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不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人

0
1323

幾日前,收到一位資深牧師在社交媒體中傳來的一篇文章,來自一個名為「七千人」的臉書網頁,文章名為《為何出現大規模的政治抗爭》(下稱《為文》)。那位資深牧師想了解為何這篇立場非常偏頗的文章,竟然有不少人傳閱,本文嘗試作一點回應。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為文》作者認為,香港近期出現大規模的政治抗爭,是因為以下五方面的原因:(一)市民太多以陰謀論控訴人。作者感慨地說,竟然連「有名的神學教授及牧者們都大用陰謀論定人的罪」,作者認為他們將「不知道不清楚的猜想當成事實,又公然向人說,這是犯了作假見證的罪」;(二)市民太過自我中心,以至不斷要求政府滿足他們的需要,作者認為這是上帝不喜悅的。作者反問那些批評政府的市民:「你為政府貢獻過甚麼,付出過甚麼?一切政府給你們的福利,是它欠你的嗎?」;(三)市民極度不知足。作者批評今日很多人都缺乏聖經所教導那種「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以至常為了地上的利益而向政府發怨言;(四)市民不懂得順服及尊重在上位者。作者指出新約中很多經文都教導信徒要順服掌權的,要順服在上的,要尊敬君王等等,但今日信徒卻沒有遵守。作者認為,「神主要是要我們學習順服的功課,過於靠我們建立社會公義。」;(五)盲目追捧民主自由。作者指現代人過份迷信民主,但民主制度也會選出如希特拉等極壞的領袖;美國是民主社會,卻道德敗壞;中國是專制社會,家庭教會的發展卻是最蓬勃。《為文》作者認為基督徒應專注於傳福音大使命,不應多專注政治。他說:「更加令人痛心的是,許多基督徒不理會聖經的教導,盲目追隨一些基督教領袖,參加一些為著地上的事而對抗政府的政治活動,美其名是為社會公義,事實是將信徒的注意力及盼望完全放在這個暫時的世界上。」

讀畢《為文》,只能苦笑,因為作者立論粗疏,竟把最近香港出現大規模政治抗爭,歸咎於市民的自我中心、不知足、太多陰謀論、不懂得順服掌權者和盲目追捧民主自由。這位作者的最大問題,是他所有針對市民的論點都沒有事實、理據作支持,一切只按感覺和印象,便作出斷言,結果成為一種信口雌黃的論述。還有,作者一方面把時局混亂的責任,完全放在參與抗爭的市民(特別是一班教牧和信徒)身上,但另一方面,卻對當權者的施政失誤隻字不提,甚至字裡行間處處為當權者說項,更令人感到《為文》作者像要為當權者的失職擋駕護航。此外,《為文》反映出作者對福音使命、順服權柄、和抗爭因由這三方面的理解,都出現了嚴重錯誤。以下將逐點分析。

一、錯誤理解福音使命

《為文》作者認為基督徒「在地上有著傳福音的大使命,本不應多專注政治及談論政治」,又說許多信徒盲目追隨一些基督教領袖,參加一些抗爭行動,「美其名為社會公義,事實是將信徒的注意力及盼望完全放在這個暫時的世界上」。作者又引使徒保羅說:「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歌羅西書三章二節)很明顯,《為文》作者認為基督徒應該專注向未信主的人傳福音,領人歸主,以至能幫助人確定將來天上的歸宿。對這位作者來說,所有地上的事,特別是關乎政治的事,都是暫時的,沒有永恆價值的。世界終會過去,信徒等候的是將來天上的家鄉。

事實上,過去已有極多福音派神學家,包括不少華人學者,批判這種對福音非常狹窄的理解。耶穌基督的福音,絕對不只是關乎個人靈魂得救和確定將來歸宿,而是關乎上帝進入充滿苦難的世界中,開展救贖整個人類社會的行動,並讓人能從耶穌基督領受一個新的生命,進入一個新的國度,歸屬於一個新的群體,活出一種新的文化,以至最終上帝的旨意能運行在全地上。因此,耶穌門徒絕對不應重視來生而輕看今生,卻應因著對來生常存盼望,因此能更投入於現世之中,努力為主作見證,為鹽為光。

郭偉聯博士在他的文章《對香港今天政治局面的信仰反思》中指出:「華人基督徒一個慣常的問題,便是將因信稱義扭曲成一個純粹關乎自己得救地位的問題。這種天國飯票的救贖觀念,將我們對救贖的理解扁平化,也將信徒的生活單調化,變成一個等死(返天家)的救恩。」郭偉聯進一步表明,基督宣告的福音,有明顯的現世生活向度。耶穌基督的教導,是關乎今世的,是具有政治性的,其政治性「在於祂絕不含糊地指出一套新的生活品格、社會倫理、權力分配的準則」。因此,我們作為耶穌門徒,必須對過度個人化和側重死後歸宿的福音講述作出批判和反省,反對一切屬靈屬世的二分,重建一個整全和同時關乎來生和現世的福音觀和救恩觀。

所以,教會從耶穌基督所領受的使命,絕對不只是傳達一套罐頭式的福音講述,然後叫人作出一種公式化的認信,繼而過一種宗教化、規範化的生活。教會的使命,是活在整個福音故事中,延續這個故事,與基督同行,並透過群體生活,活出天國的價值觀,並延續耶穌基督在世上的服侍。所以,教會的福音使命,不單包括傳揚福音領人歸主,同時也包括關懷社會並服侍有需要的人。

其實,早在近半個世紀前,在著名的福音派文獻洛桑信約第五段「基督徒的社會責任」中,已清楚表達傳揚福音和社會關懷兩者同屬教會的任務。該段指出,「福音佈道和社會政治關懷都是我們基督徒的責任。因為這兩方面是我們在上帝觀和人觀的教義上,以及我們對鄰舍的愛和對基督的順服的必要體現。」又說,儘管「社會關懷不等同於佈道,政治解放也不等同於救恩,我們還是確信,救恩的信息也包含對各種形式的疏離、壓迫及歧視的審判。無論何處有罪惡與不公正的事,我們都要勇敢地斥責。」由此可見,福音宣講和社會政治關懷兩者同樣屬於教會的福音使命,最終目的仍是見證基督,活出整全信仰。

二、錯誤理解順服權柄

《為文》的另一個重要錯誤,是對順服權柄的錯誤理解。《為文》作者認為耶穌和祂的門徒都沒有改革社會,反而很多新約經文都教導信徒要順服掌權者,因為他們是上帝的僕人。作者認為初期教會其實都有面對暴君,但使徒們仍教導信徒順服。

即使到了今日,仍有不少華人教會的牧者,認同上述對順服權柄的理解,其實非常可悲。因為這種理解完全經不起嚴謹釋經的考驗,是斷章取義。

首先,過去已有不少釋經學者(如馮蔭坤博士等)對新約幾段有關順服掌權者的經文,作出詳細分析,並指出這幾段有關順服在上位者的教導,是對初期信徒一種普遍性的生活指引。使徒們教導信徒要作良善守法的公民,尊敬君王、官長,但這種有關尊敬和順從在上位者的教導,並不是一條絕對的、毫無例外的命令。例如羅馬書十三章,使徒保羅雖教導信徒要順服掌權者,但他同時也指出「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由此可見,當那位掌權者已不再賞善罰惡,卻是賞惡罰善時,信徒便不一定要順服這樣的掌權者。其次,只要我們詳細了解初期教會的歷史,就可以清楚看到初期教會從沒有視當權者擁有絕對的權柄,例如使徒彼得便曾對猶太人的官長說﹕「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行傳五章廿九節)後來,初期教會面對極大逼迫,就是因為他們拒絕敬拜羅馬皇帝,把羅馬皇帝的主權和治權,放在耶穌基督主權和治權之下,甚至為了信仰,拒絕服兵役。以今日角度來看,難道他們的行動,不是逆權行動,不是抗拒暴政,追求信仰自由嗎?當我們綜覽全本聖經,難道我們看不到所有君王、長官,無論他怎樣如日中天權傾朝野,都必須降服在上帝主權之下,並要接受上帝公義的審判,和祂所差派的先知和傳道者的警告、責備嗎?若我們真誠地順服聖經的權威和尊重教會歷史,我們豈不應把上述那種把順服掌權者絕對化的錯誤教導棄如敝屣嗎?

還有,把順服掌權者的教導教條化,除了涉及釋經方面的錯誤,其實也反映了華人教會懼怕執政掌權者的權柄,多於畏懼耶穌基督的權柄,以至對當權者只懂順服、聽從,但求明哲保身,最終卻沒有履行教會職份,沒有在社會中發揮先知角色。結果不單沒有成為城市或國家的守望者,甚至有一些教會領袖竟攀附權貴,成為暴君的幫兇,助紂為虐。

王怡牧師在《歷史是大寫的基督》一文中說,今日中國教會的問題,正是「不傳一位宇宙的基督和永恆的基督的統治,而只傳十字架上的那位基督的救贖」,結果「將教會的福音,改造為主權國家這個龐然大物之下的一種准福音。」事實上,由於教會的不斷妥協,結果耶穌基督的主權被不斷矮化,最終被放在國家主權之下。王怡說:「今天教會面對最大的敬拜戰爭,不是對關於崇拜中唱甚麼歌的討論。而是一場曠古爍今的國家主權與基督主權的敬拜之爭。在中國,這一敬拜戰爭,如此鮮明地體現為:是否在會堂唱紅歌,是否在會堂掛國旗,是否參加政治學習…等等。」

但願所有傳道牧者都能從上述這種對順服權柄的錯誤理解中醒誤過來,重新尊崇和高舉耶穌基督的權柄,於一切地上權柄之上。

三、錯誤理解抗爭因由

《為文》的第三個重要錯誤,是對香港市民抗爭因由理解錯誤。作者以為香港出現大規模的政治抗爭,是因為香港市民不知足和陰謀論等各式各樣問題,這種對香港形勢的錯判,實在離譜得可怕。

其實只要我們肯花一點時間,稍為理解一下香港自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中國後,這二十二年來的變化,和民怨如何一步一步累積至最終爆發,我們必能發現,香港最近的大規模逆權運動,是官逼民反。

最近,社交媒體中廣傳一張圖片,就是一座大型冰山飄浮在海上。在人們視線可以看到的冰山一角,是香港市民的遊行市威、不合作運動和罷工罷市,但更嚴重的問題卻藏在水面之下。組成那龐大冰山的,包括涉及數千億元的大白象工程;官商鄉黑勾結;地產霸權;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新移民引至整個社會的醫療、福利、房屋、教育等制度難以負荷;DQ民選議員;違反基本法雙普選承諾;五大訴求沒有回應;警隊濫權和濫用暴力卻不受監管;還有其他數之不盡的施政失誤。

事實上,在721元朗黑夜之後,警隊和黑社會的互相配合,打壓參與抗爭的市民,已成為全體香港人不能否認的現實。隨著這兩三個禮拜以來,警隊的濫用武力日益嚴重,又瘋狂搜捕抗爭市民,又繼續縱容黑幫勢力於各區鬧事,散播白色恐怖。我們香港人面對的,已經不是2019年6月以前的香港政府。我們已正面面對香港政府背後那個邪惡的中共政權。

為何香港出現大規模政治抗爭?不是因為香港人不知足或陰謀論,而是當我們面對一個人類歷史上最霸道、殘忍、冷血的政權,要一步一步摧毀香港原有的秩序,和原有的法治、廉潔、自由、尊重人權的社會時,我們已退無可退。

我祈盼此時此刻,所有處身香港的耶穌門徒,不要成為錯誤理解福音使命、盲目順服權柄和對香港人抗爭因由無知,卻還以為自己虔誠和屬靈的所謂七千人。願我們成為承擔整全福音使命,尊崇基督至高權柄,和願與市民一起守護香港,永遠不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人。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