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誰利用和為誰維權

0
425


在近期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有一班教牧人員走到最前線,與香港市民和年輕人們同行,一方面向他們作出心靈上的支援,另一方面希望能讓相關的示威遊行和集會等能和平地進行。在抗爭的過程中,這班教牧人員亦曾對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作出公開譴責。不少評論皆同意,教牧人員和一眾基督徒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當然,這亦惹來教會內不同人士的批評、責備,認為教牧人員這樣高調參與社會事件並不合乎基督信仰。

本文嘗試回應其中兩個反對教牧人員參與社會事件的理由。

首先,部份教會領袖認為教牧人員參與抗爭,會被其他政治勢力利用,成為對付中國政府的棋子。第二,不少教會領袖認為,維護人民在自由、法治或人權方面的權益,不應成為教牧人員的任務,所以當教牧人員介入在有關維權的社會行動中時,就是不務正業。

被誰利用

當我跟不同的牧師、傳道談到有關反送中運動的最新狀況時,先後有兩三位牧者語重深長的提醒我說,當參與這些社會行動時,要留意背後其實是美國政府在推波助瀾,為要攻擊中國政府,所以教牧人員不應被外國勢力利用。

有一位牧者朋友傳來一段短片,名為《美國掠奪一個地方的四個步驟》,內容提及美國政府視自己為世界警察和全球霸主,她會用盡不同策略,令全世界各國都成為她的經濟奴隸。該短片又指出,美國採用的主要策略,包括四個步驟,就是「投資」、「興起」、「金融掠奪」和「焦土」。「投資」是指扶植和以經濟投資到一個國家。「興起」指令那個國家經濟起飛,國力興盛。「金融掠奪」指以貿易戰或透過各樣經濟手段令該國的經濟資源被掠奪。最後「焦土」是指令該國經濟崩潰,而美國便從中得利。所以當今日香港面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帶來的抗爭時,其實背後也有美國這幕後黑手在暗中策劃,只可惜很多香港人連同一眾教牧人員被蒙在鼓裡,不知不覺被人利用。

這種「美國陰謀論」其實在五年前雨傘運動期間,已在好些群體中廣泛流傳。當時我從社交媒體收到幾位朋友傳來有關「香港街巷心理戰」第一至第三集的片段,在合共約一個半小時的信息中,講者雖引用了好些聖經經文,又好像參考了很多資料,但他的論點就是認為雨傘運動背後有美國政府的煽動,香港一班年輕人因為年少無知被人利用,成為美國政府對付中國的棋子。

事實上,這種「美國陰謀論」的論述,理據非常薄弱和粗疏。教會作為門徒群體,在大是大非的時代,必須有敏銳的屬靈辨識,以至不會被這些論述所迷惑。

首先,這種論述毫無疑問誇大了美國對香港市民大眾的影響力和推動力,同時它就中共對香港的影響力,又隻字不提。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黃國維在近期一篇討論時政的文章中,便指出雖然其他國家利用香港的事情來對付中國,的確有可能,但其實國與國之間的較量一向如此,不足為奇。問題是這說法忽略了中國也是一個帝國,推行帝國主義,而且其勢力已伸入香港這一國兩制的城市,和透過一帶一路等大型項目滲透世界各地。如果說美國政府嘗試影響香港,那中國這專制政權,在過去二三十年,豈不是投放更多甚至是數以百倍計的資源和金錢,透過各式各樣親建制組織,滲透在整個香港社會中,來推動她的政治議程嗎? 當我們談到美國陰謀時,難道我們竟對明目張瞻的中共陽謀視而不見嗎?

其次,「美國陰謀論」對北京政府和香港政府的管治責任和施政缺失幾乎隻字不提。本來,當一個城市或國家的當權者施政失當,弄至人民怨聲載道,則人民以抗爭行動表達他們對當權者施政的不滿,可說十分正常和理所當然。但若當權者透過控制資訊和壓制新聞自由等手段,促進這種陰謀論的散佈,而成功令大部份市民相信和擁抱這種陰謀論的話,結果就是當權者能以大條道理打壓一切反對聲音,指所有反對政府施政者皆受外部勢力影響,當權者便可藉此鞏固其管治威權。

第三,「美國陰謀論」把絕大部份香港人(包括商人、專業人士、教牧、教師、社工、學生等所有階層)都看成極易受人唆擺的儍瓜,所以是一種非常主觀和武斷的論述。這論述其實是矮化了香港市民的獨立思考和個人分析能力,是對整體香港人智慧的侮辱,實在令人非常討厭。可惜的是竟有不少教牧和信徒領袖相信這些論述,還把相關信息不斷廣傳,令人扼腕嘆息。

作為較積極參與反送中運動其中一位教牧人員,我確信在我們一班牧者都是對整個逃犯條例有所研究和了解,明白這個條例對香港未來的深遠影響,然後才參與各項行動,絕對不是盲從跟風,更不是受美國政府唆擺和利用。

作為教牧同工,我們確信自己領受的是從上主而來的呼召,成為主的使者,被主差派到要去的地方,為主作見證,傳講天國的福音。當今日香港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當中共當局在最近六、七年不斷加強對香港的操控和轄制,當香港人所引以為傲的自由、法治、廉潔、多元等核心價值不斷被蠶食和削弱,當整個城市被沮喪、無奈、無力、傷痛的氣氛所籠罩,我們一班教牧同工感到應進入人群中,表達關心,透過聆聽、分享、禱告、同行服侍廣大市民。

福音書記載,當主耶穌基督「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馬太福音九章三十六節) 我們很多牧者就是因為看到在金鐘、在夏愨道、添美道、龍和道,有很多如同沒有牧人的羊,所以便去到他們當中。正如有一次,當一位記者問教牧關懷團成員會不會繼續在政總外有祈禱會還是會暫停時,那牧者回應說﹕「我們的祈禱會和信徒的集會,都會按需要而繼續,我們一班牧者也不會輕言撤離,因為羊在那裡,牧人就在那裡。」

我們會非常謹慎,不會被任何政治勢力利用,我們只會被一個人隨意使用和差遣,那個人名叫耶穌基督。

為誰維權

除了外國勢力陰謀論外,也有一些教會領袖不認同教牧人員高調參與社會行動。他們認為當教牧人員參與有關行動時,其目的是維護市民在自由、法治或人權方面的權益,但問題是這些權益其實只是一些世俗的和短暫的利益,也不是聖經教導信徒要關注和要爭取的東西,所以教牧人員聲援市民爭取這些權益,是不務正業,沾染世俗。

我在此必須澄清,當我們一班教牧人員參與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時,我們的最終和最主要目的,和一切政治訴求無關。當然,我們當中很多牧者也認為政府應完全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收回612警民衝突事件的暴動定性和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隊濫用武力事件,但我們最關注的,是如何透過我們的行動,見證我們所信的福音。

事實上,當五年前,教牧關懷團因應雨傘運動而組成時,一眾牧者已為關懷團的性質和目標有清晰定位。教牧關懷團是一班教牧人員,為在困苦艱難當中的香港市民,作出在場的和即時的牧養服侍。教牧同工們的目標,就是(一)能提供心靈支援給所有香港市民(無分政見、階層、示威者、警隊),和(二)在香港市民和當權者及警隊中間,成為和平之子。

到了五年後的今日,我相信我們一班牧者仍是持守著五年前那份初心,並且帶著謙卑和真誠,服侍香港人。

因此,我們最關注的絕對不是為人民爭取某些權益。若說我們是維權,我們要維護的,就是香港教會作為耶穌基督的身體,作為門徒群體,在此時此刻能繼續自由地關懷香港人心靈、宣講真相和真理、傳揚天國的福音、高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公開舉行祈禱會,而不受任何政權阻礙的權利。簡單來說,我們要維護的,是教會為主耶穌基督作見證的權利。

早在1974年,在歷史性的福音派文獻《洛桑信約》中,已經清楚講明了教會福音使命和社會關懷的關係,表明了兩者之間其實相輔相成,並非互相排斥。在《洛桑信約》第五條「基督徒的社會責任」中寫道﹕

「…我們還是確信:福音佈道和社會政治關懷都是我們基督徒的責任。因為這兩方面是我們在神論和人論的教義上,以及我們對鄰舍的愛和對基督的順服的必要體現。救恩的信息也包含對各種形式的疏離、壓迫及歧視的審判。無論何處有罪惡與不公正的事,我們都要勇敢地斥責。當人們接受基督時,他們就得以重生,進入祂的國度;他們不僅必須努力在這不義的世界中彰顯上帝的公義,還要傳揚祂的公義。」

我盼望華人教會不再擁抱一套只關注個人靈魂得救,只講個人幸福,卻不理民間疾苦,近乎諾斯底式異端信仰的福音。我確信由三十年前的六四,到今日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上帝藉著不同的事件提醒教會,必須回到聖經,並重新擁抱那整全的、建基於正確上帝觀和救恩觀的、被差遣進入世界的、和不怕為主受苦的、天國的福音。

盼望有一日,全香港所有市民,和來自世界各地各方各族各民的人,都一同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作者:馬保羅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