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道院長」蔡少琪類比闖議會者為巴勒斯坦死士 陳士齊批比喻失當

0
416

建道神學院院長、外號「無道院長」蔡少琪,繼「污名化」勇武派誤導信徒、曲解羅馬書12章21節「以善勝惡」後,然後再暗批不合作運動是「擾民失民心」,七一發生佔領立法會事件後,蔡少琪更將衝入立法會的青年類比為「以巴衝突」中的巴勒斯坦「死士」。熟悉中東問題的前浸大宗哲系高級講師陳士齊,批評蔡少琪比喻錯誤,並解釋「死士精神」的起源。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蔡少琪日前在其Facebook 專頁轉載《頭條日報》一篇名為《指「死士」精神正蔓延 災後心理輔導會教「意識5問」助管理情緒》,加上一句評論「文章說『死士』精神正在蔓延 很擔心 (曾看到以巴衝突裡,巴有很多死士精神,祈求香港的悲情不會這樣發展下去)」,直接類比佔領立法會的青年為巴勒斯坦「死士」。陳士齊今天向本媒體記者略述死士精神的起源,首先指出巴勒斯坦是一個長期被以色列佔據的地方,活在裡面的巴勒斯坦人非常絕望,巴人深層次的絕望促使他們一定要衝擊以色列一方,但若然選擇向以軍扔石、汽油彈等,以色列軍警會直接射殺。另外,他提到自1967年巴勒斯坦被以色列佔據後,促使1988年爆發巴勒斯坦人起義,當時巴勒斯坦人有很多死士精神,他們鼓勵犧牲自己、不斷鬥爭,直到今天從未間斷。

陳士齊同時提到香港警察及昔日以色列軍警相似之處,指出香港警察開始進入失常狀態,特別是經過昨晚警察旺角濫用暴力毆打示威者一役後,但是在社會強烈批評之下,警方尚會投鼠忌器不會做得太盡。他舉出六一二衝突警方出動催淚彈及殺傷力大的布袋彈令示威者受傷,後來被控告至國際法庭作例子,說明昨晚警方乃一次「報復式清場」,但警方已不敢再出動橡膠子彈。

另一方面,陳士齊指經過昨晩後,香港示威者會有「死士精神」,不過無法與以巴衝突中的巴勒斯坦人的死士精神作參考對比,因為當時情況與香港面對的不相同,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極為悲慘。他指出蔡少琪要講「死士精神」應要追溯其源頭,並指香港雖然未去到巴勒斯坦的惡劣情況,但同樣受一個極權中共政府影響,而蔡少琪並無追究中共政府所作的一切,所以他批評蔡少琪引喻失義。

門徒媒體發起人兼基督教時事評論員楊浩然認為,巴勒斯坦死士發動的是自殺式炸彈襲擊、亂槍射殺,以造成最多以色列士兵或平民傷亡為目標,而七一聞入立法會的青年只是抱著自我犠牲精神,務求喚醒社會大眾及政府良知,兩者動機和目的根本截然不同,「胡亂以死士精神,把香港示烕者和巴勒斯坦死士,根本是再一次污名化勇武派,讓大眾誤會他們是會炸彈襲擊、亂槍射殺,釀成死傷,蔡少琪其心可誅,根本不配做神學院院長!」

(歡迎轉載及分享報導,請註明出自基督教媒體《門徒媒體》)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