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門教牧致港抗爭者的信:青年以死相諫、信仰的見證

0
698

經過七一、六九及六一六兩次大型遊行及在一連串的激進抗爭的反對逃犯修定條例的行動,仍然都未能迫使政府回應訴求,及後,已有一位男青年和兩位少女作出犧牲,他們對香港政府以死相諫,但政府仍然無動於衷後,相信讀者都不禁去問還能做甚麼?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議員:「你哋衝入去,係會當成暴動,要坐十年㗎!入面仲要準備晒槍等你哋㗎!」有人回答:「預咗啦!」「已經有三個人死咗啦!」「我哋預咗比人拉㗎啦!」

經歷了漫長的一夜。七一晚上九時多香港立法會的正門正式被拆開,抗爭者從正門進入立法會。其中,議員休息室的裝飾櫃上貼上切勿破壞字句,擺設完好無缺。同讓情況也分別在立法會的檔案室中表示其為歷史文件不能破壞,在地下的餐廳中抗爭者拿了雪櫃內的飲品卻付出了鈔票,還特別在雪櫃外寫明表示並非偷飲品;他們破壞了歷任立法會主席的畫像,梁君彥和范徐麗泰的樣貌被塗上黑漆。最矚目的一刻在於示威者闖入立法會會議室,在主席台的前方掛上港英旗,並用噴漆塗黑區徽。有人在議員枱上塗鴉,又人又在主席位後噴上抗議口號;抗爭者原先打算效法台灣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會,但經過商議後發現機會不大,又有人希望留守立法會,最為人感動的是一批示威者抱着不願離開的示威者離開立法會。

示威者是一群早已對香港絕望的年輕人,他們有勇氣又有謀略,他們不是愚昧,早已經過細心思考,選擇以身犯險向港府說不和向世界國際社會見證。年輕人衝擊立法會中,新聞上經典的一幕又一幕,這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情況,筆者也從未想過原來除了佔領道路和癱瘓政府機關外還可以這樣去抗爭和迫使政府回應訴求。作為生活在澳門的筆者,一名基督教教牧、市民,實在從未見證過如此激烈的行動,生活在充滿「和諧」氣氛的環境,自己也不知道現時澳門的氛圍未來會不會在醞釀另一場大型的政治運動。但在這一天晚上,筆者實在看不到年輕人「暴動」,筆者彷彿看到了可愛的真香港人、堅毅信徒、真學生。

他們破壞了建築物,運用了武力,犯了法律。他們的破壞設施都是展示於對制度和政治以及政權藐視他們的不滿,這是最後的一條路。明知日後都要活在被捕陰影之下,他們依然站出來去守護成年人沒有守護的人權法治、民主自由。若果讀者還在在責怪他們,你們是不是該先看看為甚麼一個自稱文明先進的國際大都市會把一整代的年輕人都逼到快要瘋和逼死他們?他們眼中看不到希望。和平示威、不合作運動,武力衝擊,連跳樓死都做盡了,所以,年輕人已經做盡了一切。然而,比起那些建制派和政權操控的議員在議會中對香港所帶來的破壞,抗爭者在立法會會議廳所做的只是微不足道。

生命自由可貴,最高價值更高。基督宗教的信仰建立在神明-主耶穌基督的同在、捨身和受難,而信仰的見證在於犧牲保衛信仰的殉道者。筆者仍然堅持不篤灰、不割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並且選擇站在抗爭者的一邊,因為彼此都是香港人,自己雖是澳門人也是同一伙的。

作者:梁君培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