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致54聯署教牧學者公開信 籲收回「平安必要這樣臨到我城」聯署牧函

0
558


致「平安,必要這樣臨到我城」牧函54位聯署教牧學者:

主內平安!諸位日前發表聯署牧函「平安,必要這樣臨到我城」,就這場反送中掀起的大型抗爭,提出分析及解決建議。我們謹發表公開信回應,呼籲各位收回牧函。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作為積極參與這場反暴政抗爭、有著基督信仰的市民,我們認為,這封牧函太多地方未能認同,首先,牧函呼籲「我們謹向全港市民,表達出以下心聲:夠了!是時候停止了!血已經流了,我們不希望見到有人命傷亡。我們希望衝突雙方都能冷靜下來,嘗試為危機尋找出路。」

我們看到,主動用催淚煙、各類槍彈、黑社會等擊襲市民的,是林鄭月娥暴政及黑警,而非香港人;而在牧函發表的全港三罷當天,更有黑社會把市民斬至見骨;中聯辦、港澳辦、林鄭政府巳明言繼續「止暴制亂」,黑警和律政司更不斷濫捕、政治檢控,從來都是暴政主動出手,港人自衛還擊。「夠了!是時候停止了!」這句話,應該是向林鄭講、向黑警講,現在向香港人講,是弄錯對象了。

而牧函列出五點肯定,我們也不能給予肯定。第一點「表達訴求是我們享有的言論自由之一部份,不容剝奪。但我們懇請在表達訴求時,務必克制,以理服人。我們不同意任何傷害人身和生命的暴力。」

自主歸移交以來,面對港共政權推出的惡法,香港人已經和平表達了二十二年,每一次爭取都是由和平開始、有理有節、卻被拒結束。歷任政府,永遠都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是次反送中同樣亦是,故此才有年輕人以不畏死之精神、負隅頑抗,牧函抽空這大背景,云「我們不同意任何傷害人身和生命的暴力」,實在未能認同。

第二點「執法當局應恪守專業守則,不濫用權力和武力,並以保障市民的人身安全為首」。連月來被黑警打傷射傷的港人,巳近半千,我們很訝異教牧們完全沒有譴責、追究,僅以避重就輕的筆觸,輕輕帶過。

第三點「不論政治立場和取向如何,行動的目的都必須以支持和維護法治為依歸。法治(Rule of law)應該是我們的最大公約數」。牧函在此錯誤理解「法治」的真義——先有人類社會的出現,才有法律之設立;人,不是為法律而生,法律才是為人而立,第三點對「法治」之演譯是本末倒置,這正如主耶穌在新約之教導「安息日是為人而設,而不是人為安息日而設」。

第四、第五點「解鈴還須繫鈴人,政府應拿出勇氣和擔當,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化解今次政治危機」、「我們需要真相。唯有真相大白,才能使衝突降溫和消解。今天我們見到的,是「黃絲」和「藍絲」,各執一詞,立場迥異。倘若真相擺在眼前的話,這就是化解紛爭的妙方,促進關係復和。」

我們認為,這場反暴政惡法的大型抗爭,巳經是正與邪的對立、是非對錯分明,絕非「黃絲」和「藍絲」各執一詞,今天還人云亦云「純粹政治立場不同」,實在是離地、與現實脫節。此外,電視、互聯網拍攝黑警濫權濫暴之片段,如恒河沙數,不可能是示威者集體作假,真相巳然大白。

牧函最大的問題是,相信一個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可解決問題,我們呼籲各位認清現實:現時市民根本無法相信林鄭政府,現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大家會認為純粹是林鄭「自己查自己」,唯有在實現雙普選,一人一票選特首後,所產生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才會有公信力。

最後,牧函指「持不同見解的信徒,應該可以同心,在同一屋簷下敬拜同一位上帝。耶穌所建立的,不是一個四分五裂的身體,而是合一的,互相配搭,互相扶持的群體。如果我們只堅持己見,卻不尋求天國的義和在十架下合一,我們怎能為這城代求?我們又怎能彰顯基督?」我們強調,合一不是絕對,對立也是真理,耶穌教導門徒棄惡行善,故此基督教不會用「撕裂」形容耶穌與撒旦、正與邪的對立,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共存,這才是作為新教、基督教的精神。

這封聯署牧函的54位教牧學者,有些是我們尊敬的、有些是我們認識的、有些是我們曾月旦的,很遺憾要直言:基於上述原因,我們實在無法認同及阿門,希望諸位能收回此封牧函,懷著「同行」的心情,與港人共肩,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致:
王利民 王家輝 王震廷 伍銘懿 江丕盛 余妙雲 余恩明 余達心 吳思惠 岑英輝 李保羅 李信堅 李思敬 李秋雄 李景雄 邢福增 周榮富 林海盛 林國璋 林崇智 邱梓亮 胡志偉 孫寶玲 徐彼得 蒲錦昌 袁天佑 馬保羅 區祥江 崔志昌 張國定 張錦棠 梁永善 梁美英 梁家麟 梁榮光 莫江庭 陳玉英 陳恩明 陳劍雲 麥漢勳 湛乃斌 馮蔭坤 黃昌發 楊建強 楊漢義 雷競業 楊錫鏘 歐醒華 蔡元雲 蔡志強 蔡揚眉 盧龍光 鍾嘉樂 羅慶才


楊浩然
門徒事工發起人

主曆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