不會沉默,敬佩參與大遊行的人,和在示威行動曾到過金鐘現場的人,筆者欣賞這份對社會的愛護,他們做不了什麼,但他們還可以做什麼呢?為了香港社會,能做一點就做一點。也請你們珍惜和保護自己,保重是為了走更長的道路,再次呼籲香港政府不要倉促修例。

作者:梁君培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